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小说最新章节 苏雨梦墨少离结局是什么

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小说最新章节 苏雨梦墨少离结局是什么

小说主人公是苏雨梦墨少离的名称为《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是作者小睿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苏雨梦刚中了彩票,结果一睁眼竟然成了跳河未死的小农女。家徒四壁不说,恶毒的后祖母还指使两个叔叔要给她沉塘。唯一护着她的娘亲还大着肚子,结果在混乱中被推到难产。生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偏偏还被后祖母逼着嫁给死人才给粮食。真是人善被人欺,苏雨梦很庆幸自己的怪力也跟着穿了过来,以后她的人谁都不能欺负。就算这是荒年,她也要活出肆意人生……

《将军难养:夫人领着全军去开荒》 第1章 免费试读

“小***,想死就死远点,让个汉子抱回来,我们老苏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沉塘,必须沉塘。”

尖锐刺耳的声音仿佛要冲破天际。

“娘,梦儿好歹也是苏家的孙女,你不能这样啊,再说了大力还没回来……”

女人卑微的恳求声里带着浓浓的哭腔。

“我们老苏家孙女多了,难道你想让其他姑娘都被她连累嫁不出吗?”

尖锐的声音越发的高亢,苏雨梦被吵的不行,忽然浑身一激灵,一踢腿一瞪眼竟然醒了。

脑中闪过一道电流,双眼发直,双手发抖,呜呜呜,我的五百万彩票啊,刚中奖怎么就穿越了呢。

不就是同名同姓嘛,也不至于挑中了自己做这个倒霉蛋。

记忆中原主有个后奶奶不说,亲爹受了重伤还被这帮人赶着去上山砍柴,亲娘还是个大肚婆。

奶奶叔叔们都把原主一家人当牛做马的使唤。

最重要的是,她扫了一眼破败不堪的院落,太TMD穷了啊,她伤心的嚎啕大哭。

她哭的很是伤心,旁边的大肚子女人也跟着她哭,一时间两个人看上去好不凄惨。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坏了名声还活个屁,还不赶紧把这个小***扔河里去。”

苏老婆子看着死而复生的苏雨梦,眼里满是恶毒与杀意。

该死,这小***还真是命大,死了就死了怎么还活了呢。

她要是死了,那病秧子一伤心也得死,再把大肚婆一撵走,这间房子可就是自己家的了。

我去,竟然还要把自己扔河里去,苏雨梦心头火起,双眼狠歹歹的瞪着苏老婆子。

“老***你在说谁?”

“我在说你,你个小***,你,你……你竟然敢骂我。”

苏老婆子刚说完就反应过来了,气的不行,深刻的法令纹都在剧烈颤抖。

苏雨梦用力一撑直接站起来,顺手还把大肚子女人扶了起来,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看着苏老婆子。

“是啊,就因为有你这个老***祖母,才会把孙女逼跳河。”

如果不是这个老凶婆子非得逼原主嫁给一个死人。

原主也不会跳河,她也不会穿越,越想越来气,牙齿都咬的咯吱咯吱响。

看着就像是要冲上去咬苏老婆子一口一样。

“你,你,你这个小***,反了你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看着小***骂你娘呢,还不揍死她。”

伴随着话音,两个黝黑的汉子也就是她的便宜二叔三叔,面目狰狞的向苏雨梦冲了过来。

“梦儿小心。”

苏雨梦刚要准备迎战,叶草挺着大肚子就冲到了她身前。

“你们别想动我的梦儿。”

看着纤细的跟柴火棍的四肢、微微颤抖的身躯,如此弱小无助却坚定的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这一刻,苏雨梦心揪了一下,可是敌人已经将要到达战场。

她轻柔又稳当的将女人拉到身后,挥舞着小巧的拳头冲了上去。

“老娘不发威,你们还真把我当哈喽小猫咪啊,看拳,我打。”

“给你一拳,让你打女人。”

“给你一脚,让你欺负晚辈。”

……

苏雨梦跟打沙包一样捶打着这两个汉子,满院子都是凄惨的嚎叫声。

打的正兴起的时候,脑后传来一股劲风,她回头一看,呵,还真是后祖母,心就是黑的很啊。

拿着沙包大的石头对着她脑袋就砸啊,这是真想要了自己的命啊。

苏雨梦眼神一厉,小手一伸,瞬间接住了石头。

“你竟然要砸死我?”

一使劲,石头霎时变成粉末被风吹散,这一手直接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谁都想不明白,瘦弱不堪的小丫头怎么死了一回,竟然变成大力士了。

苏雨梦拍拍手上残余的尘土,刚醒来的时候她就知道,前世自己的大力气也跟着自己过来了。

场面一时间寂静的可怕,“梦儿小心。”

叶草尖叫了一声,向着苏雨梦飞扑过来,苏雨梦回头一看,好家伙,竟然还敢偷袭。

一手抱住叶草的粗腰,转身一脚对着身后的三叔踹了出去。

砰,地面抖了几下,几个人鬼哭狼嚎的冲出家门。

“天啊,杀人了,小***要杀人了。”

“救命啊,小***被鬼附身了,要吃人啊。”

瞬间院子里就剩下了苏雨梦两人。

“梦儿,你,你没事啊?”

看着叶草毫不掩饰的关切目光,再想到刚才她的举动。

苏雨梦心里又揪了一下,可是让她叫一个陌生女人娘还真的叫不出来,只是点点头。

“你,你刚才没事吧。”

“娘的梦儿没事就好,娘……”

话音未落,叶草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当看到她裙底下的一摊血迹。

苏雨梦脑袋一轰,心里揪的生疼,在原主残存的情绪下她脱口而出。

“娘,娘,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我,我这就带你去找稳婆。”

这一刻,苏雨梦她心里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她只知道不能让这个女人死。

上辈子她就是个孤儿,这辈子说什么也不要当孤儿了。

双手一用力,轻松抱起叶草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快步向村西的稳婆家跑去。

“婶子,婶子你在家吗?我娘流血了,求求你救救她,救救她,求求你了。”

砰砰砰,苏雨梦用力拍打着木板门,门开着,一定有人在家的。

“别敲了,我娘不在家。”

什么?稳婆不在家?苏雨梦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