握娇小说免费看 迟暖许寒祁大结局在线阅读

握娇小说免费看 迟暖许寒祁大结局在线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迟暖许寒祁的书名叫《握娇》,这本书是作者偷吃奶酪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迟暖掐灭手机揣进外衣裤兜,刚准备开门,手机却先一步响了起来。看着上边陌生的来电提醒,迟暖下意识地挂掉,寻思应该是对方打错了。结果门一开,外面恰好站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手上握紧的电话传出阵阵忙音。

《握娇》 第2章 醉酒 免费试读

迟暖其实并不叫迟暖。

或者说,从前那个真正的迟暖早就已经因车祸去世了,而此时陪在许寒祁身边的这个迟暖则是冒名顶替的。

她的真实身份是许寒祁的守护灵。

在当今世界,每人成年之前都会召唤出守护灵,作为庇佑他们长大的一种特殊媒介,守护灵则依此机会得以历练飞升。

但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许寒祁的守护灵直到他成了年也迟迟没有出现,直至半年前的某天夜晚。

……

守护灵迟暖是被生生疼醒的。

像寻常的守护灵和人类一贯都是恭敬友好的伙伴关系,历练结束直接说拜拜,不存在什么额外的牵扯;可到了迟暖这里,就不知怎的变了个形式。

和普通半透明状的守护灵不太一样,她是以人类实体的形态存在着的。

也正因如此,她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即必须依赖许寒祁生存,一旦和他距离过远,身体就会不自觉产生痛感。

而和他的亲密接触则是治愈疼痛的良药。

以往实在疼得厉害时,迟暖常会去许寒祁那儿碰碰运气,二者互相索取。

虽然旖旎了一晚后腰胯也会酸痛,但总归比之前浑身的不适要好很多。

可现在的她就没往常那么幸运了,只能靠吃止疼药堪堪缓解痛感。

因为生日的影响,许寒祁这几天对那位死去了的迟暖的怀恋之情尤为高涨,连带着看她也不顺眼了起来。

那晚勾引无果之后,她直接被许寒祁当成了透明人,话都不带再说上一句的。

呵,男人。

今天许寒祁也是早早出门上班去了,把她独自一人扔在别墅内。

迟暖早餐简单吃了点面包后就又继续昏睡过去,直到傍晚才疼得被迫清醒过来。

她极为勉强地从床上撑坐起身,晃晃悠悠地扶着墙去客厅找止疼药吃。

结果人还没走到房门口,就直接两眼一黑摔倒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你还好吗?”

再度醒来的时候,她面前已然多了个模糊的身影。

听声音应该是许寒祁的助理李海。

“药……”

“噢好,小姐你等一下。”

李海搀扶着迟暖的手臂让她坐到床边,然后小跑去客厅给她拿东西。

过了一会儿,李海空着手回来了:“小姐,药箱里没药了……”

“好吧。”迟暖很是勉强地浅笑了一下,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些止疼药都是早前许寒祁专门找研究守护灵的教授针对她的体质研制出来的,依眼下这种情形,她再疼他也不会管。

见李海还在这里杵着,她料想可能许寒祁要找她,遂轻声开口问道:“是许寒……是先生让你来接我吗?”

“不是,是许总应酬喝醉了,客户走了他还一直在那儿喝个没完,怎么劝都不听。”

李海满脸忧愁的盯着迟暖看。

“……所以你想让我去劝他?”

“没错。”李海朝她弯了弯腰。

迟暖咬了咬唇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许寒祁本就不喜欢她,近来更是连她的面都不愿意见,自己现在上赶着去,不是存心找骂呢么?

但她浑身的痛楚仍未消解,且仍有不断加剧的态势,皮肤跟被烈火炙烤了一般痛苦难耐,心脏也一抽一抽地疼。

她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李助,你带我去吧。”迟暖咬咬牙,最终还是妥协了。

……

许寒祁应酬的地方是个颇为高端的私人会所,内部布局也很复杂。

迟暖跟着李海兜兜转转绕了半天,才终于找到许寒祁所在的包厢。

身体上的感受清晰地指引着她,每向前走一步,痛楚就消失一分。

停在包厢门口时,她感觉自己已然焕若新生。

推门进去,里边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味。

男人此刻正神情慵懒地靠坐在真皮沙发上,黑西装外套被他脱下随手扔在一边,领带也扯得乱七八糟。

看上去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一点儿也不像是往胃里灌了很多酒的状态。

要不是他面前桌上确实堆了太多酒瓶,迟暖真的会以为李海是在骗她。

“许总,小姐来陪您了,您少喝一点吧……”李海轻轻叩响了包厢门,又走过去弯腰恭敬道。

许寒祁却置若罔闻,仍自顾自地喝着。

李海在一旁看得实在焦急,冲还在门口站着的迟暖使了个眼色,让她快过来劝劝。

迟暖没办法,只得走到许寒祁身边坐下,小心替他拿过手里的酒放到桌上。

“先生,别喝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谁让你来的?滚回去。”

许寒祁不满地将酒夺了回来,故意把白衬衣袖口往上挽了些,继而仰头一饮而尽。

真是把酒当水喝了。

迟暖无奈地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无法跟他好好沟通了。

“许总,是我请小姐来劝的,您别怪她。”

眼见许寒祁又打算往玻璃杯里倒酒,李海忙不迭凑上前把酒瓶抢了去,整个人就差给他跪下了。

“您真的不能再喝了啊许总……”

“算了,”许寒祁捏了捏眉心,把杯子放回桌上,“把她送走,再找几个姑娘来。”

“许总…?您的意思是……”

许寒祁垂眸把玩着指间的宝石戒,悠悠道:“就是你想的那样。”

“这……”

李海面色复杂地看向坐在许寒祁身旁抿唇一言不发的迟暖,眼里分明掺杂着同情。

迟暖倒不怎么在意。她只是来止疼的。

大不了自己搁外边儿待着不进去。

“我去外边找姑娘来吧,李助理在这里陪着先生就好。”

说罢她便站起身,礼节性地朝许寒祁鞠了一躬,尔后往门外走去。

这许寒祁根本就没醉,搁这儿唬人呢。

迟暖在门口逗留了半天,等身体没那么疼了才离开。

反正也没她啥事了,找完人顺带去买点好吃的吧,正好肚子有些饿了。

迟暖轻哼着小曲儿乘上电梯,脑海中正寻思要去哪家酒吧。

最后等到了底层,电梯门一开,她刚踏出去就猝不及防地撞到了一个准备进来的女人。

“啊,不好意思。”迟暖连忙道歉。

“没关系。”

女人同她一样留着过肩长发,脸蛋清纯得像是未施任何粉黛,再配上素白的纱裙和外套,看起来温婉秀丽极了。

一下子就令她想到了那位已故去的迟暖,许寒祁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