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放荡的女人2 教师是学生最好的催眠师

韩国放荡的女人2 教师是学生最好的催眠师

幽城位于天澜国境内,是除却京都—澜城之外,最为繁华的城镇。五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将在幽城外的玉竹山庄举行,是以幽城的大街上到处可以看见衣着简洁的江湖人士,自然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纷争,打架流血的事情少不了,而幽城的官员和差役们更是忙的焦头烂额。

玉竹山庄位于幽城外二十里处的幽山上,幽山常年被薄雾所笼罩,而玉竹山庄覆盖方圆好几里地,外围更是设了好几道阵法,常人如果不经意间进入这里,就会被阵法带到原来的地方,是以鲜少有江湖人士闯入这里。

玉竹山庄的庄主白歆乃是连续三任的武林盟主,现年已经五十多岁,两鬓已微微花白,精神气却是十足,一袭灰色的衣袍更显她气息内敛,神情严肃的看着手里的书籍,安静的书房里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和沙沙的翻书声。

“笃笃···”的敲门声打破了一室的宁静,门外响起了一道恭敬的声音,“启禀庄主,庄内闯入两位‘不速之客’,属下们敌不过···”

屋内的白歆放下手里的书籍,飘然起身走至门边打开了房门,沉声道,“怎么回事?”

门外站着一个身着玄色衣袍看来三十多岁的女子,女子双手抱拳,敛下眼眸,“庄主,她们的武功太高,属下等敌不过,是以才来禀告庄主。”

“白青,随我去看看,你前边带路。”白歆单手背后,淡声道。

一袭玄色衣袍的女子白青恭敬的应了声“是。”便大步走在前边带路。

白青带着白歆来到玉竹山庄的围墙边上,映入眼帘的便是山庄的一大群护卫被两个衣着不整的老婆婆戏弄得团团转···

白歆看着那两位老人家的身手,眼神微凝,双手抱拳,眉目微敛,大声道,“鄙人庄内的护卫不懂事冒犯了两位前辈,还望两位前辈手下留情。”

其中一个一袭灰色衣袍,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老婆婆听言,停下了手,瞬间闪到白歆的身边,苍老的眸子里满是欣慰,“娃娃眼神不错啊!居然认出了老婆子。”

白歆的嘴角不着痕迹的抽了抽,娃娃?她很小么?随即脸上满是笑意的问着,“两位前辈光临寒舍有什么要事吗?”

“砰砰··”几声闷响吸引了白歆的注意力,她循声看去,只见一大群护卫都被一个一袭黑色衣袍的老婆婆戏耍倒地,跟倒豆子似的,眼角微抽。

灰色衣袍的老婆婆回眸一瞧就看见黑色衣袍的老婆婆站在倒地的护卫中间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直线,“嘿嘿,真好玩···”

看到这里,灰色衣袍的老婆婆无语抚额,“黑虫子,你的兴趣还是那么的恶劣啊!要适可而止你懂不懂啊!”

此话一出,一袭黑袍的黑虫子婆婆不高兴了,一个瞬移就站在灰袍婆婆的身边,脸上满是不忿,“我就恶劣了,那又怎么了?你还不是和我这个恶劣的人做了多年的老朋友,有本事你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一起喝酒,看你找谁去?再说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也只有我不嫌你成天的衣衫不整,就像几百年没洗过澡一样,你觉得谁会和你一起玩。”

灰袍婆婆被堵得无语凝噎,半晌才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的···毒舌。”

黑袍婆婆不悦的“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理她了。

一旁站着的白歆感觉很是尴尬,以前就听说过两位老前辈不合,但总能玩到一块儿去,没几天就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想来这恐怕是两位前辈的相处方式吧!

白歆握拳放在唇边清咳几声,“咳咳··两位老前辈来玉竹山庄有什么要事找白某吗?”她又将刚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额,我们俩来是为了···”黑虫子婆婆抢先说着,还未说完就被灰袍婆婆给打断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好,两位老前辈请随晚辈来。”白歆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率先走在前边带路。

后边的黑虫子婆婆满脸不悦的瞪了一眼灰袍婆婆,迈着轻快的步伐跟上了白歆,落后的灰袍婆婆的无奈一笑,抬脚跟了上去。

书房内,白歆坐在主位上,两位老前辈一人坐一边,她吩咐下人端上茶水和糕点,随即说起了正事,“两位老前辈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灰袍老婆婆雪老抿了一口清茶,缓声道,“是这样的,我们两个老婆子闲来无事,无意间听说了一件事···”

“大意就是血莲教的人会在此次武林大会上现身,致力夺取武林盟主之位。”雪老说的口干舌燥再次抿了一口香茗。

“血莲教难道是三十年前的那个到处暗害江湖有名的高手,汲取她们的血液修炼武功的血莲教。”白歆闻言,脑海里瞬间闪现三十年前血莲教的所作所为,简直令人发指,她们的行事作风为江湖人所不耻。

雪老放下手里的茶盏缓缓地点头,“虽说这件事是道听途说,但也不可小觑啊!无论是真是假,到时候有了防备,自然不会出什么差池的。”

白歆也赞同的点头,“前辈所言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