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强迫进入 陪我做我就放过他

甜梦文库强迫进入 陪我做我就放过他

“啥……?”

突然的话,让凤九歌甚是摸不着头脑。

什么叫在他面前,不用伪装自己的性子?

“你与书雪刚刚在房里的谈话,我都听见了。”

噗……

此时,凤九歌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搞了半天,这男人一直在门外听墙根?

哪自己骂他那些话,不是全被听见了?

“那个啥,呵呵……王爷,民女见识浅薄,口无遮拦,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民女一边见识,那个……”

咬着唇,凤九歌再次想抽自己一耳刮子。

早知道他在门外,她哪敢那么大声说那些难听的话?

不会因为这个,治自己一个大不敬的罪吧?

“你这性子,本王不讨厌,无需掩饰。你先休息一会,到用晚膳我会派人叫你。”

说完,离开。

这男人,怎么回事?

凤九歌蹙眉,怎么感觉,越来越看不懂了呢?

本王?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她面前用这两个字,听着倒像是命令的口气。

命令她不用掩饰自己的性子?

真是奇了怪了……

书房。

“爷,宫里来消息,要变天了……”

书桌前,君千御手持笔,在暗黄的纸上画着什么。

一旁的凌珞瞟了一眼,是一双明亮动人的眼眸,这眼眸,与风大小姐,倒是有几分相似。

“凌珞,你去安排一下,后日回京都。”

“是!”

“对了,记得备一辆马车。”

马车?

凌珞有些疑惑,却不敢问。

饭桌上。、凤九歌小心翼翼的扒着饭,碗里的菜已到了快堆不下的光景。余光时不时的瞟着对面毫无表情的男人。

“多吃点,你太瘦。”

往后偏了偏,凤九歌不可置信的看着给自己一个劲夹菜的君千御,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她此刻的震惊程度。

站于一旁的凌珞也是惊讶的微张开了嘴。

自家主子这是,怎么了?

病了吗?

倒是书雪,偷着乐。

以往王爷见着小姐,要么不理会,要么就是寻找空子找茬,现在倒好,王爷居然对小姐上心了,她能不乐吗?

两人本就有婚约,如此这般,以后作为御王妃,小姐也能好过些。

虽然很感动这男人给自己夹菜,可凤九歌觉得,自己被当猪了。

她这小胃,那能装得下这么多东西?

“呵呵……”咧唇一笑,凤九歌报复的心涌上心头。

“来,王爷,您也多吃点,这大病初愈的,多补补啊。”

饭桌上,只看见凤九歌的筷子来回的动着,不过片刻,君千御面前的碗,堆成了小山……

剑眉抖动,手中的筷子停在碗边,这让君千御有些哭笑不得。

“恩,好。”

“噗……”

一旁的凌珞见自家主子吃瘪,忍不住笑出了声。

斜头看了凌珞一眼,可怖的眼神,让凌珞吞了吞口水。

“后日,我便会回宫,父皇来信说想见你,让你跟随一起。”

无视了面前堆成小山的饭菜,君千御放下手中的筷子,正儿八经的说了起来。

只这些话说出口,让一旁的凌珞再次憋红了脸。

撒谎都能被自家主子说得正儿八经,不带脸红。要是没接到主子犀利的眼神,他一定会不顾形象的捧腹大笑。

“皇上?皇上见我干啥?因为我是你未婚妻吗?”

闻言,君千御点了点头。

“哦,可不可以,不去?”

试探的问出口,凤九歌便后悔了。

之前自己还想解除婚约来着,这不正好是见皇帝的好机会吗?要是推脱了,岂不是就很难见着了?

“可以,明日给我答复就好。”

不想重蹈覆辙,君千御这一次,完全尊重凤九歌的意愿。

她虽对自己有利用价值,可若不愿,他不想强求。

有那么一瞬,他竟不想,害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