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靠近喉咙好多肉粒 综影视官配想拆就拆

舌头靠近喉咙好多肉粒 综影视官配想拆就拆

今晚的晚餐是澳洲牛排加上新鲜的蔬菜,还有罗宋汤。小姐喜欢的慕斯蛋糕在饭后要备好。

光亮的餐具整齐摆放在长长的餐桌上,烛台下的桌布有褶子,陈凉墨抬手将它抚去。

现在是下午四点,六点小姐将会到家,晚餐准备基本完毕,只等小姐享用了。

正想着,有个女佣急匆匆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陈管家,晚餐的材料出事了,您快去看看!”

是新来的女佣,冒失,不够冷静。

陈凉墨淡然且从容地说道:“不过是材料,这么慌张难道入职培训时学习的礼仪都忘了吗?”

女佣被训地低下头,乖乖听话,然后她亦步亦趋跟着陈凉墨来到后厨。

了解问题后,陈凉墨解开袖子,卷到手肘处,冷静地嘱咐后厨的人:“现在改晚餐菜单,今晚做日本料理,你们把材料备过来。”

后厨里的人井井有序地动起来,新来的女佣倚在门口发花痴,陈凉墨做菜的样子实在是太迷人了。

她咬着唇,娇羞不已:“陈管家好帅呀。”

六点时分,一辆黑色的豪车驶入苏家的别墅。

雕花大门由侍从们打开,走在前面的是苏家大小姐,苏慈安。说起苏清彦的独生女,北市无人不知,实打实的千金大小姐。

现在她穿着贵族学校的制服,走在光洁的大理石面上,举手投足间是优雅的气质。两旁站立的佣人整齐地躬身,喊出一致的话语。

“恭迎大小姐回家。”

路尽头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眉目如画,身着修身的黑色燕尾服的青年。

他完美地鞠躬,声音似上好的琴音泠泠作响:“大小姐,欢迎回家,请您就餐。”

二十八岁的陈凉墨,在苏家做总管家已经有八年的年头,刚大学毕业,他便照顾起苏慈安的生活,打点苏家上下。

年轻英俊,气质卓然,温文尔雅,能力超群的他是北市管家的学习榜样。

然而最近他有点烦恼。因为他的大小姐被人告白了。

这件事是在晚饭过后的学习时发现的。

当时苏慈安还问陈凉墨:“后天家长会爸爸会过来吗?”

陈凉墨仔细想想:“苏先生还在国外,可能赶不回来,不过梁夫人说她会尽力回来开会的。”

习惯家长不在身边,反倒已经觉得不再失望了。苏慈安点点头继续做作业,注意到小姐的低落,陈凉墨故意拿出手绢抹泪。

“哎,我家安安果然厌烦我了。”

苏慈安恶寒:“啧,阿墨你不要这样,好违和呀。”

陈凉墨见她心情好上许多,为她取出书包里的书,顺带出一张粉色的信笺。

陈凉墨将它捡起,封口处的撕痕表明里面的内容已经被人翻阅过。

他抬手将里头的信取出来看,忍不住吐槽:“看来这位的语文老师没有教会他正确的写信格式,名字后面应该是冒号而不是逗号。”

“啧,这封信呀。”苏慈安摊开英语书,觉得不在意,“里面一堆错字不说,字还难看,我都没看完,简直像是恶作剧。”

陈凉墨看到最后的落款,瞳孔一紧却还是微笑着说:“可,这是安安你的未婚夫写的呀。”

苏慈安手里的笔掉在地上滚了一圈,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什么?我未婚夫?”

陈凉墨最近烦恼的,不是有人向他的小姐告白,而是乱七八糟的玩意也敢觊觎他的珍宝,真是一群庸俗的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