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舞青龙探爪要领 支教女教师叶诗萱小说

古典舞青龙探爪要领 支教女教师叶诗萱小说

今天一整天天气都是阴沉沉的,路边的大树被狂风刮得东倒西歪。

看来马上要下大雨咯。

苏灿仔细地观察着自己养在窗边的蟹爪兰,时不时用手捏捏它嫩绿的叶片。真是可爱,看来要多养几盆才好,她开心地想。

“啊,小红芽唉,看来是要开花了!”

陈绪就是在她尖叫的时候回来的,他一推开门,苏灿那兴奋的样子惊得他手里提着的水果都掉在了地上。

“你在干嘛?!”陈绪冲着在窗台前扭来扭去的苏灿喊了句。

“我跟你说,那株蟹爪兰要开花了哦!”苏灿把它端起来,拿到陈绪面前,把要开花的地方指给他看,“看看看,就是这里。”

“哦。”陈绪点了点头,然后弯腰捡起来地上的水果袋。

“什么啊,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就丝毫没有一丝感触吗?这是蓬勃的生命唉!”

“那又怎么样?”陈绪给自己洗了个苹果,然后大口咬了起来。

“你要像它学习呀,积极起来,动起来!”苏灿也从水果袋里摸出一只橘子拨了起来,“嗯,真甜!”

“积极不起来,工作没找到。”陈绪耸了耸肩,再长叹了一口气。

“啊,又没找到,都三四天了。”苏灿听到这个消息,脸上也露出了沮丧的表情。

“是呀,所以才烦呢,我们不会一起饿死在这里吧!”

“咦,你长得那么丑,我才不要跟你死在一起,太不值了。”苏灿打了一个激灵,表示抗议。

“你走,你现在就走。”说完他还把苏灿往门口推了推。

“你又赶我走。”苏灿水灵灵的眼睛立刻便湿润起来,眼眶也渐渐发红。

“看来你装可怜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我想再过不了几日,你就该飞升上神了吧!”陈绪对她翻了个白眼。

“是呀,很快我就要重返云端了哈哈。”苏灿接着又拿出来一个橘子,在手里把玩了会儿,“不就是工作没找到吗,明天再找就是了,现在我们去干些有意思的事。”

“有意思的事?”

陈绪想了想,该不会是……

他双手抱胸,用一种“宝宝是清白的”眼神看着苏灿。

“我真怀疑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说,你是不是收藏了很多封面是黄色的书!”苏灿下意识地向退了两步。

“对呀,这都被你发现了,真伤脑筋唉。”

“下流。”

“要不要一起看?我很乐意与你分享的。”

“你怎么不……”

后面的字苏灿没有说出来,但是陈绪看她的嘴型也知道了。

“我干嘛要去死,我又没病。”

“不,你有,而且还不轻。”苏灿用手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快去做饭,吃完我们出去。”

“快下雨了你没看到啊?”陈绪也指了指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出去干嘛?”

“找个器材店,我们去给你买健身器材咯。”

“额……这个……那个……”陈绪结结巴巴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磨磨唧唧什么,还是不是男人了?”

“是,还是个纯爷们,你要不要来试试?”

“走开,少拿你那猥琐的思想来污染我纯洁的灵魂。你看看你,就你这样还叫纯爷们?”苏灿挥手打掉了陈绪伸过来的咸猪手,“你怕是连缩头乌龟都不如,缩头乌龟好歹还有个壳,你呢?脱了还没那拔了毛的鸡好看。”

直到陈绪被苏灿拖着出了门,他还一脸不情不愿的样子,一会儿说肚子疼一会儿又说忘拿伞。

走出单元楼的时候,他嘴里还小声地冒出来一句,“这雨怎么还没下?”

“你哪里是很没有出息,你是非常地没有出息啊!”苏灿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现在在我眼里,缩头乌龟都是褒义词了,你陈绪才是个贬义词,名副其实的贬义词。”

“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大恩人么,好歹你现在还暂住在我这儿呢。”

“快走吧,论打诨,你天下第一,我说不过你。”苏灿快步走到前面的公交站台,人很多,她选择站在边上。

没多久,车来了。苏灿也不管他,随着人流走了上去。

晚间高峰,车流大,人也多,公交车里真是被塞得不成样子,苏灿想转个身动动脚都异常艰难。

她一上车便被人群挤到了车尾,她踮起脚来寻找陈绪的身影。

人太多了,简直找不到啊,她有些后悔,刚刚就不应该与陈绪分开。

她的视线在人群里慢慢移动,最后聚焦在公交车的中间部分,陈绪正扶着把手,昏昏欲睡的样子。

唉,苏灿摇摇头,真是没办法。

等等,那是什么?

苏灿本来想转移视线的,可是站在陈绪附近的一个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男子板寸头,精瘦精瘦的样子,眼睛看来看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那个男子渐渐把目光锁定在一个女生的身上,女生耳朵里插着耳机,看着窗外,浑然不觉。

他慢慢从裤子里抽出小刀,割开女生的包。

苏灿感觉此刻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她又重新把视线落在陈绪的身上。

快看我啊!快看啊!苏灿张开嘴无声地叫着。

该死,你倒是看我啊!

苏灿感觉自己就要急死了,来不及了,只能靠自己了。

“抓小偷啊!”

原本吵闹的公交车立即变得安静下来,只剩下了公交的发动声。

她觉得,自己紧张得都要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