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中了迷香 地铁跟陌生人h的小说

女主中了迷香 地铁跟陌生人h的小说

陆清清带着食盒去天牢见郁唯楚。

不过郁唯楚被关押的是大理寺。

这里若是没有人脉,根本就进不来。

她认识的权臣不多。

苏凉算一个,但已经被关押着了,凤澜又入了宫,眼下,也只剩林漠君还能帮她了。

她和林漠君交易过很多次,也很清楚他要的是什么。

她的身边甚至有他的人在暗中跟着。

丞相府离大理寺有些远,陆清清便没有直接寻上门。

林漠君说过,只要她想和他做交易,随时都可以。

走到四周寂静的地方,陆清清默了默,轻声开口,“我需要你们主子的帮忙,我要去大理寺见南离世子,你们可否替我跟你们的主子传达一声?”

四周没有任何的动静,陆清清纤细的手指捏了捏食盒。

“只要能顺利见到世子,和世子说完话后,我马上就去丞相府寻林漠君,麻烦你们禀报一声罢。”

话音落下,寂静的四周忽然传出了一声响动来。

金属和地面相互碰撞的声音清脆入耳,陆清清转身看去。

昏暗的光线中沁着凉意,地面上那一块银色的令牌映入眼帘,在这么漆黑无边的环境里,那有些反光的令牌显得异常夺目。

她的手指更是攥紧了食盒,而后沉默了下,到底还是走上前,将那令牌拾了起来。

低声道了句,“有劳。”

……

女扮男装入朝堂可是重罪,苏凉身份虽然尊贵,但入了大理寺,那衙役二话不说就让她脱了外衫,换上囚服。

郁唯楚不想打架,除了肉疼之外,她也不会有多少感觉。

乖乖脱了外衫,换上了囚服。

衙役在前面领路,带她去牢房,一路走过,不断有人从牢房中伸出手来,口中喊着冤枉,喊着放我出去。

郁唯楚这辈子还没见过这种场景,那一双双手指指甲比她还长的囚犯,挨着她的衣着,她立时就缩了缩肩膀,安抚了下受不住的鸡皮疙瘩,哆嗦了会。

那衙役知道她是谁,自古能进大理寺的人,不是权臣,重臣,那也是出了名的达官贵人。

但极少有人还能从这里出去的。

那衙役也不需要对她有多客气,还鄙夷的瞪了她一眼,“以为真的是我纳兰的第一世子,结果不过是个臭娘们――”

郁唯楚懒得理会他说的话,反正也不是和她说,至多便是鄙夷苏凉。

然人已死,只是六根竟还不能清净,也是可怜。

她进了空荡荡的牢房里,站在原地片刻,才挑了块稻草较多的地,缓缓的坐了下来。

耳边是铁链上锁的声音。

她是未处置的囚犯,又是皇室中人,身边自然不可能有其他囚犯。

等衙役一走,便只剩她一人在牢房里好生坐着。

郁唯楚扫视了四周,她这上边有个窗,很小,不足以爬出一个人去。

应该是用来通气和日照用的。

耳边听着喊冤声,郁唯楚竟觉得还挺安心的。

总比连喊冤的声音都没有要来的强些。

毕竟她现在见不着其他人,也见不着什么动物,空荡荡静悄悄,想想都毛骨悚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唯有她轻轻浅浅均匀的呼吸,荡在这无比静谧的空气里,郁唯楚无聊的看着手指,耳边忽然传来铁链碰撞之后响亮的声音。

她眉眼动了动,朝房门那边望去。

只见陆清清和衙役一同站在房门口,清亮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绞着她的,视线中染着丝悲怆之意。

郁唯楚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角。

等房门一开,陆清清便疾步走了进来,拎着食盒往她那边走来,“世子……”

她那么热情,郁唯楚也不好意思太冷淡。

立即起身相迎,陆清清正张开手抱她,郁唯楚却是忽然俯身,伸出手往她手上的食盒拽去。

“艾玛,你说说你,来看我就算了,怎么还这么客气带东西给我吃?”

她就这么将陆清清扔在一旁,将食盒提到一旁的桌子上。

她揭开食盒的盖子,瞧见食盒中装的盐焗鸡肉,差点没两眼放光,更是将陆清清抛之脑后,“你这小可爱实在是太深得我心,可惜我现在没办法去厨房,给你顺手摸两只鸡回来让你尝尝,这么丰厚的礼,你就当是看在我的胸扁了不少的份上,给我的一点补偿?”

