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门传人夺月姹女 重重地抵了进去

巫门传人夺月姹女 重重地抵了进去

“你女人?”黎鸿涛蹙眉,眸光有些阴翳的看着黎复片刻,才收回了视线。

仿佛才反应过来一般,他的眸光扫过一旁的陆槿,有些意味不明,半晌之后,才说道:“给她钱,让她滚。”

黎复一张俊脸有些寡淡和倨傲,说道:“这我说了算。”

说罢,似是懒得看黎鸿涛一眼,牵起陆槿的手,竟是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你…你…孽子!”

出来之后,便听到黎鸿涛的怒骂声,黎复脸色淡淡的,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道:“小七是他以前喜欢的人,常梳着马尾,你不用在意。”

“好…”

……

坐在车上,陆槿眸光不自觉的看着身旁的男人,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那个,照片的事情,谢谢…”

闻言,黎复转眸,看向了她,眯了眯眸子说道:“只有谢谢?”

听到这话,她顿时眸子一紧,有些防备的看着他,说道:“说过只是假未婚妻的…”

见此,男人笑了,那湛黑的眸子当中仿佛破碎出一抹光亮一般,伸手,捏住了她软乎乎的脸蛋,故意有些似笑非笑道:“你怎么总是在想这件事?”眯了眯眸子,似是在思量,半晌才继续说道:“以后,离那个齐默远一点,还有她未婚妻,照片的事,她脱不了干系。”

“哦…好…”未婚妻…慕珂吗?果然是她…

她瞥了男人一眼,见他笑了,莫名的心里放松了许多,还以为那晚拒绝了他就真的生气了呢…

至于为什么让她离齐默远点,可能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是他“未婚妻”吧,的确应该和前男友保持距离。

……

第二天,陆槿就收到了经纪人的短信,叫她去市街的那家会所。

黎复转头,见小女人站在那边,眸光微动,说道:“去公司?我顺路送你去。”

“恩?不去公司,我去会所见经纪人,华哥。”她忙不迭的说道。

闻言,男人眉头轻蹙,重复道:“华哥?”

随即凉凉的扫了她一眼,薄唇抿的紧紧的,不发一言,走了。

陆槿:“……”这是什么臭脾气嘛…

到了会所之后,到了后面的厅里,只见里面好似在开个私人party似的,这些都是有钱人会有的交际。

陆槿四处寻了寻华哥的影子,却是没有找到。

突然,肩膀被人扣住,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道:“陆槿,别找了,是我找你,那信息也是我用他手机私发的。”

她一愣,转身,就看到齐默一身西装革履,蹙眉站在自己身后。

“你?”

……

与此同时,会所门口,一辆黑色的车子停下。

助理忙不迭的打开车门,将男人迎了下来,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等了几个西装革履的老板,见到男人下车,纷纷笑着迎了过去,说道:“黎先生,快请进。”

黎复点头,即使脸色有些寡淡,那几个老板也不觉得失礼,毕竟人人都说黎复洁癖十分严重,这种场合轻易不会来的。

几人走了进去,绕过了前面的舞池,向着楼上走去。

走到楼上包间门前,助理忙不迭的打开了房间的门,那几个老板还笑着,说道:“知道黎先生有洁癖,不然就请黎先生一起下去玩玩了,黎先生能来就是我的荣幸啊。”

“客气了。”

黎复话落,眸光淡淡的扫过楼下的舞池,刚好看到角落那里的一男一女…

湛黑的眸子陡然眯紧了些,周身的气压也陡然低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