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带空间嫁给全村最穷糙汉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阮岚谭奕免费阅读

炮灰女配带空间嫁给全村最穷糙汉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阮岚谭奕免费阅读

炮灰女配带空间嫁给全村最穷糙汉小说主角名为阮岚谭奕,是作者橙红石榴石打造的穿越架空小说,目前正在快看连载。阮岚一眨眼竟穿成七零年的炮灰女配,还嫁了恶毒大反派。在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她心怀空间,一点不慌。她要闷声发大财,顺便给反派大佬们送温暖。最大反派谭奕说,“媳妇儿,饿了。”“好咧,你等着……”她做了糖醋排骨,香酥炸鱼……

《炮灰女配带空间嫁给全村最穷糙汉》 第3章 免费试读

“你,你不怕江知青讨厌你?”

阮岚冷呵,“你不如担心下自己,要是我对他说,他上山的事是你告诉我的,你还说了生米煮成熟饭呢?”

王水秀顿时变了脸色,“我才没说过那些,看见你我就烦,鱼留下,你走。”

“想要鱼?”阮岚将手中的鲫鱼提起,“那不如你喊它,要是它答应了,那就给你。”

王水秀嗤笑,“说得好像你喊它,它就能答应似的。”

阮岚勾起嘴角,对提着的鲤鱼问,“你们愿意让我吃吗?”

两只鱼忽然转动眼珠子,鱼唇一张一合,鱼头更是配合的点了点。

自家泉水养的鱼就是不一般!

王水秀吓得转身就跑,边跑便喊见鬼了,许是太害怕,竟摔了跤,丢了一只鞋。

不远处,高大的身影转身离开。

阮岚回到谭家时,只剩两只小团子了。

阮岚将鱼简单清洗了下,接着又用油炸了便,悄悄倒了些泉水,盖上盖子。

没一会,锅里传来一股香气,将两个小团子吸引了过来。

谭小妹探着脖子朝里看去,“嫂嫂,你在煮什么啊,好香啊!”

旁边的谭小弟也垫着脚不住地往锅里瞅,还悄***瞅了眼阮岚。

阮岚给两个小团子盛了鱼汤,自己也来了一碗。

白香嫩滑的鱼汤入口即化,有嚼劲的鱼肉让人忍不住再来一口。

两只小团子吃到肚子都圆了。

“你们两个乖乖留在家里,我去送饭。”

午时,日头又晒又热。

这会儿都在树荫下吃饭休息。

阮岚挽着篮子送饭时,不少人都瞧见了。

阮家在村西头,她却朝东边走。

难不成又要去找江知青,给他送饭?

这可真新鲜,刚嫁人的媳妇,天天给别的汉子送饭。

知青那边,早就收到了动静。

有跟江明不错的,悄悄努嘴对他道,“瞅,人又来找你了。”

江明闭着眼靠在树干上,没动。

崔俊催促道,“我远远瞧见阮岚提了个篮子。”

知青的伙食由专人统一打点,平时根本见不到肉沫,都是些野菜汤配窝窝头,就算是和尚也受不住。

江明不耐烦道,“我不去。”

崔俊抿抿嘴,“得了吧,你不去我可要不来那篮子。”

崔俊一个翻身就把江明拉起来,笑眯眯的推在阮岚面前。“来找江明?”

周围午休的人刷刷的竖起了耳朵,朝这边听了过来。

江明皱眉站在前面,没有吭气。

崔俊嘿嘿笑着,指着篮子,“你这给江明带的什么饭呀?”

阮岚瞥了眼站在前面的江明,根本不拿正眼瞧她,也不吭声,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就这?

就算是渣男想要白嫖,态度总得端正吧。

阮岚好笑,“我凭什么给他带,他算我什么人?”

这话把崔俊给问住了,现在阮岚嫁了人,是没有理由给江明带饭……

不对啊,她前阵子不是天天找江明,给他送吃的么?

难道说阮岚真的不喜欢江明了,绝对不可能!

崔俊推了把江明,“你倒是说两句,人家大老远来看你的。”

江明不语,他打从心里是看不上阮岚这样的乡下女人。

他们之间差距太大,对方不来招惹自己是最好的。

上次家中来信,父亲告诫他有时间多看书,说有风向要恢复高考,国家需要人才,让他好好把握机会。

江明觉得自己迟早要回去,是要考大学做一番事业的,而不是在这个江流村里面当个种地的泥腿子。

隐约间,江明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几下。

江明看了被阮岚提在手上的篮子,犹豫了片刻喊了对方。

阮岚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走。

见状,江明忙朝前又走了几步,声音也大了些,“阮岚?”

这次,阮岚停下了脚步,“江知青喊我,有什么事吗?”

江明,“你……这俩天过的如何?”

阮岚轻呵,“还行吧,我跑山上淋了一场雨,现在眼睛不瞎了。”

树下不知从哪传来一两声低笑。

江明眉头微蹙,在他看来,阮岚喜欢自己那么多年,不可能轻易转了性子。

“我说过把你当妹妹,你要是不开心,可以来找我聊聊。”

江明说完,轻咳了两声,又道,“最近农活比较多,有些咳嗽。”

平日里,他身上有个小病小痛,阮岚比自己还紧张。

今个阮岚专门从这边走,可不就是给他送吃食来,他找个台阶让她把篮子给自己就好。

阮岚却没领他这份情,转身就走。

江明皱眉道,“你这吃食是拿给我的么?”

阮岚,??

“当然不是给你的,不过我忽然想起来,要找你拿其他东西。”

闻言,周围靠在树下假寐的乡亲们,眼睛眯眯哒睁开了一条小缝。

新媳妇跟知青感情的纠葛故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还是挺感兴趣的。

江明不解,“拿什么?”

“你看,之前你说想吃鸡蛋,从我这里借了五分钱;

上次你说窝窝头太干,从我这里要了五毛去买包子;

上上次你去县城,还问我借了三块,说要给我买个手套,结果啥都没得;

……

算起来,一共八元贰角三分钱,麻烦你还给我。”

江明脸色顿时涨成猪肝色,当众说男人问女人借钱,这比打脸还难堪。

旁边喜欢江明的女知青樊莹帮腔道,“那还不是你抢着给,这点钱,你以为人家愿意啊?”

“愿不愿意他都拿了,听你这口气,是准备帮江知青还钱么?”

樊知青翻了个白眼,“他借你钱,凭什么找我还?”

“那你废什么话?”

樊知青,“……”果然乡下村妇都是泼妇……

江明绷着红脸“今天务农,我没带钱,回头给你。”

“好,你别忘了就行。”

江明咬紧了牙。

阮岚刚抬脚往前走,就瞧见了谭弈。

他站在不远处,一米八的个头像个座小山一样,一动不动。

腿上的裤子挽到了膝盖,上面的衣襟敞开。

头顶的发梢盖住了高耸的眉眼,也遮住了他的情绪。

可阮岚莫名就觉得眼前的谭弈不高兴了?

不知道怎么惹到小狼狗,阮岚走过去,将篮子挂在谭弈手上,“这是你跟爹的午饭,我们都吃过了。”

阮岚挠挠眉尾,“那我先走啦。”

躺在树下的吃瓜乡亲不禁有些意外,这阮家女儿是真变了性子,准备在谭家好好过日子?

看着阮岚背影离开,谭弈冷漠的瞥了眼江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