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中医诊所 上课同桌把手放我胸

老中医诊所 上课同桌把手放我胸

落苏看着她,叹了口气。

“殿下要的只有这个结果,如果殊影你没有做到,那么,殿下也一定会让殊影成为,‘舍己为人’的良民。”

郁唯楚认命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

她生生的叹息了一声。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走罢,带我去死一死,也许我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落苏的唇角抽了抽,倒也没再说些什么,走在前头领路,带她到了正殿。

她一来,视线往屋内一扫而过,便将屋内排座的人,看的清清楚楚。

寒墨夜坐在主位上。

与外出的衣着不同,他在府里喜欢穿黑色大袍。

他的眼神幽深寂静,俊美精致的脸上,丝毫没有波澜起伏,只有淡漠的神色。

见她们迈步进来,他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掀一下,淡淡的望了过来。

有位身着深粉色,三千发髻半盘起,光洁的额际上,配饰着银锁珍珠的姑娘坐在他的左手边。

她的双眼甚是明亮耀眼,微微一笑间,娇俏无比,甚是惹人怜爱。

郁唯楚跟着落苏迈步走过来。

落苏朝莫寒夜和文西郡主洗礼。

郁唯楚似乎还没有进入状态,呆呆的看着文西郡主,没有行礼。

落苏,“……”

她异常尴尬的扯了扯郁唯楚的手袖,暗中提醒道。

“殊影,行礼。”

郁唯楚完全无动于衷。

文西郡主唇角上的弧度一敛,不满的朝寒墨夜瞥去,娇嗔道。

“夜哥哥,你的下人好无礼,竟就这般盯着人家看,你快罚他。”

郁唯楚一袭男装,梳得也是男装发髻。

而她的脸型属于不阴不柔,算不上精致,眉宇间甚至还带着几分英气,不开口说话,任谁看了都觉得,她是个男人。

文西郡主偏生是个姑娘家,自然不满郁唯楚这么盯着看。

寒墨夜望向郁唯楚,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郁唯楚却是突然动了。

她径直走上前来,居高临下的盯着文西郡主看。

她其实生的也俏。

尤其是她那双眼睛,大而明亮,仿若天然的黑宝石,不须任何的装饰也能使人沦陷其中。

加上,她现在是男装打扮,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文西郡主瞧,别有一番说不出的俊俏。

文西郡主刷的一下红了脸,却是大声呵斥道。

“你想干什么?!”

没有人拦着她,也没有人说她什么,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就诡异起来了。

郁唯楚盯着她,忽然出声,很诚恳的问。

“郡主,你确定,要这么想不开么?”

文西郡主脸上的怒意褪去,一脸茫然。

“你这是什么意思?”

郁唯楚伸出了手,从她精致的脸蛋,曼妙的身材,一路比划下去。

她的脸上流露着不忍,语气叹息道。

“郡主生的如此美貌,我惊为天人,在下实在是不忍心,看郡主受苦,所以,大着胆子,问上郡主一句,您确定,您真的要喜欢璟然殿下么?”

文西郡主不知郁唯楚葫芦里卖什么药。

见高位上坐着的男人,朝她这边看过来,她的脸蓦然烧的更烫,不胜娇羞的道。

“我,我当然确定,我喜欢夜哥哥了……”

郁唯楚痛定思痛,一脸惋惜的望着眼中的美貌女子。

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一定是被铁门夹了脑袋,才会看上这么个冰块脸。

冰块脸生的的确好看,俊美惊艳。

但人类毕竟还是恒温动物,温度过低那是要被冻死的节奏啊。

她眸中流露着深深的同情之意,文西郡主被她吓得一脸惊悚。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

郁唯楚不答。

她转了身子,走上高位,站到了寒墨夜的身边。

男人淡漠的视线投在她的脸上,目光淡淡静静的,没有多少情绪。

像是在静观着她,到底要做些什么。

郁唯楚深深的呼了口气,随后猛地倾身,在男人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她亲完也不管男人的眸色有多沉,朝着一脸呆滞的文西郡主,傲然挺胸道。

“殿下他,喜欢的是男人。郡主此等美貌,为了个小受,做人妖有点可惜了,你还是打道回府,挑个男人随便嫁了,不要再来找殿下了,殿下给不了你幸福的。”

文西郡主倏地惨白着脸。

她不敢置信的看了看默着不说话的寒墨夜,又看了看一脸傲气的郁唯楚。

想起这些年来,寒墨夜对她的冷冷淡淡,似是明白了什么。

她猛地站起了身子,一脸的不可置信却又释怀。

“我,我就说为何你会不喜我,原来你……原来你们……原来你……你……!”

许是后边的话太那什么,只见文西郡主一跺脚,骂了句太恶心,转身便领着两个侍婢离开了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