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txt格式的小说软件 美女师尊呻吟

可以txt格式的小说软件 美女师尊呻吟

陈绪这句话刚说完,他就发现,苏灿的眼泪已经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

她满脸委屈地看着陈绪,“你这是在赶我走吗?”

陈绪感觉此时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什么叫…赶…她…走?

她分明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啊。

“不是,你先别哭啊…你看,我这里这么小,哪有你睡的地儿?而且你一大姑娘在我这久待声誉也不好呀,你说是不是……诶你别越哭越厉害啊,不然被邻居看到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呢。”

陈绪渐好的头又开始痛起来,没想到自己醉酒竟然带回来了一个碰瓷的。他不禁想到了安徒生童话《小红帽》里的狼外婆。

灿灿小海螺不会这么腹黑吧,陈绪一时颤栗。

“好吧,你说说,你想怎么样?”陈绪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一哭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我只想…呜呜…我只想留在这里…我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苏灿停止了哭泣,吸着鼻涕看着他。

陈绪一手搭着墙,一手扶着额头想了想,最后看着沙发上的苏灿,“好吧,你再次赢了。那我们走吧。”

“又走?不是说不走了吗?”苏灿瞪大了眼。

“我们去给你买些日用品还有换洗衣物啊,不然你想一直用我的啊。”

“也是,那好吧,我去换衣服,你等等我。”

陈绪看着她跑开的背影,脸上露出沉思,他在想,她真的适合待在这里吗?

一出单元门,温暖的阳光便欢快地洒在了他们的身上,不止他们,房屋呀,路面呀,商铺呀,都像是覆盖了一层金色的细沙,闪着柔和的光芒。

没想到,昨晚的风那么大,今天的天气依旧这么好。

陈绪望着在明媚阳光照耀下显得如此晶莹剔透的树叶不禁感叹道。

“是啊,这么好的天气,就是该出来四处走走。”落在后头的苏灿跟了上来,笑着对他说。

“我说,你不是会上天么,现在就给你个机会表现表现,让我开开眼。”

“法宝掉啦,上不了啦。”苏灿乐呵呵地小跑起来,她瀑布般滑顺的长发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晕。

“嘁,就属你嘴最贫。”陈绪一脸无奈。

“还愣着干嘛,快来啊,我要吃雪糕!”才一会儿,苏灿便离陈绪百米开外了,她左手放在额前挡太阳,右手则朝他这边热情地挥舞着。

“我没钱!”陈绪不客气地喊回去。

终究还是斗不过她啊,公交车上陈绪看着坐在自己左边舔雪糕的苏灿想。

“你要吃一口吗?”苏灿把雪糕递到他的面前。

“去去去,拿开,我才不吃。”

“不吃拉倒,我还不给你吃呢。”说完下一秒她就把雪糕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陈绪用余光打量着旁边这个像风一样的女孩,她到底来自哪儿呢?怎么随随便便就轻易信了人,傻乎乎的,干什么都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正当陈绪出神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阿彪的短信。

“那个…灿灿…我朋友找我有些事,我可能要…”陈绪怕苏灿以为自己反悔,又在公车上大哭,所以话说得甚是小心。

“朋友啊,那走吧,我们去。”

“额…我的意思是…我一个人…去。”陈绪有些傻眼,这姑娘是真的就这样一根筋,还是本来就缺根筋,为什么她的回答都如此出其不意?

“那可不行,你自己去,我怎么办?我看你分明就是想丢下我,”苏灿边说边用手捅着自己的心窝子,“心好痛啊,你竟然想丢下我。一个女孩子,多危险啊,万一被坏人拐跑了怎么办?”

“下一站下车。”陈绪是真的不想再说啥了,反正不管是哪次自己根本就没赢过。

积满水渍的狭窄街道穿插在栋栋陈旧的楼房内。

这里居住的人不多,大部分房屋都是废弃已久,偶尔才能看见几只出来溜达的猫咪。

就连这里的空气都有种颓废的气息。

陈绪看得出有些不适应的苏灿,从进这条小胡同开始,苏灿就一直挨着他,手也紧紧抓住他的衣角。

“看吧看吧,说了让你别跟来,这下害怕了吧。”陈绪总算能嘲笑她一回了。

“谁说我害怕了,我只是有些不适应罢了。”苏灿撅着粉嘟嘟的小嘴倔强地说。

“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在这种地方把你……”未了陈绪还不忘做一个yín荡的表情。

这回轮到苏灿笑了。

“你笑什么?”陈绪不解。

“我还真不怎么信,难道你忘了早上你那怂样了吗!”

“……”

“哈哈哈哈……”

“别闹,我们到了。”

陈绪停在左转的口子上,好友的处所就位于这条路百米不足的尽头。

好友跟妻子就是在这经营手工豆腐作坊维持基本生计的,门口旁搭起来的小帐篷,应该就是他们的简易作坊了,陈绪对苏灿这样解释道。

“现在科技这么高,为什么还要手工?而且这里人这么少,哪里会有生意?”苏灿对此显得很疑惑。

“我也提过更新设备这个建议的,但他们俩坚持要做纯手工,这样口感才佳,比机器做的更有味道。至于为什么要选在这,大概是为了安逸吧。”

说完陈绪准备带着苏灿过去,正巧,一个黑色人影从里头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