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你从厨房到卧室

我想和你从厨房到卧室

我想和你从厨房到卧室

好吧,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一些,毕竟你在都市生活的时间长了,或许佣兵界的事情你依旧记得,但我劝你一下,这帮家伙可是弄到了不少棘手的东西,谨慎一些应该会好一些吧。

呆呆想了想,对刘迁说着。

棘手的东西?

刘迁皱了下眉头,道:有多棘手!

和化学有点关系,不用我多说了,你自己懂!

呆呆说道。

哦?化学么!有点意思,看样子这次慕容天是想我死啊,呵呵

说到这里的刘迁,邪魅的笑着,道:谢了,呆呆,我会小心的。

嗯,那我先挂了,有事随时给我电话。

呆呆说了一句后,将电话挂断了。

耸了耸肩的刘迁,看了一眼面前的韩氏集团,缓缓的眯了下眼睛,本还以为在狂狮帮结束之后,可以在江海市娱乐的生活呢,谁知道总有麻烦找来,慕容天啊慕容天,本来哥们已经忘记你是谁了,但你现在自己蹦达出来,那么

刘迁看了一眼手中的烟蒂,缓缓的丢到了地面上,抬脚碾压了过去。

不过,毒蛇佣兵团那帮余孽似乎也不简单啊,而我呢,好久没练过了,也是需要好好锻炼一下自己了,呵呵

此时的刘迁可没了巡视自己地盘的心思,毒蛇佣兵团他可是多次领教过了,这帮人心狠手辣不说,做事手段更是雷风厉行,甚至于这帮家伙最喜欢做的就是祸及家人,刘迁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韩子欣好好的考虑一下。

H文的产生di

上一次狂狮帮的事,刘迁可不想让她在经历一次了,毕竟她受到的惊吓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好不容易会转过来,刘迁只希望她能好好的,只要她好,那么他才能好!

驱动着奥迪R8的刘迁,飞速的调转车头,从韩氏集团的停车场开了出去。

迁哥怎么不去公司啊?

不知道,不过迁哥做事一定有他的理由,你管那么多干嘛!

也是也是。

几个保安目送着刘迁离开,只是刘迁的奥迪R8开走后不久,红着脸的许晴又回来了,她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奥迪R8,不由气的跺了跺脚后,这才回到别克里,将剩下的文件资料都抱出来,回公司去了。

青凤堂总部。

奥迪R8那多少有点拉风的身影渐行渐近,不少青凤堂的小弟都认得这辆奥迪R8是刘迁的坐骑,因此一个个都很客气的冲着路过的奥迪R8点着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至于车子里的人回不回应那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们的礼节可是一定要做到位的,这也是青凤堂的帮规之一,对外人或许不必如此,但刘迁,必须如此!

徐素青正在着手处理着关于江海市贩、毒的这件事情,她是道上的,又是现在整个江海市所有****的大姐头,因此她办起事来,自然要比江秋叶所在是警察系统来的更加利索,本身徐素青就不是一个喜欢墨迹的人,既然有了目标,她做起事情来,也是雷风厉行,让人颤栗的。

要不然,想她一个小女人,也不可能在刘迁来临之前,一个人就将青凤堂打造成了江海市最大的道上帮派了,可见徐素青的手段还是足以让很多人慑服的。

大姐头,迁哥来了!

就在徐素青忙碌着的时候,有小弟小跑着过来,提醒了一句。

来了?这么快!我才刚刚开始呢,难不成是来检查成果的?这坏蛋的心也太急躁了点吧,什么事不是一步一步来的。

徐素青没好气的嘟囔一声,只不过此时刘迁的身影已经走到了总堂里,他邪魅一笑,道:不是我心急躁,而是你办事太墨迹,好了,不跟你胡闹,今天我来是有正事要办!

又是正事,昨天那事不是很正吗,今天还有什么正事,难不成你还要扫.黄不成?

徐素青没好气的白了刘迁一眼,等等,这家伙千万别这样啊,要是刘迁什么都管的话,什么都要正三观,那么她这大姐头真的没办法做了,没了收入,没了吃饭的家伙,那么青凤堂的队伍肯定就散了,她这个大姐头最后肯定会演变成光杆司令,这可不是徐素青想看到的结果啊。

有些忐忑的徐素青,望着面前的刘迁,一时间心头也有点发寒。

谁让面前的这个坏男人,太霸道太彪悍了呢,做人做事总会给人一种压抑性的感觉,甚至于会让人有一种难言的感触升腾起来,总是会不由自主的被这个男人的节奏带着走。

我想和你从厨房到卧室

怎么,你真的希望我把你吃饭的家伙事都收起来?

