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被偏执六爷宠坏了全文阅读 (姜悠傅君行)小说无弹窗广告

重生后,她被偏执六爷宠坏了全文阅读 (姜悠傅君行)小说无弹窗广告

主角是姜悠傅君行的名称为《重生后,她被偏执六爷宠坏了》,是作者六月轻雨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前世,姜悠瞎眼蒙心,誓要摆脱宠她爱她,权势滔天傅大佬,结果却被渣男渣女所害,死无全尸。重生,姜悠擦亮双眼,捡起智商,白天在外目露凶光,手撕渣姐伪善面具,远离贱男!晚上在家死死抱住老公大腿撒娇:“老公我错了,我以后绝对听你的话,只把你一人含在嘴里,捧在手里……”帝都大佬傅君行,人称人间制冰机,所过之处,冷气横行,殊不知在他家小娇妻面前,唯命是从,恨不得将她狂宠上天!

《重生后,她被偏执六爷宠坏了》 第3章 免费试读

空气中的危险,越来越浓。

姜雪阳见傅君行连挽留的话也不说一句,心里更是得意。

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昨晚姜悠如何大闹的?都开始捅刀子了,君行怎么可能还容的下她。

只是她现在是怎么回事?不是一直都很想逃离傅君行?

“君行,让我和悠悠好好谈谈,她一向听我的话!”姜雪阳压着心里的畅快上前。

表现出大度疼妹妹的样子。

姜悠本就生气,现在脾气更被她这虚伪的样子点爆,转身就要冲上前再给她一耳光。

然刚走出两步后劲就被拎住。

“干什么去?”男人语气危险,拎着她圈进怀里。

不等姜悠说话,姜雪阳又在旁边道:“悠悠,你不能再这么闹了,听话!”

这臭女人,怎么哪都有她?

“你给我放开!”姜悠气急,她要去撕了她的嘴。

傅君行见她闹腾的厉害,脑仁都在突突疼,“够了!”

姜悠:“……”

原本的挣扎,瞬间安静下来。

抬头,如受伤的小兽般委屈的看着傅君行,他这是在护着姜雪阳?

所有人看到这场面都暗自欣喜,觉得这是傅君行对姜悠的耐心已经忍到极限。

姜悠瘪嘴,眼眶微红的要推开傅君行,却被男人一把抓住强行桎梏,“秦川!”

“是,六爷。”

“按少夫人说的,全部处理掉!”狠厉的丢下话,傅君行抱着姜悠就上楼。

在场的人,瞬间石化!

一直到傅君行抱着姜悠上楼之后,所有的人也才反应过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姜雪阳眼底的得意,更是僵住!

秦川冰冷上前:“全部,收拾东西离开吧,工资会按时打到你们的账户上。”

“秦,秦特珠,这……”

陈管家僵硬的上前,只觉得自己听错了。

秦川冷眼一挑:“怎么?六爷说的不够清楚?”

“不是,就是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就要看你对少夫人做了什么了。”秦川一向知道这些人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不过以前那个女人不是也不在乎?今日这是吃错药了?

姜雪阳彻底反应过来,只觉脸上火辣辣的青白交加,心里愤恨的恨不得把姜悠撕碎。

楼上。

姜悠被傅君行压在床上,想到刚才傅君行真的将那些人赶走,瞬间有点小得意。

抱着男人的脖子蹭了蹭,声音软软的开口:“老公,你刚才是在保护我的对不对?”

压在身上的男人呼吸粗了几分,看她的目光也发深邃。

姜悠被她看的有几分心虚,感觉到心口一阵湿意,瞬间一阵惊慌。

“你伤口是不是又裂开了?”刚才在楼下,她隐约看到止血带上已经有血痕。

轻轻的推了推身上的男人。

然而男人身体纹丝不动,温热的呼吸洒在耳边,姜悠心里被挠的痒痒的,“你先起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说吧,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傅君行没理会她的话,只冰冷的问。

解雇所有人,打她最信任的姐姐的脸?