陆清清,“……”

她张开的手臂缓缓的放下,转身看向郁唯楚。

她的眼眸微微低垂着,见郁唯楚已经用筷子夹起了鸡肉利索的吃了起来。

陆清清见她如此没心没肺的模样,忽就深深一叹,潋滟的唇角抿得厉害。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

郁唯楚抽空看了她一眼,将口中的食物吞咽下去之后才道了句,“现在什么时候?”

她抬头往那窗外看去,见不到一丝光亮,“哦……我一醒过来还云里雾里的,大概也就知道是晚上,现在被人带到了这里才清楚了一点……”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继续用筷子夹起一个鸡翅来,“夜黑风高作案夜,这种时候的确是不好出门才对,你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家,万一被人拐走了我可就真的罪过了。”

陆清清面色微微敛了敛,修长白皙的手指用力的敲了下桌面,声音严肃,“你就不能正经点?!”

之前不是装的挺好的。

任何人都没有看出她的不妥之处来。

冷静沉稳的样子颇有苏凉的风范。

郁唯楚又咬了一口鸡翅,啧啧有声,“你就不能温柔点,女儿家这般粗鲁作甚?”

似乎是想起什么来,她又长长的哦了一声,而后朝陆清清睇了一个鄙夷的眼神过去,“你不会是因为奸,情成了激,情,觉得不需要伪装了,反正能嫁出去就开始对我大呼小叫的,全然不顾形象了?”

不知郁唯楚是否是踩中了陆清清哪个点,陆清清的脸色忽就沉了下来,“苏凉。”

“我叫郁唯楚。”

女子细细密密的睫毛不可绝的颤了下,“不管你叫什么,我都不想你这般强颜欢笑。”

她精致动人的脸上满是忧色,眉宇间皆是化不开的忧愁,“现在的确是出事了,但你毋须为了安慰清清,便做出轻松的样子来,清清看着难受。”

郁唯楚轻轻眨了眨眼,不言不语的朝陆清清看过去。

她的嘴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倏忽之间笑了,“你想多了,我可没觉得现在出事了,只是换了个地方睡觉而已。”

她是真没觉得出事了。

寒墨夜那厮说过,会在一个月让人送她回顺天国。

便是她不愿,也得强行带她回去。

他在强取豪夺这方面,素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既然他说的出,能将整个苏府都端了,还有将凤澜除掉,那便至少是有些底气的。

现在就是个身份被识破,或许会受点苦,但性命之忧是没有的。

陆清清尚且不知她的事情,也便还是以为她在强颜欢笑。

她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郁唯楚清秀的小脸上一片淡然,她夹起一块鸡翅,递到陆清清的唇边。

陆清清摇了摇脑袋,拒绝了。

她便将鸡翅送进了自己的嘴里,见陆清清郁郁寡欢,不由的哎了一声。

“你要知道,天生我材必有用,我要是就这么英年早逝,那得多对不起我的才华?”

陆清清眸色微动,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脸上。

只见郁唯楚啃了啃鸡翅,小小的咬了一口,吃的津津有味,“再说了,那谁不是说过了,天赐你一双翅膀,那就应该拿来红烧,这大牢不坐一坐,你怎么会明白什么叫人间疾苦,京剧演变?”

前半段陆清清是理解了,也忍不住弯了下唇角,暗骂郁唯楚乱说话,可最后一句她却是分外不解,“何为京剧演变?”

郁唯楚嗯了一声,而后倾身过去,朝她小声的道了句,“你听,静静的听。”

陆清清便不再说话,仔细听着这里面的声音。

“放我出去!”

“我冤枉啊――”

“大人,我冤枉啊,你们快放我出去……”

皆是外边那些牢房传来的细细碎碎的声音。

哀戚,悲凉而又绝望。

“大概孟姜女哭长城的时候,也是这么的哀怨和凄凉。”郁唯楚夹了一块酥香排骨,继而又吃了起来,“你也不要害怕,抱紧你身后的大腿,你就不会来这看戏了。”

陆清清,“……”

她好气又好笑的瞪了她一眼。

“你平素就是这么忽悠我的,如今都大难临头了,你也不知道要讨好我些,说不定我可以救你出……”

一块鸡肉猛地塞进了她的嘴里,陆清清登时说不出话来。

“可以还报苏凉的恩,但是别在郁唯楚的身上下功夫。”郁唯楚唇角弯弯,言笑晏晏的望着她,“郁唯楚的心是死的,你没有必要去救。”

陆清清将口中的鸡肉咀嚼咽下,定定的凝视着郁唯楚,“我会救你,不论你是谁,我都会救你。”

陆清清只是依附苏府的女子,无权无势,拿什么救她?

郁唯楚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垂着眉眼继续吃东西,久久之后,才清清淡淡的道了句,“我见过你身上的吻,痕,在很久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