刘迁邪魅一笑,走到了徐素青的面前,随手一挥,总堂里的不少青凤堂的骨干看到后,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就好像他才是青凤堂的当家一样,而不是一直自称着大姐头的徐素青!

不是,你说的正事又是什么事?

徐素青看到刘迁靠近,忍不住退后了两三步,面对这家伙她不得不如此,本身大姐头的风范在刘迁的面前,就被摧毁殆尽了,要是他还来,徐素青都不知道自己要不要主动献身,才能让这坏蛋给自己留点面子了。

有老对手来找我了,对了,慕容天你应该还记得吧!

刘迁点了一根烟后,坐在了徐素青的太师椅上,轻轻的点了一下肩膀。

吓!?

徐素青怔了一下,但看到刘迁的动作后,还是有些不太情愿的走到了刘迁的背后,伸出两只洁白如玉的小手来,为他捏起了肩膀。

用点力,没吃饭么?要不我请你吃大雪茄!

刘迁邪魅的笑着,背后的徐素青早就面红耳赤了,还大雪茄呢,估计刘迁说烤肠这妹子都能想歪了去。

记得,怎么能不记得险些让狂狮帮将我青凤堂灭掉的那个慕容家的少爷呢!不过,他没死吗?

连徐素青都以为,在当天刘迁糜战狂狮帮的时候,或许慕容天早该被流失打死了,但现在听刘迁话里的意思,慕容天应该没死,而且看样子应该还找来了不少的抢人,要灭掉刘迁!

但一联想到刘迁刚刚所说的老对手,徐素青顿时也来了兴趣,诧异道:等等,你刚刚说的老对手是?

毒蛇佣兵团听过么?

刘迁随手掸了掸烟灰,一边享受着徐素青这位御姐不太专业的按摩,一边将两条腿搭在了办公桌上,享受着,只不过在提到毒蛇佣兵团的时候,刘迁的眸子里还是闪烁出了一抹难以言喻的残忍意味来。

毒蛇佣兵团?

本还给刘迁老老实实按摩着的徐素青娇躯陡然一颤,想来不仅她熟悉毒蛇佣兵团,估计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问一下,是个人都应该知道。

这毒蛇佣兵团可是当年伊拉克花了极大价钱雇佣的一只超级雇佣兵,在美帝进攻伊拉克的时候,更多的时候,都是毒蛇佣兵团冲在前线,造成美军死伤无数的也正是这个让人提到后就闻风丧胆的毒蛇!

要知道这可是由各国特种精英退役后组合成的一个超级佣兵组织,每一个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单兵作战能力,可以说毒蛇的扬名之战也是在伊拉克的战场上打响起来的,而且,这个佣兵团也是让美帝最头疼的一个佣兵团之一!

可以说毒蛇做了很多很多让世界很多人都眼前一亮的事情,尤其是毒蛇佣兵团偷袭美帝军营,在其中烧杀抢掠的视频更是在网上广泛传播,一直到现在,很多人都将毒蛇佣兵团视作洪水猛兽,毕竟这帮人手段实在是太过狠厉了些。

我想和你从厨房到卧室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前两年,毒蛇佣兵团好似是一夜之间就烟消云散了一般,据传说是一个代号为狼的男人,一个人冲到了毒蛇佣兵团,将毒蛇佣兵团的多数人挫骨扬灰,而据传说,这毒蛇佣兵团似乎只是因为辱骂了一个叫小医仙的女人,至于事情的真假,无人能分辨,但毒蛇佣兵团确实从此后销声匿迹了。

要知道那可是连美帝都头疼,剿灭多次都没有成功过的毒蛇佣兵团啊!

至于毒蛇佣兵团的忽然消失,传闻也有很多,不过至少在那时候,很多人都记住了一个名字狼!

听过,不过,你说他们是老对手,难不成以前你也是雇佣兵?

对啊,怎么没想到呢,一时间有些恍然的徐素青陡然想到了刘迁那彪悍的身手凶悍的手段,不正是铁血军人才有的吗,而且看起来还是其中的兵王才会有像是刘迁这样的表现,甚至还有很大的可能不如他。

你猜?

