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秀琴和秀美txt小说 让他看着我是什么歌

孪生秀琴和秀美txt小说 让他看着我是什么歌

宁儿不曾想一进北苑的大门,就看见子昙垂手而立,望着方才她烧烬的那团纸钱。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站在北苑门口不知是进是退。

“进来吧,九泉已经和我讲了,这也难为你一片孝心。”

子昙开口,声音并没有明显的不悦。宁儿慢慢向他走了过去,此时霜月在怀,正式刺杀子昙的好机会。只是九泉不在,也不知道九泉的去向,若是半途被发现,凭一己之力,着实难以对付他们主仆二人。所以宁儿紧握的拳头慢慢舒展开了。

“怎么又回来了呢?”

话锋一转,这时的子昙语气好似一记凛冽的寒风,刮得宁儿生疼。宁儿知道讲话必须小心,稍有不慎就会引来杀身之祸,自己的小命不足为惜,但莫要耽误了主子的大事,宁儿心中如是想。

“回公子,宁儿本事离开了,但怕这明火不灭引来走水之灾,这才折回来看看。”

宁儿只希望没人看见她是怎么离开又是怎么回来的。

“呵,原来如此,近日府中会来很多人,你也帮九泉多长个心眼儿。去吧,我自己在这坐一会儿。”

只单单一个“呵”字,宁儿已经觉察出他的不信任,只是为什么不喊九泉出来拿下她?宁儿很是不解。看来她在这昙心阁的日子将会越发的举步维艰。从北苑出来的一路上,宁儿都下意识的摸着怀中的霜月,她知道与主子约定的大限之日很快就要到了,她得赶快行动早早回去复命才行。

宁儿如约先去找九泉同她一起收拾房间,但关于子昙的事却只字未提。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入夜。点上青灯一盏,宁儿坐在自己的房间内,四下已无他人,将霜月从怀中掏出轻轻抵在自己的唇上。

“霜月啊霜月,自记事起你我就在一起了,可是何时你才能不再同我厮杀在这血雨腥风之中?”

满目惆怅,道不出的悲哀。

贵客来临的日子终是到来,看子昙的样子就该知道。一改往日清新寡淡深居简出的性格,早早的就落座在中堂之上等待。宁儿垂手立于子昙身侧,九泉则出门迎接远方的贵客。这本是一个绝妙的机会,怀中的霜月似乎也在嗜血的叫嚣,怎奈宁儿刚要将手探入怀中,就听见门外熙熙攘攘在九泉的带领下进来了很多人。她只得含恨将手垂下。

“九泉姑娘许久不见还是这样明艳动人,你看看我,早就成糟老头子了,哈哈哈!”

“吴大人真爱说笑,您现在可是朝堂上的中流砥柱,可千万别说老。若是您老了,朝廷怎么办?”

“哈哈,王大人、李大人你们看看,九泉姑娘说话就是不一样。”

“大人过奖了,前面就到了,公子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好几天前就命我们收拾出府上最好的客房接待几位。”

话音刚落,来人依然进了中堂,宁儿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为首的这位不就是高澄那厮的心腹之人,位居三公之首的吴太尉么?此人原本只不过在建邺城经商,不知怎么就攀上了高澄这高枝,从此进了朝堂,平步青云。

现在不仅是高澄的人,更是皇帝身边为数不多能够说上话的宠臣。若是宁儿没有记错,这堂堂三公之首的吴太尉有个小女儿嫁给了高澄做妾,还真是为难这小老儿了。其余两个宁儿并没见过,看这唯吴太尉马首是瞻的样子,也不过是两个想要攀附权贵的芝麻官罢了。

吴太尉笑哈哈又小心翼翼的前来同子昙作揖问好。

“公子多年未见,别来无……这位是?”

吴太尉一抬头突然看见了宁儿的这张脸,不禁心下大惊!连忙问子昙。

“哦,这是我最近收的丫头。”

子昙只轻描淡写的将宁儿的身份一带而过。

“哦哦,哦哦,在下唐突了,呵呵,呵呵。”

吴太尉从衣袖中掏出绢帕擦着冷汗,他怎么会料到在此能见到霜月之主。今夜一定要找公子好好聊上一聊,现在公子的抉择对齐王很是重要。

“王上可还好?”

子昙问道。

“不瞒公子,王上体弱多病又上了年纪,已是弥留之际,怕是时日无多了……最近还时常念叨着公子呢,说想在有生之年还能与您见上一见,当年将您送到陈国很是愧疚……”

吴太尉提起王上,不禁两眼忧愁,轻轻擦拭眼泪。

“齐王可好?”

子昙问过王上,便问齐王,中间跨过的,便是自己的父王“渤海王”。

“哎,公子与齐王同母连心,您远在陈国,齐王岂会好过……”

吴太尉长吁短叹好不惹人叹息,可惜听得人却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