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卿 宝玉 h 男同桌玩我的胸和屁屁

可卿 宝玉 h 男同桌玩我的胸和屁屁

连城夜潮会所顶层,窗外夜幕中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冷意刺骨。

装修异常精致的包厢里,衣盏面色苍白的看着眼前满满一杯白酒,心头战栗,红唇边的笑意十分牵强,“王总,这酒就算了吧,我不舒服……”

本以为是正常的应酬,却没料到自己从剪辑室赶到这里的时候,整个包厢就只有她一个女人。

周围一阵静默,没有人肯为她说话。

坐在首位的那个矮胖男人嗤笑,“算了?今天就是你总监在这里都没有算了的理!”

衣盏慌了神,猛的站起来拿着包转身就要走,带着有些局促的呼吸声,“我有些急事先走了,抱歉。”

但根本就不由得她拒绝,一旁早早守着的男人几步上前一把扯住她的头发,迫使衣盏的头瞬间向后仰去,她下意识呼痛,却被人死死的按住四肢捏住下巴,把整杯的酒凶猛的灌进她的喉咙,带起一阵烧灼的痛。

身旁几个男人看着她连连咳嗽后呛的涨红的小脸,脸上纷纷闪过了淫邪的神色,甚至有人开始动手解裤子,看着她道,“终于到手了,一个垃圾导演给老子装什么傲气?今晚非得教教你什么是规矩。”

旁边有个同事,这几天一直跟着自己进行片子的后期剪辑,此刻正冷冷的盯着她,“抱歉,他们答应只要我不插手,就让我导下一次公司的年会广告。”

“跟着你一个纪录片导演,我永远都出不了头。”

衣盏心间瞬间爆裂开刺骨的寒意,小腹处却有一阵阵怪异的热潮涌上来。

她全身都在不停的抖,殷红的唇血色尽失,看着几个围过来的男人,一步一步向后退着拼命摇头,“我求求你们,放过我,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

“老子今天什么都不要,就要你!”

衣盏还没来的及反应,双手已经被死死的扣住了,她一声惊呼,想要冲出桎梏,却被几个男人轻而易举的困在墙角。

王总目露痴迷的抬手抚摸着她露在外面的背部,惊讶点头,“传言果真不错,真是好身段儿!”

衣盏使尽全力拼命的挣扎,迷蒙的杏眼中有泪水滚出,嘴角因为用力咬住泛起腥气。

不可以,她宁愿去死!

她看向一边紫檀木柜上的花瓶,几乎是没有犹豫的狠狠举起砸下,眼前的一人一声闷哼,随即软绵绵的倒下。

衣盏白着脸,趁着周围人愣在原地,发了疯一样转身就跑,用尽全力想要离开这个富丽堂皇的包间。

她沿着走廊疯一样的跑着,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掠过一扇又一扇的门,她只知道自己如果不跑的话,今天一定会命丧于此!

走廊的尽头是一扇泛着墨棕色的门,镂着暗色花纹。即使衣盏不知道里面正在进行着什么,也已经足够看出,门里的人一定非富即贵。

但她没有办法,衣盏回身看着十米外已经追过来几个高大阴影,狠下心来猛的推开门闯了进去。

“砰!”

进门的那一瞬间,衣盏没想到,迎接她的竟是一具依旧残留着余温的尸体,恰巧带着喷涌的血倒在她的脚边。

一枪干脆利落的爆头,死去的男人的后脑勺上砰然炸开一个血洞,甚至有温热的血溅在她的脚踝上。

等到她硬着头皮看清死人的脸后,身体突然一僵。

一众黑西装男人训练有素的迅速上前把人拖走清理地毯,全程恭敬的垂着头。

突然出现的女人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片刻后有人走过来,毫不迟疑的拔出刚刚杀完人的枪,幽幽抬手对准了她的额头。

沙发上有个满面疤痕的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开口的声音十分难听。

“你是谁的人?”

衣盏的身躯越来越僵硬,强撑着冷静抬头看向为首的刀疤男,尽量让自己显得波澜不惊,“对不起,我是无意间进来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听到这里,有人看着她被撕扯开的衣服,发出了嗤笑声,“小姐吗?”

衣盏闭了闭眼,“对。”

她想活着离开这里。

正当她心惊胆战的时候,突然下意识的偏头看向房间角落,在那片阴影里,有一道极为明显的审视的目光。

视线交触。

那个眼神中渐渐涌现出了一丝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