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苒陆丰年小说叫什么 徐佳苒陆丰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徐佳苒陆丰年小说叫什么 徐佳苒陆丰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徐佳苒陆丰年是作者支棱起来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重生前,徐佳苒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她本是服装设计天才、钻戒设计大佬、玩具设计巨巨,却因为傻缺瞎眼一根筋,喜欢上了三无软饭男,害得徐氏易主,叔叔失明,自己双腿残疾,更让深爱自己的男人陆丰年死于地震中。重生后,她要追回真爱,捡起那些马甲,将渣渣们虐得体无完肤。徐佳苒紧紧箍着陆丰年瘦而不弱的腰,道:“老公……宝宝是真心的,未来要和你生小宝宝……”陆丰年先是装凶,再是抱臂,最后嘴角划过一丝宠溺的弧度。“如果是女宝,名字一定要叫……陆念苒。”

《陆总,夫人她知错了要给你生崽》 第2章 我的爱还能传递给他吗 免费试读

徐佳苒喊完这句话,那些纷杂的记忆全都灌进脑海。

初见陆丰年的时候,陆丰年大四,她大一。

他五官线条简单,但容貌却极其俊美,宛若天人。

一双桃花眼更是魅力无穷,举止优雅,哪怕只穿衬衫都透着贵气。

他深爱自己,自己的眼里却只有那个渣男林司川。

当时也不知怎的,林司川说一句话,她就照办不误。

林司川说:“苒苒,那个陆丰年为什么总是看着你?”

徐佳苒转身当着所有徐氏员工的面,就泼了陆丰年一脸的水。

然后对林司川道:“好了,他现在不看了。”

哪怕助理告诉徐佳苒,陆丰年是邻市有名的老总。

叔叔让自己不要对陆丰年那般,就算不能做情侣,也可以做朋友。

但自己却故意戏耍他,会故意叫他给自己送东西,不允许他坐电梯,而徒步爬上二十八楼。

会故意在家族聚餐把他请来,却羞辱他纠缠恶心,不知廉耻。

更甚至在他的水杯里放钉子,看他咳得满手是血。

她更是放狠话,“陆丰年,你不要再挑拨我和司川的关系,你这个阴险的人,我这辈子就是跟条狗,也不会跟你!”

但最后却是这个人,在自己双腿残疾时又出现。

拥抱着她,告诉她没关系。

徐家没了,她还有他。

一遍又一遍地抚摸她的双腿说:“苒苒别怕,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双腿,一定能让你重新走路。”

他呵护她如至宝,会轻声叫她“宝宝”,会在她双腿疼痛难忍的时候安抚她入睡,会亲吻她的额头,甚至让她咬他的手腕,以缓解疼痛。

回忆完这些的徐佳苒很想哭。

陆丰年从始至终,都一直深爱着自己啊。

徐佳苒再抬头看陆丰年。

此刻的他一双桃花眼里满是冷漠。

“放手。”

陆丰年薄唇抿成一条线,连别的表情都吝啬给她。

徐佳苒没放手,反而越抱越紧。

“陆丰年,我不和林司川结婚了,我喜欢的是你,我只爱你……”

细想一下,在与林司川恋爱的时候,自己收到的很多礼物,都是陆丰年送的。

林司川那个渣男,还骗自己,说是他送的。

占尽了陆丰年担心自己被厌恶,而没有说出口的便宜。

那些礼物全都是她的心头好,有的甚至用钱买不到。

尤其有一个心形花篮。

自己还傻缺地以为那是林司川亲手为自己而编。

等到腿残和陆丰年生活的时候,才发现陆丰年为了哄她开心,十个手指都为了编织花篮而被刺破。

每一次的心动,其实都是陆丰年带给徐佳苒的,和那渣男没半毛钱关系。

此刻,陆丰年自嘲地笑笑。

“爱我?”

他眼里已经没有希望。

“我不过是给了你点血,大可不必这么假惺惺。”

他用力地将手抽出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救你,以后再也不会了。”

瞎说!

等她双腿断了的时候,他还会过来,会不计前嫌地爱她!

徐佳苒这次直接箍住了他的腰。

像是小孩子一样,耍赖地不让他走。

“我真的爱你……不要走……”

这时候,远处一声低呵。

一个同陆丰年样貌有五分相似的女子走了过来。

“徐佳苒,你放开我哥,你不配抱着他,你甚至都不配和他说话!”

徐佳苒知道,这是陆丰年同父异母的妹妹,陆晴。

陆晴伸手指着徐佳苒。

“你现在又在耍花招吧,在我哥心软之后,你继续对他恶语相向,戏耍他,变本加厉。爬楼,钉子,接下来是什么?你是不是想他死了,才满意!”

陆晴把虚弱的徐佳苒给拽到了地上。

又道:“你知不知道,你那假惺惺的好,只会让刀子越捅越深,让我哥越来越痛!”

“不是的……我真的喜欢陆丰年,我知道我以前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晴晴妹妹,你看我表现,我会改的,我已经改了……”

陆丰年没表态,而是向前楼下走去。

徐佳苒一瞬间胸口绞痛。

她……要失去他了。

不!

徐佳苒爬起来又道:“陆丰年,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永远陪着你,永远爱你……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我知道的,那些礼物都是你送来的!”

这处动静闹得够大。

医生见徐佳苒竟然没在病房,赶紧过来。

“徐大小姐,您现在还不能下床,您还很虚弱……”

护士过来架着徐佳苒。

徐佳苒看陆丰年站定,她觉得有戏,于是又喊。

“你若是不信,后天我出院你来,我证明给你看!你就算要离开海都市,也不差这一两天!”

徐佳苒的声音越来越小。

医生让她不要这般喧哗,这样会打扰别的病人。

徐佳苒也知道自己这样没素质,但是她不抢救一下,她老公就没了!

因为重生后,自己肯定不能再断腿。

那自己不断腿,陆丰年此次离开,也不会再找来。

帝国之大,自己上哪找他去!

而陆丰年,站在那台阶上,久久没有迈开步子。

陆晴叹了口气,“哥,别信她!”

“她根本不知道你是不能输血的体质,给她输血,你会有很大风险,你是拿自己的命在冒险救她的命啊!”

陆丰年却无法吐露一个“好”字。

他的拳头握得紧,焦躁、不安、惶恐的情绪铺天盖地的压过来。

失血的眩晕也在折磨着他。

徐佳苒带给他的,似乎除了折磨没有任何。

那最开始的一点点光……似乎也要被磨灭的消失殆尽。

但陆丰年仰头深吸一口气。

“晴晴……把明早的机票,改签……”

“哥!”

陆丰年不再说什么,继续向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