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明显变大而且感觉很胀 天官赐福谢怜花城床上开车

肚子明显变大而且感觉很胀 天官赐福谢怜花城床上开车

“戚总,你都听见了吧,这个女人完全……”

林菀还没说完,只见戚云双手插在裤袋,语气凉凉的:“是我不放她走的,你有意见?”

不单单是林菀愣在原地一句话说不出口,更是让顾嫚惊讶的一动不动,直到戚云走到她面前揽着她的肩膀,往房间里面走去。

林菀恨恨的原地踩了几脚,她实在想不通自己哪里比不上顾嫚,要脸蛋有脸蛋,要家世有家世,还是荣城当红的一线女星。

进了房的顾嫚也是脑袋有些发懵,戚云拉着她坐在谢予迟身边的时候,她还有些没换过神。

只听谢予迟叹了一口气:“你说你小子也是嘴巴毒得厉害,小菀那妮子从小和你认识,一直和你明里暗里的表白,你拒绝也就算了,还不断打击她。”

戚云倒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谢老,怎么你也要说媒了?”

谢予迟笑哼哼的看着戚云:“行行行,当我什么都没说,你这小情人倒是被你保护的好,我居然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说着看向顾嫚。

顾嫚一听谢予迟这么说,只能低着头不语。

戚云瞥了她一眼:“谢老,你不是说要送我徒弟一点东西吗?”

谢予迟似是想起了什么,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木盒,递给顾嫚:“小妮子,你画画的不错,我很是看好,这便送你当做礼物,你要收好。”

顾嫚接过木盒,连忙道谢:“谢谢谢老,我一定好好保管。”

“听说下个月在荣城有全城画展大赛,你参加了吗?”谢予迟关心的问。

说起这个顾嫚信心十足的点了点头:“这是自然的,荣城的大小画展我都不会不参加。”

谢予迟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让戚云这小子好好提点提点你,虽然对女人混账了些,对画画他是真有天赋,要不当年继承家业,现在和我地位也差不多了。”

听谢予迟这么夸赞戚云,顾嫚也是十分好奇,别墅里面并没有什么画,所以顾嫚根本没见过戚云的墨宝,但是谢予迟这么自豪的夸赞戚云,一定不会作假。

告辞了谢予迟,顾嫚想了又想,还是对戚云开了口:“戚总,听说你曾经得过国画一登奖,不知道我能不能……”

“不就是挂在厨房那一副,你天天看着的那一张。”戚云说完,顾嫚一口老血差点咳出来。

难以置信的看着戚云,再一次确认:“那个框起来给我当切菜板的那张?”

顾嫚不断的在心里呐喊:说不是!说不是!

当初因为顾嫚学画画入了迷,从戚云的书房翻出一张有些皱巴巴的画,也没仔细看,比较实在是太旧了,就问戚云能不能框成个菜板。

戚云当时并没有什么表情,点了头就答应了。

“就是那个。”听到戚云的确认,顾嫚的拳头险些塞进嘴巴里。

“回去快回去,我居然用它当菜板,还当了五年!”顾嫚对自己糟蹋宝贝的行为,很想扇自己两巴掌。

戚云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好笑。

一回到家,顾嫚就往厨房里跑去,拿起框成切菜板的那张画,反过来一看。

难怪她没发现这幅画是宝贝,戚云根本没有好好爱惜,都已经发黄还破了几个洞,顾嫚拿着画走到戚云面前。

指责他:“戚总,你也太对自己的画不负责任了,何况还是得了一等奖的作品,就该和孩子一样,框起来放在书房或者客厅里啊!”

戚云看了她一眼,说:“是你要框成菜板的。”

“……”顾嫚抿了抿唇:“那你也应该告诉我这幅画是个宝贝啊,我居然糟蹋了五年!”

“你要我就画给你好了,怎么这么激动?”戚云放下遥控器,意味深长的看着顾嫚,据地此刻着急跳墙的顾嫚,特别有意思。

顾嫚更急了:“我是这个意思吗?我的意思是你要保护自己的作品,每一张画都是辛苦的汗水,我当时找到的时候,明明就是压在书橱下面垫脚的盒子里!”

戚云想了想,点了点头说:“毕竟时间太久了,忘记也是正常的。”

“那……那你看,戚总,这幅画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你刚才说给我画一幅,真的还是假的?”顾嫚眼巴巴的看着戚云,眨了眨眼睛。

戚云看着她对她招了招手,顾嫚立刻小跑上前,坐在戚云的身边,乖巧的很。

“看你今晚能不能再床上让我满意。”戚云说完,顾嫚就有些焉了。

经过一番的思想斗争,顾嫚抿了抿唇,放下菜板,主动给戚云解开衬衫的纽扣,戚云一挑眉,顾嫚却已经直起身子,将他按在了沙发上,欺身而上,扣住戚云的双手,放在他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