刘迁邪魅的笑着,眸子隐隐有些发绿,话说任何男人看到徐素青这位皮衣控妹子,总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某些不健康的画面吧,眼绿也是很正常的。

但,这仅仅只是色狼的表现,可在徐素青的脑海里,却呈现出来的是一头来自于上古时期的凶兽贪狼,她一时间忍不住捂住了小嘴,道:等等,难不成那个狼的传说是真的!?

陡然听到狼这个词汇的时候,刘迁的身体猛地一僵,旋即又回复了正常。

那些都是扯淡的事,你也信?

刘迁耸了耸肩,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从兜里掏出一张清单来,递给了面前的徐素青,道:帮我准备一下这上面的东西!

接过清单的徐素青,目光有些复杂,望着面前的男人,她甚至都没有去看一眼清单上的内容,只是拍了拍手,就看到有小弟走了过来,接过了徐素青手中的清单去准备了。

此时的徐素青一双妙眸紧紧的盯着刘迁,绕是她也清楚,刘迁在肆无忌惮的盯着她那完美的娇躯,不过她不介意,反倒是有些骄傲的挺起了****来,任由这家伙肆无忌惮的看着。

可徐素青的心里却在想着一个问题,狼,刘迁总是自称血狼,难不成他就是那个传说中在中东创造出了无尽神话的血狼佣兵团的团长吗?

血狼佣兵团别看只有四个人,但这四个人除了一个年纪比较小的黑客之外,其他三个人,每一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强人,但血狼太过神秘,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血狼的存在,到底是真是假,没有亲眼见过的人,永远都不知道血狼佣兵团的诡秘强大。

连徐素青得到的消息来看,也只是血狼佣兵团的只言片语,根本就分析不出来里面的任何情况!

但这些年血狼所做的事,她却也是知道一二的,只是那些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很多时候,不仅是徐素青,连无数军界的精英都怀疑,那些事情做出来,到底还属不属于常人的范畴。

H文的产生di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刘迁见徐素青盯着自己,一双妙眸流露出复杂之色来,他不由邪魅一笑,走到了徐素青的面前,一把揽住了这女人的小蛮腰,惹得还在思绪中的徐素青惊叫一声,道:你干嘛!

你说我想干嘛!

刘迁的一只手肆无忌惮的拍打着徐素青的屁、屁,道:我可是很听话的,按照你的要求,这附近可没人哦,桀桀

陡然间听到刘迁的笑声,徐素青的小心肝嘭嘭嘭的狂跳着,只个道:你,你别这样?

不这样,那难道这样!?

呀,这样更不行,不行不行,快把你的手拿开,刘迁你讨厌啊你,呀

鬼叫什么,咦,没想到你还挺有料的,这里很不错哦,可比你的小屁屁还要弹呢!

刘迁,够了,真的够了,别在这样了好不好,求你了

站在青凤堂外的一帮精英,一个个恶寒的尽可能的要堵住自己的耳朵,总堂里传来的娇喘声实在是有点大啊,这可是大白天啊,不至于这么急****,有伤风化啊。

不过,这帮青凤堂的精英级也算是再一次体会到了刘迁的霸道和强势,要知道昨天刘迁走后,徐素青回来,一如既往的恢复到了往日里的铁血娘子风范,各种雷风厉行的手段推出来,以至于很多青凤堂的小弟都有点受不了那苛刻的厉法!

徐素青就是徐素青,谁若不服,当即立断,帮规处置,手段铁血狠厉,给不少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都知道,这女人是不能得罪的。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位铁娘子,在刘迁的手中,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就这样被制服,犹如乖宝宝一般,在他的怀里承欢着,就那么沉沦了。

不是起初拿着清单准备家伙的小弟,一脸茫然的走回来,可能总堂里的两个人,甚至会上演一场全武行吧。

不是,大姐头,这上面的东西,都是什么,为什么一样都找不到啊?

有小弟走进来,将刘迁起初交给徐素青的清单递了过来,徐素青面红耳赤的接过来看了一眼,还别说,这小弟真的没撒谎,刘迁要的东西很多都是奇葩,连听都没听过,但一看名字,就知道很厉害的样子啊。

什么龙头锁、鬼头匕、血炼匕、赤血刺等等,听名字就霸气,但真的没听过啊,搞的那小弟一脸怕怕的看着刘迁,生怕迁哥生气啊。

算了,都是专业术语,你可能不太明白,走吧,带我去看看你的军火库!

