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悠傅君行小说章节目录 姜悠傅君行免费阅读第5章

姜悠傅君行小说章节目录 姜悠傅君行免费阅读第5章

姜悠傅君行是著名作者六月轻雨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咱们接着往下看前世,姜悠瞎眼蒙心,誓要摆脱宠她爱她,权势滔天傅大佬,结果却被渣男渣女所害,死无全尸。重生,姜悠擦亮双眼,捡起智商,白天在外目露凶光,手撕渣姐伪善面具,远离贱男!晚上在家死死抱住老公大腿撒娇:“老公我错了,我以后绝对听你的话,只把你一人含在嘴里,捧在手里……”帝都大佬傅君行,人称人间制冰机,所过之处,冷气横行,殊不知在他家小娇妻面前,唯命是从,恨不得将她狂宠上天!

《重生后,她被偏执六爷宠坏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姜悠坐在沙发上许久,抓着电话许久,心里那股火气还是下不去,本来说亲手给傅君行做饭,也没了心思。

傅君行的视频会议开到十二点半,秦川脚步匆匆的从楼上下来,大吼:“马上让洛医生过来!”

姜悠:“……”

医生?难道是伤又怎么了吗?

姜悠脑子有片刻的空白,身体比脑子反应快,站起身就往楼上跑。

秦川看着她如小鹿般飞快的背影,蹙眉,他刚才看错了吗?她眼底闪过的是慌乱?

怎么可能,这妖女恨不得要六爷的命。

姜悠进书房,就看到傅君行苍白着脸坐在大班椅上,疾步上前,蹲在男人面前:“是伤口又流血了吗?”

说着,就要伸手去揭傅君行的衬衫扣子。

傅君行看她的瞳孔讳莫如深,一把捏住她的小手,姜悠抬眸对上他冰冷的眸子。

顾不得他眼底的寒凉,挣扎着想抽出自己的手,“老公,快让我看看。”

傅君行的力道更重,丝毫松开她的意思都没有。

姜悠急的不行。

好在秦川很快带着医生上来,是傅君行最信任的洛云凡。

洛云凡见傅君行面色苍白,赶紧上前帮他检查伤口,姜悠也被无形的挤开。

她站起身不在意的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傅君行。

洛云凡看了眼伤口:“是感染了。”

姜悠,秦川:“怎么会感染?”

两人异口同声,洛云凡面色凝重,没回答他们的问题,先帮傅君行处理伤口。

姜悠看着傅君行额头冒出的冷汗,心都揪在一起。

伤口感染严重,还吊上了点滴,一切处理好之后,洛云凡没立刻离开,对刚才换下来的伤口废物进行了检查。

而后,满眼戾气的扫了姜悠一眼!

姜悠被他看的莫名,心里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升起。

“到底怎么回事?”秦川上前,也下意识的看了眼姜悠。

见两人如此,傅君行也看向姜悠。

姜悠蹙眉,不明白他们三个男人的默契是什么意思。

洛云凡回过头,对傅君行道:“这药被人动了手脚,还好发现的及时,不然您会有性命之忧。”

对方是要傅君行的命?

姜悠倒抽一口凉气,瞬间也明白了刚才他们看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秦川咬牙的看了姜悠一眼。

姜悠下意识看向傅君行:“不是我!”

她想没想的说道,然脱口而出的下一刻脸色就僵住。

上一世傅君行在医院一个月,不仅是伤的太重,还有药也被人动了手脚。

而那药,就是她听姜雪阳提前换好的,姜雪阳说傅君行受伤,家里的佣人肯定第一时间找药箱。

因为时间太长,她早上根本没想起这一茬。

“老公,我……”此刻姜悠脑子空白的看向傅君行,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

“少夫人,请你出去。”

秦川已经压不住愤怒,丝毫不客气的要请姜悠出去。

姜悠目光在傅君行脸上,看着他眼底越来越冷的眸色,急的语无伦次:“那个,我先带你回房间休息好不好?”