这是以命相搏不成,现在为了让他放松警惕,她可真是铆足了劲。

姜悠知道傅君行不会相信自己,毕竟在今天早上之前,她为了离开她,手段不计其数。

但现在……!

“现在打的让老公赶快好起来的主意。”姜悠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不要皮的耍赖。

傅君行撑起身体俯视她,眼底的疑惑表明他对她的话不相信。

姜悠看着血已经沁出衬衫。

瞬间管不得傅君行到底信不信自己,眼底全是无法掩盖的心疼,“你看,真的裂开了!”

刚才还抱着自己上楼,这男人是不要命了吗?

姜悠怨念的看着一脸不在乎的男人,语气强硬了几分:“你就不能不要乱来吗?”

说着,伸手解开衬衫的纽扣,想要看看伤口到底裂的有多严重。

傅君行一把捉住她胡作非为的小手,姜悠更急了,“你干什么呀?快点放开我!”

“悠悠。”

姜悠直接挣出自己的小手,解开扣子,看到止血带还是自己包扎的,瞬间黑了脸。

“你没去医院?”以为他把她折腾晕了之后是去医院了,现在看来根本没去。

傅君行始终深邃的看她!

显然对她的一系列反应存疑。

傅君行:“你陪我一起去?”

“好,我带你去。”姜悠用力的点头,男人眼底闪过一抹柔软。

得到自由的姜悠赶紧拿来药箱,先把伤口重新处理了之后,再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

从头到尾她动作流畅,贤惠的就跟个过日子的小媳妇般。

傅君行从上楼之后,目光就没离开过她,他想,这小妮子装的还挺像,他也不揭穿。

若是可以,她有本事就装一辈子!

“好了,我们走吧。”姜悠很是自然的拉起傅君行的手,男人低头看着放进自己掌心的小手。

再看了看姜悠,她看他的眼神,纯净的好似装满星辰,若这一切都是伪装的……

傅君行不敢想,会如何的毁掉她。

……

两人一起下楼的时候。

佣人已经陆陆续续的在离开,每个人都垂头丧气的,姜雪阳竟然还在,此刻她正在安抚陈管家。

“好了陈叔,等君行消气了你再回来,我也会好好说说悠悠那边的。”

这臭女人是听不懂人话吗?刚才她也让她滚了吧?

姜悠的暴脾气又要被点燃,要不是现在要带傅君行去医院,她肯定冲上去打死她。

秦川看到傅君行和姜悠这么快下来,恭敬上前:“六爷。”

“嗯。”

傅君行点了点头,目光冰冷的扫了眼陈管家和姜雪阳。

不等他说什么,姜悠直接拉着他就往门口走:“我们先去医院!”

至于姜雪阳,脸皮厚是吧?

等从医院回来再慢慢收拾她。

傅君行见她担心自己,眼底的戾气柔软了几分,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姜雪阳看到傅君行和姜悠,极力隐忍着:“陈叔你先走。”

说完,就提步朝着傅君行和姜悠走来,看到他们紧握相缠的双手,心里妒火几乎要将她烧穿。

“君行,你和悠悠要出去吗?我刚好也要回家,能不能送我回去,刚好也能让我和悠悠好好谈谈。”

虽然刚才姜悠在众人面前扫了她的脸。

现在姜雪阳只想带姜悠去一个没人的地方搞清楚,加上她也想和傅君行独处。

然傅君行此刻竟一个眼神也不给她。

车门打开的那一刻,姜悠先让傅君行上了车。

回头,看到厚脸皮跟在身后的姜雪阳,一把揪住她的衣襟,“我回来的时候,你最好已经离开这里。”

“悠悠。”

“滚。”

这一瞬,姜雪阳再次被她眼底的戾气吓到,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傻子怎么会这么对自己?

难道是她察觉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