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志勇孙姐小说免费 田志勇孙姐第3章在线阅读

田志勇孙姐小说免费 田志勇孙姐第3章在线阅读

田志勇孙姐是作者地狱书生1号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我吓了一跳。401、没有人住吗?我来到401年前,果然有臭味,很浓,仔细闻,几乎窒息。没人住的房间怎么会有臭味?是死老鼠吗?本来想等明天的清洁,结果患者们说无法忍受这种气味,强烈要求打开401病房。

《404病房》 第3章 诡异的护士 免费试读

我瞪大了眼睛,浑身汗毛瞬间竖起,几乎要叫出声来。

“志勇,你在那干嘛?”

一个声音骤然在背后响起。

是刘斌过来了。

“刘哥,里…里面有人!”

我哆嗦着指着404说道。

“不可能,404的门一直都是关着的,怎么可能有人!”

刘斌生气地说道。

我正要辩解,忽然定睛一看,404的大门,居然又关上了。

门上,是一把陈旧的锁。

仿佛根本就没打开过。

怎么回事?

幻觉?

我头发有些发麻,急声解释:不可能,我刚才明明……

“行了,咱们下去吧。”

刘斌打断了我的话,硬拽着我,就往楼下走。

他表情严肃,神色透露着几分慌张。

和孙姐之前的表现,如出一辙。

这种反应,让我更是好奇。

他们为什么都这么怕404?

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一直回到休息室,刘斌这才松了口气,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特别吓人。

“孙哥,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要看我不爽,就揍我一顿好了。”我苦笑一声,说道。

刘斌又好气又好笑,说:志勇啊,你知道我为啥生气不?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刘斌哼了一声:“我就不信孙姐没跟你说过那四个规矩。”

我知道瞒不过他,忍不住问,那四个规矩到底是什么意思,尤其是404病房,里面究竟藏了什么洪水猛兽?

“打住!”刘斌一挥手,语气凝重地说道,“有些事,不该打听的,千万别打听……否则你一定会后悔。”

后悔?

或许吧,但现在我心里却更好奇。

刘斌问我,刚才为什么站在404门口。

我说:刘哥,我说了你未必信。

“你先说。”

“我刚才在404看到了一个女护士……”

我把之前看到的,跟刘斌讲述了一遍。

刘斌听完后脸色变得阴晴不定,哆哆嗦嗦地抽出一根烟,放在嘴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刘哥,你觉得这是不是我看花眼了?”我问。

“应……应该吧。”刘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总之,以后别老在404门口晃悠。”

我没吭声,总觉得他有什么事还在瞒着我。

不,不光是他,孙姐肯定也知道什么。

“志勇我告诉你,在医院这种地方,因为每天都有人病死,所以难免有点邪门……不过,要说最邪门的,还属咱们D栋。”刘斌抽了一口烟,望着我严肃道,“既然选择在这种特殊环境上班,好奇心,该收敛就得收敛,以前有个守夜的同事,就因为跟你一样,结果就出事了。”

“出事了?”我心中一惊,“他怎么了?”

“死了呗。”刘斌淡淡地说道。

我脸色一变。

就因为好奇,所以死了?

这地方,不过是个大点的门诊,至于这么危险吗?

可能看出了我的担忧,刘斌咧嘴一笑:“你也别太紧张了,只要牢记那四条规矩,一般都没事——你看,我在这上了这么长时间班,不也好好的吗?”

我心想那倒也是。

既来之,则安之。

就凭这一个月五千块的工资,哪怕再诡异,我也得咬牙忍下去。

我把床铺,被套,全部弄好,无意间瞥了眼刘斌的床头,上面放了很多瓶脉动,有十几瓶的样子,笑着说:“刘哥,你还挺喜欢喝脉动的啊。”

“不喜欢,这玩意儿贵,还不好喝。”刘斌摇头。

我疑惑,说不喜欢,那你还买这么多?

“方便呗。”刘斌说。

我怔了怔,这才发现,每个脉动的瓶子里水,都是黄色的。

擦!

我捂着嘴,胃里一阵翻天覆地。

险些吐出来。

“刘哥,你也太懒了吧,厕所离这也不远!”

我恶心道。

刘斌厚着脸皮笑道:“志勇,你先别嫌弃老哥,以后啊,你肯定也跟我一样。”

“去,我才不会跟你一样。”我没好气道。

刘斌嘿嘿一笑,也不解释,催促我快两点了,赶紧去上厕所,过了这个时间,要么憋着,要么用脉动。

我正要问他,但想着他估计也不会告诉我,索性懒得再问,出门,去公共厕所解了个小手。

回来的时候,刘斌又在看球赛。

我对这类体育项目一直都没什么兴趣,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坐在沙发上,陪他一起看。

看了一会儿,困意不知不觉涌了上来。

朦朦胧胧中,我做了个梦……

梦到我又来到了404门口,把门给打开了。

里面站着之前那个小护士,她脸上什么都没有,却流着血,阴蹭蹭地望着我,一个劲地冷笑。

我问她笑什么。

她笑得更癫狂: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一边说,一般朝我扑了过来。

“啊!”

我惊呼一声,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刘斌正焦急地我望着我,用手在我脸上打来打去。

“刘哥,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我舒了口气,说道。

“305病房有病人死了,跟我上去。”刘斌沉声说道。

什么?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震惊地说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D栋经常死人,把你叫醒,是让你跟我一起把尸体抬到冰冻室去,天气热,怕腐烂了有臭味。”

刘斌平淡地说道。

跟着刘斌走出休息室,来到305病房。

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病人家属到了?”我好奇地问道。

“不是,是305的几个病人,看到室友死了,害怕罢了。”刘斌头也不回地说着,当头走进了305.

进去后,几个病人蜷缩在床上,捂着脑袋,一脸崩溃地大哭。

“都别哭了!”

刘斌大声吼道。

可是,他越吼,病人们反而哭得越狠。

刺耳的哭泣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就像玻璃割在黑板上,让人浑身不自在。

我这才注意到,中间的那张病床上,躺着一个人。

一个死人。

他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后脑勺靠在墙上,两只手往前弯曲伸出,像要抓住什么东西,嘴巴和眼睛都张得很大,死死地盯着前方,仿佛临死前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我倒吸一口凉气,全身汗毛直竖。

这种诡异的死法,就算是恐怖电影里都极为罕见……

“他是被掐死的,他是被那个人掐死的!”

一个五十来岁的病人,突然惊恐万状地叫嚷道。

我连忙问:“谁掐死他的?”

“一个小护士!!!”

病人颤颤巍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