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鸢慕笙诃免费阅读小说 沈鸢慕笙诃第2章

沈鸢慕笙诃免费阅读小说 沈鸢慕笙诃第2章

沈鸢慕笙诃是著名作者樱桃胖橘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说完,下一秒,便从车里传来男人悦耳的声音。

《爹地花式宠妈咪》 第2章 小星星 免费试读

“要要要!”沈鸢启动了车子,语气急切中带着讨好:“我现在马上去幼儿园接星星!”

电话那头的李雪没好气地吐槽她:“幼儿园早就关门了好不好!我带着星星回你家了,赶紧回家!不然我就把你闺女拐走了!”

沈鸢还没来得及回话,电话另一边的人就换了,一道稚嫩的童声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妈妈!”

沈鸢脸上情不自禁流露出宠溺的笑容,声音十分柔和:“星星乖,吃饭了没?妈妈马上就回家了。”

“吃过了。”星星乖巧地回答,还不忘担心嘱咐:“妈妈你别急,开车要小心哦,我不会被小雪阿姨拐跑的。”

“小星星你过分了!跟着小雪阿姨有什么不好?”

“小雪阿姨特别好,但是全世界妈妈最好!”

……

听着电话那头两个人的嬉笑打闹,沈鸢不由得笑出了声,在沈家变得沉重糟糕的心情此时也轻松起来。

她恨不得下一秒就回到家中抱抱她的小天使,无奈城市交通不给力,恰逢下班高峰期,硬生生在路上堵了一个小时才到家。

等她推开门,就看到星星抱着玩偶,缩在李雪的怀中睡的一脸香甜。

沈鸢走过去,轻手轻脚地抱起星星,把她放到了床上。

抬手拨了拨星星脸上的发丝,沈鸢低头看她,满眼都是温柔。

她现在在国内一家大型珠宝公司上班,刚从一个小助理晋升到设计师,还处于试用期,所以压力非常大,加班熬夜都是常有的事情。

还好星星一直都懂事,每天乖乖的不哭不闹,还会在她熬夜的时候端上一杯水。

不管工作有多累,只要看到星星,她的心情都会瞬间变好,在外拼搏变得冷硬的心也会软成一滩水。

“幼儿园今天做游戏,星星玩的很开心。”见她关上星星的房门出来,李雪递了一杯咖啡给她,笑着提起幼儿园的事情。

沈鸢接过,看着李雪的眸光中泛着感动:“小雪,谢谢你……”

这句谢谢是真心的,李雪是她高中就玩在一起的朋友,每次自己没空去接星星的时候都是由她帮忙来接送星星的。

每次沈鸢忙的脚不沾地,无暇去接星星放学时,李雪都会帮她照顾星星,为她解决了不少麻烦。

“打住,别和我玩煽情。”李雪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随后收起了笑容,有些担忧:“你今天和你爸怎么说的?真要替沈茜茜嫁给那个慕笙诃吗?”

“嗯。”沈鸢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

“你爸真不是个东西!”李雪恨恨地骂了一句,为沈鸢打抱不平:“他舍不得沈茜茜,凭什么就要你跳进火坑啊!”

“他早就不把我当女儿了。”沈鸢笑了笑,垂下的眼帘看不出什么情绪来:“至少我能拿到沈氏的股份,这个买卖我也不算吃亏。”

“可是……”

“不管怎么样,沈氏我是一定会拿回来的。”沈鸢语气低沉却也坚定,她冲着李雪笑了笑,安慰她:“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李雪欲言又止,满腹担忧,可她也知道沈鸢下了决定就不回头的性格,只能将劝阻的话咽下,只留下对沈鸢满满的心疼。

慕家别墅中,慕家的人都在客厅相对而坐,默默无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诡异。

最终坐在上位的中年人不容反驳地开了口:“笙诃,和沈家千金的见面定在了明天下午六点,你好好准备一下。”

这是慕家现任家主,慕乾广,也是慕家最有话语权的人,做出的决定容不得任何人反驳。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慕家人齐刷刷看向了坐在最边缘角落里的男人,目光中夹杂着戏谑,幸灾乐祸,轻蔑等等情绪。

男人本来在低着头看书,似是察觉到了这些目光,他抬起头,掀起眼帘一一看了回去。

他的长相极好,面部轮廓如同刀削般精致深邃,恰到好处的眉眼像是被精心雕刻出的艺术品,透着一股精致和尊贵来,一双漆黑的眼眸如同寒星,凌厉又冷漠,令人不敢直视。

如果只看面容,他无疑算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时下娱乐圈最火的男星都比不上他的英俊。

只是他浑身充斥着阴郁森冷的气息,令人看着便心生不适。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他的腿……

他的目光太过冷冽,慕家的人心中一凛,不自在地挪开了目光,视线不自觉地便落到了他的腿上。

慕笙诃坐在轮椅上,在场所有人的表现落入他的眼中,但他漆黑如墨的眼眸中却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薄唇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来:“我一个瘸子,有什么好准备的。”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没等慕乾广开口,慕家的二少爷慕鸿逸便迫不及待地讥讽道:“虽说爸爸本来看上的是沈家的大小姐沈茜茜,但你也要体谅一下沈家,人家千娇万宠养大的大女儿,肯定是不舍得嫁给你的。”

想到刚才沈天禄在电话中说的话,慕鸿逸就觉得心中解气,语气中的恶意便更加明显:“倒是那家的二小姐,单身妈妈和不能生育的瘸子,简直就是绝配。”

“好了。”一直等到慕鸿逸将话全部说完,慕乾广才不咸不淡地开口制止:“虽说沈鸢的名声是不太好,但在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美人。”

他说完,直直盯着慕笙诃,不放过他的任何反应。

慕笙诃看出他眼中的警惕和防备,心中不由得嗤笑一声。

他的这位大伯防备心倒是真的重,这都快十年了,还是这么不择手段地盯着他,试探他,生怕他有一丝崛起的机会。

心中不屑,慕笙诃的面上却不露半分声色,不以为意地点点头:“知道了,我明天会去的。”

这就是答应了这桩婚事了。

慕乾广松了一口气,眼中的警惕也消散许多。

但毕竟沈鸢在上流社会的名声实在是不怎么好听,他让慕笙诃娶这么个女人,总要再给个甜枣尝尝。

他看着慕笙诃,眼中也露出几分笑意来:“之前一直不同意你搬出去,也是怕你无人照顾,等你结婚了,我自然就放心你和妻子搬出去另住了。”

“嗯。”

慕笙诃微微颔首,不再多说,示意身后的助理把他推回房间。

“老大,他实在是太过分了!”一关上门,助理杨文就恼怒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