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758祁云萱龙翰泽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584758祁云萱龙翰泽未删节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是祁云萱龙翰泽的名称叫《584758》,是作者香林创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祁云萱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乱葬岗,身边几个人正准备将她埋掉,后来在得知原主因为阻挡了自己姐姐的婚事而算计致死后,她决定复仇!祁云萱复仇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抢婚,只是没想到传闻中的王爷龙翰泽高冷无情,但是对待她抢婚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反应,这个男人到底是深藏不露,还是真的毫不在意!

《584758》 第3章 让我和一个公鸡拜堂? 免费试读

祁云萱就这么孤身一人,穿着一袭喜服进入了主堂。

皇帝自然是不会在的,高堂之位空悬,也没人堪当长辈,长辈之位空悬。

整个拜堂大殿,宾客们也聊聊无几,身份最高的,当属已经坐下的七王爷。

祁云萱刚刚站定,就见一高大男子手中捧着一只红冠公鸡前来。

一看到那公鸡,祁云萱的脸瞬间就黑了。

“你们,就让一只公鸡陪我拜堂?龙翰泽呢?”

申管家本就觉得此女太过于嚣张,此刻终于忍不住,“够了!我家王爷昨夜毒发,此刻昏迷不醒,性命堪忧,如今已到吉时,你还是尽快拜堂吧,误了时辰,耽误了我家王爷,你罪无可恕!”

毒发?

怪不得了。

“只有无能之人,才会把生的希望交到迷信的手上。与其相信冲喜能救他,你不如相信我。”

“带我去见龙翰泽,我能救他,我祁云萱的大婚,自然是要和人拜堂的。”

祁云萱就站在那,自信就那般围绕着他,让人似乎真的能够相信她可以救人。

申管家握紧了拳头,龙翰彻瞬间起身,“好大的口气,连太医院都没法子的事,你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办法?”

祁云萱挑眉,“太医院没有,是那些人废物,你与其在这里跟我废话,不如现在就带我去救人。”

“我是他的妻子,我俩生死同命,害死了他,对我没有一点好处,相反,龙翰泽若是活了过来,我就是他的救命恩人,这点账,我自会算。”

龙翰彻死死的攥着拳头,突然上前一步拉住了祁云萱,“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话落,他几乎拽着祁云萱出了大殿。

申管家一惊,“七王爷!”

他连忙追了上去,龙翰彻已经朝着晨夕殿而去。

一盏茶之后,祁云萱站在了龙翰泽的床边。

床上的人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靠着人参,还吊着一口气。

见到她来,医院子七八个太医纷纷诧异至极。

本该出现在前厅的新娘子,怎么会出现在这?

而且,还如此狼狈。

祁云萱全然不在乎这些,心口松了几分。

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她就能够从阎王爷那把人给拉回来。

没有废话,祁云萱直接开口,“人走,药箱留下,封闭房门,我要救人。”

一屋子太医,谁也不信,尤其是院判张太医,他刚想开口,龙翰彻就已经抬眸,吓的他半个字也不敢说,连忙放下了身上的药箱。

一息之间,房间人走箱留,只剩下祁云萱,龙翰彻和昏迷的龙翰泽。

祁云萱蹙眉,还未开口,龙翰彻就知晓她要说什么,“要么我留下,要么,我现在就杀了你。”

……

在死亡面前,祁云萱选择了怂。

“留下可以,一会闭嘴,一个字不要说,一个字不要问,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听明白了吗?”

龙翰彻蹙眉,随后点头,“好。”

祁云萱深吸了一口气,假装去药箱拿药,私下则是从自己的琉璃戒中,取出了一枚琉璃丹,能解万毒,救命神丹。

看着那自己都舍不得吃的丹药,祁云萱肉疼的把丹药给塞进了龙翰泽的嘴里。

然而,龙翰泽似乎有极强烈的排斥,丹药进嘴就是死死不吞,祁云萱急了。

再耽误下去,他这最后一口气也没了。

想也没想,祁云萱直接用最快的办法,低头,覆上他的嘴唇,把药送了进去,微微一卷一送,就将那丹药送进了龙翰泽的喉咙里。

一抬头,就看到已经看呆了的龙翰彻。

她没有任何的尴尬,直接吩咐,“拿茶盏来,六个。”

龙翰彻吞了口口水,忍住心中的思绪,按照祁云萱说的做,一个闪身,就看见祁云萱这会已经爬上了床,骑在了自家六哥的身上!

龙翰彻傻眼了,“你!”

祁云萱挑眉。

刚才她就觉得龙翰彻的眼神不对,如今更甚,这个男人难道害怕自己吃了龙翰泽吗?

思及此,祁云萱就越发的想要气气这个人,她直接一把扯开了龙翰泽的衣裳,三下五除二的,几乎把龙翰泽扒了个精光!

……

龙翰彻已经傻眼了!

尤其是祁云萱盯着龙翰泽的胸膛流口水的模样,他死死的攥紧了拳头,这一刻无比的后悔自己为何要相信这个女人!

祁云萱不是故意的。

但是不可否认,这龙翰泽的身材,实在是太好了!

她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格外喜欢身材这种东西,龙翰泽虽然说是个病秧子,可是这身上的肉,结实有弹性,八块腹肌若隐若现,马甲线更是好看到爆。

祁云萱本来就是想气气龙翰彻这个防她跟防贼一样的七王爷,没想到倒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看到龙翰泽这身材,祁云萱吞了口口水。

这下子,不光是原主的愿望了,她怎么也得把人给救活,救活了,这家伙可是她白捡来的男人。

想想祁云萱就觉得美,连忙拿出一卷银针,手指灵活留恋的摸着那结实的胸膛,实则每一根银针都落下有力。

龙翰彻嘴角微抽,他总觉得自家六哥被调戏了,但是人家又在一本正经的落银针,反倒是没什么说的。

没人注意到,原本昏睡的龙翰泽,因为某个女人在自己身上的胡作非为而抽了抽眼角。

他是昏迷了,可不代表他的意识也昏迷了。

他清楚的知道,现在有个女娃娃骑着他的腰,正在一本正经,光明正大的,调戏他!

二十几根银针落下,龙翰泽的身体很快就起了变化,六个茶盏分别放在头部,双手,双脚,以及腰部的位置。

一盏茶后,那些银针肉眼可见的变黑,更是有类似于血液一样的东西,从银针的顶端冒出来,滴落在茶盏里,但是那血液不是红的,而是黑色的。

龙翰彻看的乍舌,祁云萱却是松了口气。

紧接着,祁云萱开始给龙翰彻的各个穴位按压,把毒素悉数赶到银针附近。

接连半个时辰,祁云萱的动作都没停,她额头滴落的香汗,悉数落在了龙翰泽的身上,最后被吸收进去。

就在祁云萱救人之际,院子里逐渐开始变得有些嘈杂,繁乱的脚步声进入了院子,不多时,就传来了一个女子威严的声音。

“简直是放肆!!!”

“里面的那位是大楚的战王,岂由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靠近?若是王爷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的起吗?还不把人给本宫拉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龙翰彻脸色一紧,“糟了,是珍贵妃。”

珍贵妃?

祁云萱调动脑海中的记忆,终于想起了珍贵妃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