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苏雨梦墨少离大结局在线阅读

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苏雨梦墨少离大结局在线阅读

精选热书《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由知名作者小睿所编写的古言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雨梦墨少离,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苏雨梦刚中了彩票,结果一睁眼竟然成了跳河未死的小农女。家徒四壁不说,恶毒的后祖母还指使两个叔叔要给她沉塘。唯一护着她的娘亲还大着肚子,结果在混乱中被推到难产。生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偏偏还被后祖母逼着嫁给死人才给粮食。真是人善被人欺,苏雨梦很庆幸自己的怪力也跟着穿了过来,以后她的人谁都不能欺负。就算这是荒年,她也要活出肆意人生……

《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 第2章 免费试读

恍恍惚惚中,远处传来一个喊声。

“谁啊?站在我家门口干什么?”

苏雨梦回头一看,原来是稳婆李氏,“婶子,我,我娘流血了,求求你救救我娘。”

苏雨梦一转身,李氏才看到她怀里还抱着一个人,看着裙摆上的鲜血,她心里咯噔一下。

李氏是想救人的,可是想到苏老婆子的不讲理,硬是别过脸。

“你走吧,你们老苏家的人我可不敢惹,万一你祖母又来闹,我可受不了。”

她说完硬是狠着心肠进了门,奇怪,这门怎么还关不上呢。

苏雨梦一手抱着她娘,一手用力撑住门板,小脸儿已经满是泪水。

“婶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娘,我,我有钱,我给你钱,十文钱,十文钱行吗?”

十文钱可是能买三四个鸡蛋呢,当看到李氏眼睛一亮,苏雨梦就知道这事有准儿了。

一把将李氏甩到后背上,她力气大一手拖着一个,一手抱着一个,可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速度。

“哎呦,你慢点。”

李氏被她的速度吓得一跳,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脖子。

这才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到苏家了,好在接生需要的东西都在身上,不然这不是白跑了嘛。

“先给钱,不然我不管。”

此时叶草已经醒了,一到床上就开始不安的滚动,嘴里还在闷哼不已,额头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可李氏还是一副毫不动容的模样,苏雨梦急得不行。

她哪里有钱啊,刚才都是骗李氏的。

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不过不就是十文钱嘛,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忽然苏雨梦想到淹死原主的那条河,二话没说就向那边跑。

“婶子,你等着,我去给你弄去。”

苏雨梦到了河边,一个猛子就扎了进去,好在刚入秋,河水还不冷。

她咬牙在河里游动,一定要,一定要给自己来一条鱼啊。

也不知道游出多远,忽然一条黑影闪过,有鱼。

苏雨梦一个快速游动抱了个满怀,嘿,还真不小,有两三斤呢。

岸边的墨少离皱了皱眉头,河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拽住了自己的鱼钩。

而苏雨梦也看到了鱼嘴上的钩子,完了,这竟然是有人钓上来的。

她猛的从河里窜出头,距离有点远也看不清是谁,不过还是能看出是个身材挺拔的男人。

“对不住了,我有急用,三天后你再来这里,我还给你。”

说完苏雨梦抱着鱼就游走了,墨少离……自己这是被打劫了?

不过这不是今天刚救上来的小姑娘嘛,算了,就当自己唐突她的赔礼吧。

摇摇头,默默地重新甩了一下鱼竿,阳光下半边脸上狰狞的刀疤看上去是那般的骇人。

苏雨梦不顾鱼的腥味紧紧抱在怀里,“婶子,婶子,我没钱,用鱼代替行不行?”

李氏眼睛都要瞪圆了,这可是鱼啊,再难吃也是肉啊。

这年头吃口肉多难,一般人谁敢下水,万一病了没钱可就只能等死了。

可是她眼珠子一转,“这破鱼有什么吃头,这钱就当你借我的,可得还啊。”

现在只要李氏肯救人,苏雨梦是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啊。

迫不及待的点点头,“嗯嗯,行,婶子你快救救我娘吧。”

闷哼声已经越来越密集了,苏雨梦真怕再拖下去会死人的。

“你去烧点开水,我这就给你娘接生,不过她这肯定是难产,你要有个心里准备。”

苏雨梦心里咯噔一下,深呼口气,“婶子,只要我娘和肚子里的孩子没事,谢礼加倍。”

“当真?”

“当真。”

说完,苏雨梦就转身去了厨房,只要大人和孩子没事,钱的事她总会解决的。

外面老苏婆子好像回来了,站在院子里尖声咒骂着。

苏雨梦现在懒得搭理他们,快步走进了厨房。

嘴角抽了抽,厨房里除了有点干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这要是有耗子怕是都得饿死吧。

好在水缸里有水,苏雨梦刚烧上水,苏老婆子就冲进来了,双手插腰龇牙咧嘴的咒骂着。

“天啊,快来看看这个讨债鬼在干什么?柴火不用劈吗?水不用挑吗?”

院子里好像来了很多人,苏雨梦知道光靠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刚才没外人也就算了,有外人必须利用舆论压力啊。

眼珠子一转,眼泪瞬间喷了出来。

“祖母啊,我娘在生孩子,你不让我烧水是要逼死她吗?”

“虽然你是后祖母,你看不惯可以把我们撵出去,不能逼死我们啊。”

苏雨梦一看苏老婆子震惊无措的脸,就知道自己压对了。

哭诉的更厉害了,院子里那些人的议论明显偏向了苏雨梦。

苏老婆子一看情况不对,“你这个小***,刚才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你,你竟然敢打长辈。”

苏雨梦心里冷笑,又没有人看到,谁能作证啊。

“祖母啊,你真要逼死我们吗?呜呜呜,我不活了。

大家快评评理啊,后祖母要逼死继子一家啦。”

“你,你这个小***。”

苏老婆子气的面容扭曲,伸着手重重的打在了苏雨梦脸上。

眼睛还在挑衅,回手啊,让大家都看看你是怎么殴打长辈的。

可苏雨梦竟然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祖母,你打我不要紧,求求你了,让我烧点水吧。”

“你,你……”

外面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这老苏婆子太过分了,这是要逼死继子一家啊。”

“你们还不知道吗?苏老二的大儿子要成亲了,这是想逼死老大一家子给孙子腾地方呢。”

……

院子里的议论声越来越大,苏老婆子听不下去了,开始对着外面咒骂。

“呸,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要逼死他们了,都给我滚,滚。”

苏雨梦切了一声,骂吧,骂吧,越骂大家就会越站在自己这一边。

苏老婆子赶走众人之后还想冲进厨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两个儿子拉进了房间。

苏雨梦也懒得搭理她们,耐心的一趟一趟送着热水。

不知道送了多少趟,她只知道院子里已经红了一片,房间里的痛呼声越来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