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弄 抵在 紧致 喘息 紧密的菊蕾

顶弄 抵在 紧致 喘息 紧密的菊蕾

随着时间的推移,苏泠的神色由一开始的焦急,变得越来越凝重,一双修长的剑眉拧成了疙瘩,随即脸色不善的瞪了一眼站在擂台另一边的红药。

此时的红药也是满眼的不解,柳眉紧蹙,似是不理解为何打得好好的人,突然之间就吐血了。

苏泠低头看着怀中,白蓝苍白的脸色,嘴角刺眼的血色,星眸里满是自责,都是我的错,如果昨晚我好好的替蓝蓝把脉,就会知道她已然中了蛊,而昨天偷袭他们的罪魁祸首,今天又找上门来。

苏泠的神情巨变,面色不善的转头看着红药,“还请这位公子将解药拿出来。”

“哎!你在说什么?什么解药?我又没对她做什么?拿什么解药?”红药也是满脸茫然的瞧着脸色不善的苏泠,不解的反问。

“难道公子你忘了?昨晚偷袭我们,最后离开时扔的东西吗?”苏泠见红药不承认,脸上衍生怒气,语气不善。

听苏泠这么一说,红药就想起来了,狭长的桃花眼里满是错愕,“昨晚我不是··怎么会在她的身上?”

苏泠不想和他多说废话,“解药呢?快把解药交出来?”

红药神色大变,“那种蛊是没有解药的···”

苏泠的神色剧变,而躺在他怀里的白蓝却早已昏迷,他急切的呼唤着,“蓝蓝,蓝蓝···”苏泠一把将白蓝抱起,身子一跃,来到了白歆的面前。

“烦请庄主安排一间房间。”苏泠满眼焦急的道,星眸不时地看向怀中昏迷的白蓝。

白歆此时心里也是担忧不已,“白初快领这位公子去厢房。”

“是,庄主,两位随我来。”白初自然听的出自家庄主语气里的担忧,自动的站出来,为他们领路。

苏泠抱着白蓝急匆匆的而去,一道小身影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再转念一想,方才那位姑娘吐血了,只怕是去疗伤了吧!离擂台比较的人自然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便将缘由告诉了身旁的人,结果底下的人群又喧哗不已。

擂台上的红药失神的看着地上那一抹暗红的血迹,嘴里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呢?我明明是朝着他扔的,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上呢?那蛊是没有解药的,没有解药··”

红药的脑子里不停的回旋着白蓝吐血的画面,而一句没有解药,便是对她下了死刑,那蛊无药可解,意味着白蓝离死期不远了。

想到那样一个清冷的人就要离开了,他的心里为什么会觉得刺痛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现在的他还不明白,那是因为自己动心了,等到后来他明白了,为时已晚···

黑色的旗帜迎风飘扬,血红的大字更是令人毛骨悚然,全身笼罩在黑袍里的人,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红药回来。”

擂台上的红药听到教主的内力传音,微微愣了愣神,随即衣袂飞扬,身影轻闪,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黑袍人的身后,脸上面无表情,让人看不明他在想什么。

白歆的心早就随着苏泠抱着白蓝离去的身影,飞远了,自然也没有那个心情继续看众派的青年才俊比武,她向前走了几步,“诸位,方才发生了那样的事,老妇需要去处理,今日的武林大会到此结束,五日之后,武林大会将继续召开,也会选出新的武林盟主来引导大家,近日大家就在鄙庄歇下吧!”

“来人,请各派掌门及弟子前去客房歇息。”白歆面容肃穆的吩咐着,不多时,场院里就冒出了许多青衫的女子,引领着各派的人前去别院。

白歆吩咐完所有的事情,便火急火燎的追着苏泠离开的方向而去。

黑袍人望着白歆远去的身影,隐藏在黑袍下阴鸷的眼眸露出诡异的暗光,随即收回了视线,随着领路的女子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