刘迁无奈的耸了耸肩,对此时的徐素青邪魅一笑,道:就咱俩人去!

还来!?不,我不去了,那什么,你带迁哥过去吧,我就不去了,真的不去了

徐素青连忙摆手摇头,在去的话,她不要丢死人了,现在的她裙摆都湿透了,这要是给那帮小弟看到了,她这大姐头还要不要做了,丢死人了!

我想和你从厨房到卧室

真的不去了?

刘迁多少有点失望,哥们又不是洪水猛兽,至于这么怕怕么。

嗯嗯

急忙摇头摆手的徐素青,连忙回到了自己的太师椅坐上去,可一坐上去,小屁、屁都是湿的,黏黏的好难受啊。

那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刘迁无奈,只好在那个小弟的带领去,去了青凤堂的军火库扫货去了。

看到刘迁一走,徐素青急忙站了起来,到了一侧的卫生间去换洗去了,直到刘迁挑好了装备离开,她都没敢出来,太丢人了啊。

走了?

当徐素青出来的时候,对那领着刘迁去挑军火的小弟小声的询问着。

走了,大姐头。

那小姐点了点头,也是一脸醉醉的神色,道:大姐头你不知道,刘迁要的装备,全部都是他自己组合的,就那个赤血刺,竟然是军用匕首加上了三菱军刺的组合,怪不得我找不到呢,不过,我刚刚可是看了,迁哥组合后的武器,威力何止是提升了一点半点啊,真的很厉害,要不我们以后也用组合武器出去砍架好不好?

砍你妹啊,现在江海市还需要你砍架吗?滚一边去!

徐素青没好气的骂着,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太师椅上,不过旋即她又有些古怪道:刘迁到底和血狼有什么关系呢?

那小弟一脸讪讪的退了出去,不过对于刘迁组合武器的手段,还是很佩服的,每一件都是组合型的,每一个的威力起码都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了几个档次的伤害能力,这绝壁厉害啊。

叮铃铃

就在徐素青还在联想着刘迁真正身份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刘迁的,徐素青不由接听了过来,古怪道:又想干嘛?

当然想干了,怎么,你也想?

一听电话里刘迁的话,徐素青整个人都不好了,面红耳赤的,这也能联想到那方面去了,行,刘迁你厉害!

说正事,又叫我干嘛!

徐素青咬着牙回应着,某人那充满了内涵的问题。

帮我好好盯着最近江海的外来人口,哦对了,你只要盯着几个彪形大汉就成了,他们都是白人!

刘迁邪魅一笑后,道:有任何情况,给我打个电话!

好吧。

徐素青在听完刘迁的要求后,急忙将电话挂断了,废话,不挂断不成啊,要不然又被这坏蛋调戏了咋办,火上来了,他又不负责浇灭,搞的徐素青也是半上半下的,很不好受。

这女人,什么时候学会挂我电话了!

刘迁轻笑一声,还是在徐素青挂断电话后,第一时间给呆呆去了个电话。

呆呆,帮我观察一下最近慕容天还有那几个毒蛇佣兵的动静,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喜欢伺机而动的人!

知道,你这家伙就喜欢主动出击!

最好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你应该也清楚,现在江海市这边,我的顾虑太多了。

H文的产生di

好,等我消息!

谢了!

在跟我这么客气,别说你认识我!

好吧!

挂断了电话后,刘迁轻轻一笑,有这几个兄弟,真好!

等刘迁开车回到了别墅,准备去上次团灭狂狮帮的地方,演练一下自己的手段时,某人看到了某个狡猾的妹子,此时驱动着一辆悍马已经回到了别墅里。

今天没出去?咦,这一包都是什么!给我看看!

李小萌诧异的看着笑眯眯盯着她的刘迁,心里也是怪怪的,现在的李小萌可不敢将自己的照片在给这坏蛋了,谁知道这坏蛋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她急忙走到了刘迁的身边,本想绕开的,可还是耐不住那一包看起来很重的东西所带来的好奇心。

自己翻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刘迁邪魅一笑,望着这狡猾的妹子,哼哼,上次的承诺可不能那么轻易的让她跑了,刘迁本就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作为他的朋友,怎么可能耍无赖呢!

哦?

李小萌还是没忍住,走到了刘迁的背包旁边,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刘迁后,缓缓的将包上的拉链拉开了来。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