她错了,她该死!

但姜悠现在更清楚,要是这件事不解释清楚,她一定完了。

秦川见姜悠还要纠缠,上前就想将她直接丢出去。

“秦川,出去。”傅君行声音凛冽的命令,秦川压着火回头,语气止不住发沉:“六爷,她是要您的命!”

“出去,云凡也先回去。”

洛云凡看了眼姜悠,和秦川一样,忍不住在傅君行面前,给了姜悠一记危险目光。

秦川和洛云凡出去之后,就剩下姜悠和傅君行两人。

姜悠哭的满脸是泪的上前:“老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一边说,还一边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

她连他上辈子躺医院一个月都能想起来,怎么能不想起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傅君行见她情绪激动,眼底凛冽有片刻松动,语气依旧没有任何温度:“先是动刀,后是换药,你就那么恨我?”

离开不成,要他的命?

她当真,一点不顾那么多年的情谊?为了一个傅成泽,她当真什么都不要?

姜悠听着傅君行深如寒潭的语气,跪坐在他面前,抱着他的双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不是的,老公你忘了这件事好不好,我错了,呜呜呜!”

姜悠庆幸被洛云凡发现了,不然他真的可能会丧命,想到这里,眼底就充满了恐惧。

傅君行浑身散发着凛冽肃杀,“就这么想离开我?”

“不不不!我不离开,不离开。”姜悠急急的抓着生气的男人。

生怕他一脚踹开她。

空气,安静下来。

只剩下彼此的呼吸,还有姜悠的哭泣,男人的目光始终犀利又深沉,似恨不得将她看穿,看透。

时间,久的令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傅君行又危险道:“姜悠,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演戏?

这一刻傅君行忽然就不想陪她演下去了,逼着她撕下自己伪装的面目。

然,让傅君行没想到的是,“不要不要,我什么机会也不要,我只要在你身边。”

傅君行:“……”

就算是到这般,她也不离开?所以她不是演戏?

姜悠死死的抱着男人的腿,上辈子她一直都在等他这句话。

可这一世,她什么也不要!就算在他身边的未来是沼泽,是地狱,她也定要陪在他身边。

傅君行捏着她的下巴,姜悠看着他眼底的冰冷细碎,就知道他就算不相信自己,也暂时原谅了她。

吻,凶狠的压下。

“这是你自己不要的机会,以后再想离开,我定要了你这双腿。”温柔的语气,凶狠的言语。

姜悠吓的浑身一颤。

傅君行浑身气息不稳,下一刻脖颈上传来一股力道,是她胳膊环了上来。

傅君行的理智被火烧透,就在忍不住将她压在身下的时候。

姜悠却是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头摁在怀里,颤抖道:“老公,我现在还不舒服呢。”

傅君行:“……”

脑子‘嗡’一声,下一刻姜悠就被他单手抱到了书桌上,姜悠见他又要失控。

赶紧翻身跳下来,飞快的逃出三米远。

对上傅君行如野兽般的双眸,姜悠忍不住的打颤,“我去看厨房做了什么好吃的。”

说完,也不等傅君行回应,赶紧飞快的跑了。

再待下去,有生命危险!

从书房出来,姜悠脸色瞬间阴郁无比,拨通姜雪阳的电话,那边很快接起,语气有生气:“什么事?”

“我要见你。”姜悠的怒火压不住。

电话那边的姜雪阳默了一下,她觉得姜悠就是蠢笨如猪,虽然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有这变化。

但她要离开傅君行,还要靠自己给她想办法,所以料定会找自己。

“我现在没空!”今天在她手里受了这奇耻大辱,怎么着也要掠一掠她,让她以后还敢和自己叫板。

“是傅君行要见你。”要不是顾着傅君行身上的伤,她现在肯定直接冲去姜家。

姜雪阳一听是傅君行想自己,傲气忘到九霄云外,丢下一句:“我马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