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女友的处 勇者感染变成女魅魔

破女友的处 勇者感染变成女魅魔

沈萱还没走到长廊尽头,便见那少年,身穿白衣,胜如白雪,青丝未绾,松懈于身,站在檀木桌前,手握狼毫,在萱白的纸上豪迈的挥写着。

多么美的场景,就好像是那次在梨花树下见容玉恒,他如同这般,衣冠楚楚的站在树下,风儿吹散了花瓣,片片飘落,落在他的肩头、地上,她站在水榭看,犹如山水墨画一般,美的令人惊叹。

少年回眸一笑,灼灼其华,意气风华。

兴许是那一眼,就入了她的心,从此,容玉恒便在她的心里扎了根,再也抹不去。

可那些美好的记忆,就好像跟着岁月一道消弭了,她都记不清,他什么时候娶了别的女子,什么时候又对着别的女子恩爱缠绵。

或许,从一开始他娶她入府开始,便都是错误,一步错,步步错。

“想清楚了?”少年的声音,不偏不倚,清澈醇厚。

沈萱看着他,见他依旧肆意的挥洒笔墨,没有看着她。

沉默片刻后,走到他的跟前,一字一句的问:“我们之间,存在什么交易?”

这是她在最痛苦的时候,听到的话,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听到的是不是幻觉,可她就是想弄清楚,既然容玉恒不爱赵萱,为何要娶她,仅仅就是为了权势?还是两人之间存在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少年始终没有停笔,她默默的看向他,却发现他正画着院子里开着的野花。

虽然不知花的名字,却在他的画意中,栩栩如生。

片刻,少年终于停笔,将狼毫放在桌面上,缓缓说:“你倒是忘得干净。”

看着容玉恒的黑眸,沈萱的心微微有些害怕,他的话饱含深意,沈萱不知他是否看出了些什么,努力克制情绪:“我被那淮安世子挟持到深山里,他打晕了我,我醒来的时候,记忆变得有些模糊,兴许是伤到脑子了。”

“哦?”容玉恒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似乎在斟酌着她话语里的真假。

他的打量让沈萱心里莫名的感到紧张,她知道这样的措词漏洞百出,可是在那种情况下,唯独只有这一种情况能让容玉恒相信,毕竟,站在他跟前的人,就是赵萱无疑,即便他要查,也查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所以伤到了,就会凤凰令,就逃到封县?”

沈萱心里‘咯噔’一下,咬牙辩解:“我不知道那是凤凰令,我听过别人弹,就记住了,随意弹拨罢了,至于逃离是因为我并不想成为太子妃,因为太子并不喜欢我,留在太子府碍你的眼,不如趁早离开。”

“凤凰令不是常人能奏,而且……”容玉恒的黑眸冰冷,死死的盯着沈萱。

若非赵萱要太子妃这个位置,沈萱也不会因为气郁伤身而去世!

容玉恒的黑眸让人不寒而栗,沈萱往后退了一步:“信不信由你,如若我真的那么利害,以我的个性,肯定要扬名天下,让所有人知道我赵萱的能力,仅仅是因为我一知半解,不敢献丑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