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北沈红颜是啥小说 杨北沈红颜免费阅读无广告

杨北沈红颜是啥小说 杨北沈红颜免费阅读无广告

杨北沈红颜是作者风中的阳光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那么杨北沈红颜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这是运气啊,一下山就遇到富婆看病招亲!即使富婆有点丑,也算开启了杨北找老婆的旅程。哗啦!杨北迫不及待地掀开门帘,沈红颜妙曼的身影,也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

《总裁娇妻的神秘身份》 第3章 难道,小北没死? 免费试读

“他说的药方,你们听到了吗?白术龙眼啥的,这个药方跟康神医说的好像啊,但康神医那个方子,也没见效吧?”

“他还说了个针灸。”

“针灸个屁,他能比康神医还厉害?”

别墅外的青年才俊们,还迟迟没有离开。

在他们看来杨北跟之前的路人们一样,都会满心欢喜的进去,垂头丧气的出来。

毕竟大家都是精英,他们都看不好沈红颜的病,杨北凭什么能?

第一天就来了别墅的康神医,也冷笑着摇摇头:“那小子,肯定是个骗子,他说的药方,跟我第一天用的药方几乎一模一样。没有效果的,他那天恐怕在场,道听途说后,来糊弄人了。”

康神医是本地皮肤科最有名的医生,要不也不会被冠以神医之名。

在这一领域,他说话是很有权威的。

“康神医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个骗子没跑了。”

“为了被富婆包养,他竟然如此卑鄙!”

“就是。”

周围有人附和,可他们却没想过,他们也是为了喊“富婆”、“饿饿”,才天天守在人家别墅外,跟哈巴狗似的。

另一方面沈红颜听说要脱衣服,脸几乎红透了。

听杨北让她脱衣服的瞬间,沈红颜就想打人。

但立马杨北就解释了:你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针灸?

“还没过门,我知道媳妇儿你害羞,也不用去全脱,露个后背就行!”

杨北这样说,沈红颜才咬着牙点头答应。

她很抗拒男人,尤其是杨北这种不正经的、说话跟流氓似的男人,可她更讨厌这身怪病。

如果真有机会看好,她愿意一试。

沈红颜心里抗争半天,深吸口气点点头:“好,我去换身衣服,等换好了,会喊你的。”

“请便。”

杨北耸耸肩,也不急色。

反正早晚是自家老婆嘛。

早看好,早享受被包养的生活——杨北想到这,转头看向沈老头:“爷爷,您老人家也可以趁这时候,抓药去了。”

门口又是一阵嘘声。

真不要脸啊。

这就管人家叫爷爷了。

到时候你失败了,看沈家怎么收拾你——

沈老爷子看杨北时,神色中也带着疑虑,他不相信孙女的病真能被一个毛头小子看好。

可杨北之前说出沈红颜的病因,又是如此准确。

这让沈老爷子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希望。

十八年前,七岁的沈红颜被绑架,劫持到一个重度污染的废弃化工厂里,救援的时候身上受了刺伤,当时就差点一命呜呼,好不容易才救回来。

从那之后,沈红颜皮肤就开始变差,先是脊背上出现古怪的纹路,后来演变成了皮肤病。

沈红颜从小就被这身怪病困扰,虽然不影响升学、继承家业,却也让她从未尝过爱情的滋味,甚至连朋友也没有。

不。

有一个。

沈红颜抿着嘴唇走进卧室,准备换衣服时,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有人打电话来了。

估计是生意上的事,毕竟她没什么朋友。

沈红颜随后接起,一看来电显示是迪拜,却愣住了:我在迪拜没有合作伙伴啊?

身价十亿的沈小富婆,仅仅在江北还算混得不错而已。

估计是骗子吧。

想到这,沈红颜接地电话,打算对方一旦涉及金钱就扣断呢,却就听那边传来个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憔悴的声音:“是沈红颜吗?”

“咦?你知道我?你是……”

沈红颜说到这,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捂住了嘴巴,难以置信的说:“你是霜姐?”

听到这个声音,沈红颜疲惫的眼神中,猛地爆出亮光。

她跟宋晚霜在四年前就认识了,当初她北上旅游去了燕京,在长城上跟宋晚霜相识。

宋晚霜虽然比她大了不少,但难能可贵的是,丝毫不介意她身上的病。反而还告诉她,老天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事,肯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她让沈红颜学会发现自己的优点,也成了沈红颜第一个朋友。

两人携手游玩了两周多,当发现不管是彼此的兴趣还是想法都出奇合拍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

沈红颜头一次交到朋友,将心里的委屈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宋晚霜,也拉着沈红颜的手说了自己的故事:她的孩子,在一年多以前死了。

死因是在旅游途中发生了追尾,掉进了长江里。

宋晚霜就是为了散心,才在各地旅游,恰巧在燕京碰到了沈红颜。

后来宋晚霜就去了国外,渺无音讯。

直到今天。

听到宋晚霜声音的瞬间,沈红颜就想起了那段她最快乐的时光——当时宋晚霜还开玩笑似的说,如果她孩子活着,一定介绍给沈红颜呢。

可人死不能复生。

沈红颜也放弃了爱情,选择接受现实,看病招亲。

“是我呀。”

宋晚霜很开心的笑了,笑声背后却带着疲惫,说:“红颜,你的病还没看好吧?我马上回国了,到时候就带着最先进的医疗团队,去帮你,怎么样?”

“好啊,那我就等着霜姐你的好消息。”

沈红颜回以一个笑容时,杨北来敲门了:“唉,换好衣服了吗?”

“马上!”

沈红颜声音瞬间变得冰冷,随即冲电话笑道:“霜姐,我现在有事,改日聊,我加你的微信吧……”

扣掉电话后,迪拜参天的酒店里,豪华房间中的宋晚霜挂掉电话后,表情有点呆滞:怎么电环那头的那句“换好衣服了吗”,声音如此像她坠江而亡的孩子?

难道,小北没死?

宋晚霜呼吸有些急促,但旋即冷静:你啊你,真的是想孩子,想瞎了心!

长江上游九曲回肠,夜不行船,石头下去也会被拍个粉碎。

何况是小北?

思忖间,宋晚霜常常一叹。

如果让沈红颜见到宋晚霜现在的样子,一定会大吃一惊:怎么短短四年时间,宋晚霜气质变化这么大?

以前的宋晚霜,是个因丧子而悲伤的妇人。

现在的她,却是个全身透露着精明的女强人。

没人知道宋晚霜这四年的经历:从燕京旅游回家后,她得知儿子的死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故意谋杀。

那之后她就性情大变,去国外开始经商。

用了短短四年,成就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目的就是为了回国,给儿子报仇。

宋晚霜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轻轻抚摸。

照片里就是她的孩子,脖子中挂着长命锁,正冲她笑。

看着他笑,宋晚霜脸上也露出无比悲伤的表情:“小北,我回来了。”

“华国,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