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兰若苍乔免费阅读小说 明兰若苍乔第2章

明兰若苍乔免费阅读小说 明兰若苍乔第2章

明兰若苍乔是著名作者星月相随小说里面的主人公,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卫长,您为什么要坦言自己先动手,明兰若那个女人装腔作势,一点都不配督主。”

《明兰若挺着个肚子》 第2章 你这是因爱生恨 免费试读

为什么?!

明明上辈子,他是那样喜欢她,连命都给了她!

明兰若脑海中一片惊涛骇浪。

为什么,现在苍乔竟不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苍乔抱着她尸体时说的那些事,到底有多少是他后来才知道的?

她太想当然了,直接找上门,要他认肚子里的孩子。

他本就生性多疑,八成以为她知道了他不是真太监的秘密,要威胁他为秦王效劳?

明兰若心念电转,忽然笑了笑,拉住他的衣袖:“千岁爷,我开玩笑的。”

苍乔把厌冷而压抑的目光扫过她的肚子:“明兰若,本座照拂你是给你母亲面子,不是给你面子!”

明兰若点头,一副乖巧的样子:“我错了,再不胡说八道了。”

苍乔冷眼看着恢复“正常”的明兰若,是他熟悉的样子。

还是那个为秦王痴狂到宁愿抗旨不嫁给太子,也要爬了心上人的床,未婚先孕的少女。

苍乔抽回自己的袖子:“好好等着做你的太子侧妃,秦王可不是你这种脑子能操控的。”

明兰若叹气:“我怀的又不是太子的孩子,怎么能嫁给他,何况太子并非良人。”

她知道他是为了帮她善后保命,那晚才用了手段把太子也弄到了酒楼里。

让皇帝和太子都以为那晚是太子和她共度一晚,她怀的是太子的种,可……

苍乔轻蔑地嗤笑:“太子不是良人,秦王上官弘业就是你的良人了?”

明兰若笑得比他还轻蔑:“不,他是***!”

苍乔愣了一秒,挑眉看她:“怎么,这是因爱生恨,连孩子的爹都恨上了?”

明兰若嘀咕:“上官弘业才不配当我孩子的爹,我不嫁太子,更不嫁他”!

他那晚也在酒楼里,她晕了,他没晕吧,怎么会突然不知道跟那晚真正与她共度春宵的是他啊!

明明上辈子他是知道的,此生怎么变了?

苍乔气笑了:“明兰若,你知道不知道皇帝下了圣旨,你已经是太子侧妃,你还想嫁给谁!”

明兰若抬起明眸,直勾勾地瞧着他:“我嫁你!”

苍乔愣住了。

他看着面前的少女,弯了明眸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笑容灿烂。

十六岁的小姑娘,眉目如画一样漂亮,盯着他的样子,仿佛她眼里只有他。

他眼底泛起深沉异样的情绪,但很快又压下去,面无表情地道:“你再说一次?”

明兰若莫名地有点害怕,却还是硬着头皮道:“我的意思是,历朝大太监也可以娶亲……啊!”

话音才落,一只冰冷的手忽然扣住她的侧脸把她一下子拽进他怀里。

明兰若微微蹙眉,不解地看他:“千岁爷?”

她揣测不到苍乔的情绪,只能仔细小心地试探。

苍乔看着被自己阴影笼罩的少女,她纯粹明亮的水眸里倒影出他的面孔。

他露出个近乎妖异冰冷的笑,猩红的薄唇抵在她鼻尖上:“为了不嫁人,想跟本座这个太监对食,你知道对食要做什么吗?”

明兰若僵住了,男人冰冷染着血腥味的修长手指逗猫似地摩挲她脖颈娇嫩细腻的皮肤。

他身上那馥郁的沉烟香,冰冷又炽烈,声势浩大地将她笼进他的身体与气息里。

她呼吸之间都是他的味道和气息,与他的身体几乎贴在一起,都是他的体温。

明兰若前生是太子侧妃,是秦王的地下情人,早已不是懵懂少女。

可这辈子,只有他碰过她,这一刻,她莫名地浑身发抖,面颊绯红。

“放开我……”

“不是要嫁给本座么,这就受不了?”苍乔低笑,声音轻冷又富有磁性。

明兰若咬着唇,眼皮都颤了:“可是……现在……现在我们没成婚。”

太快了,她一下子没法适应,她没有和他如此亲近过,连怀孕那次同床,她都在昏迷之中。

只是此刻,他这样逼近她。

明兰若才觉得原来他看着纤细修长的身量这样高大,竟比自己高了一个头。

满是压迫感。

她伸手推拒着他,隔着一层织金绣银的飞鱼服,都能感觉到他胸膛肌理的结实。

苍乔看着她,软软的小手放在自己胸口,雪白纤细手指因为紧张都泛白,像一只紧张的小母猫。

他高挺鼻尖恶意地掠过她敏感的耳朵:“为了不想嫁给太子,你可以悖逆伦理,甚至连你最恶心的阉人也能忍受了,嗯,小姑娘最近学聪明了。”

说完,他松开了她,冷厉地道:“现在,滚!”

明兰若差点软倒,赶紧伸手拽他:“等等,就算看在我娘是您义姐的面子上,帮我一回,你总不想看着我一尸两命,不能跟我娘交代吧!”

她知道苍乔不信她对秦王死了心,眼下只能把她娘搬出来了!

苍乔眼底阴鹜地睨着明兰若:“明兰若,这世上敢威胁本座的人都死得很惨!”

明兰若把心一横:“要么我带着孩子死,要么我嫁个死人!”

苍乔笑了,原本眼底那点温情瞬间彻底冷了。

他一把粗暴地捏住她的下巴——

“宁愿嫁死人也不嫁东宫?好得很,本座成全你,滚出去!”

说着,他忽然松了手,暴戾地怒喝。

明兰若眼泪都差点被他捏出来:“咳咳咳……。”

一哭二闹三上吊三上吊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苍乔拿帕子一边擦手,一边冷酷地道:“但你记着,这是你母亲在我这里最后一点情分!”

说完,他把帕子往她脚下一扔,提着滴血的剑拂袖而去。

明兰若看着他怒气冲冲的阴森背影,有点心慌:“等一下……”

“大小姐还是回府吧,千岁爷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和公公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

明兰若暗自叹气。

历遍世情,她知道现在不是跟苍乔细细解释的好时机,她心中都有太多的疑惑。

比如苍乔为何竟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现在竟不知道他和她同床共枕?

明明上辈子她死后,是他守着她尸体说出来的这个秘密。

但,现在能达成保住孩子,同时不必嫁给太子的目的,已经很好。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转身离开。

送走了明兰若,和公公叹了口气,转身去寻苍乔。

果不其然在一个被剑锋砍成一片废墟的院落见着了自家主子爷。

“主子爷,明大小姐回去了,您这是真的打算帮她去拒了东宫婚事吗?”和公公给苍乔递上温好的湿帕。

他心底还是愤愤不平,这明兰若实在是不知好歹得该死一万次!

好好太子妃不当,自甘***去爬别人的床,还敢威胁主子爷!

苍乔把一个院子都砍支离破碎,此刻心情仍然恶劣。

他把剑扔给和公公,舔了舔猩红的唇角:“她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座不随她的意倒像是本座不通情达理了,不想嫁太子,那就不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