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珠play小说 一天不喝水不尿正常吗

滚珠play小说 一天不喝水不尿正常吗

他突然慌乱的推开了我,踉跄的退后了两步,迎着我探寻的视线,恼羞成怒的将手中的睡袍甩到了我的脸上。

我靠着墙壁站在那儿站了许久,直到腿都麻了,才扯下盖着脸的睡袍,裹着未着寸褛的身子脱力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尊严尽失,颜面扫地。

我穿上了衣杉,他房间紧闭着,不知道在做什么?或许已经睡了。

明明那么累,可是躺下的时候,脑海里总是想起刚才疯狂的一幕幕,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更让我想不明白,明明结婚的那三年,帅钦确实那儿没有任何反应,怎么突然今天就有反应了?

而且这混蛋,挑起的火,却不负责熄灭。

也突然意识到,在这段失败的婚姻里,我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

现在想来,我完全不清楚自己曾经的丈夫为什么得了这个瘾疾,也没有和他一起去看过医生。

他不提,我就从来都不问。我应该问的,即使他会生气愤怒,我也应该问问。

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了,这一夜对他对我来说,都只是一个意外,今晚过后,我和他的关系,只是前任。

小宇病了整整一个星期才好全,我心疼的看着孩子瘦得没几斤两肉的小身板,眼睛又红了。

“你爸爸没给你饭吃吗?怎么都瘦成这样?”

孩子亮晶晶的大眼看着我说:“我要妈妈喂小宇吃饭,小宇想妈妈,就悄悄一个人跑出去找妈妈,可是下好大的雨,又被大坏蛋抓回去了。”

他称帅钦是‘大坏蛋’,我心里也有一丝自责:“那是小宇的爸爸,他虽然凶了点儿,但不会真的伤害小宇的。”

“爸爸不让小宇见妈妈,就是大坏蛋!”

我轻抚着孩子的头发,笑说:“傻孩子,爸爸是爱你的,你要相信他,他会保护好小宇。”

小宇偏着头认真的想了许久,又问:“那爸爸也爱妈妈吗?他也会保护好妈妈吗?可是为什么小宇看到他好凶对妈妈呢?”

我强硬的挤出一个笑容:“那个,是妈妈和爸爸闹着玩的,爸爸妈妈都爱小宇,会一起守护小宇,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长大。”

“看他表现吧!”小宇像个大人般扬起了下巴。

我不由笑了出来,轻抚着他的头。

帅钦几乎不会再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这种虚妄的期待。

公寓和三年前几乎没有怎么改变,没有来得及带走的旧东西,会让我总忍不住拿出来看看,擦擦。

我是他笼子里的囚鸟,禁锢了三年,早已忘了如何翱翔。

那天下班,我照常去接小宇,突然手机接到一条短信。

是一张照片,帅钦与另一个女人的照片。

我知道他身边有很多女人,只是照片上的这个女人不一样。

墨黑的微卷发,又白又高挑,好看精致得像个洋娃娃。

搂着帅钦的腰,仰着小脸满是迷恋与幸福,好像在与他说些什么。

而帅钦,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笑容,宠溺中带着温柔。

心口狠狠被刺痛了一下,手机突然响了,我深吸了口气,接了电话。

安泽浅笑:“我知道你又搬回和他从前的公寓了,可你觉得帅钦还会回到你的身边?沈余,别傻了,你从一开始,就是他叛逆的武器,不可能对你有真心。”

“安泽,就算我和帅钦不可能,也不会和你有什么。”

安泽冷笑:“没关系,我会等你回心转意,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谁才是真心爱你的那个男人。”

“我不想听你挑拨离间,胡说八道!”我狠狠掐断电话,告诉自己,不要相信安泽说的任何话,不能再重蹈覆辙!

将小宇接回来,失魂落魄的给孩子做了饭,才发现糖当成盐放了。

怪不得小宇不肯吃,干脆叫了外卖,待小宇睡下后,我问陈柯要了帅钦的电话,踌躇了半晌,才给他拨了过去。

谁知那端是个女人接了电话,声音甜美:“请问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