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丽春院 皇上宠妃古言微肉

鹿鼎记丽春院 皇上宠妃古言微肉

“三弟,你那里可有一副手套借我一用。”

“嗯?手套,要什么样的?”洛熙卿被他问的一愣。

“毛色与她相同,大小无差。”洛熙寒看了眼怀中睡的香甜的白团。

洛熙卿一听就乐了。“二哥既然喜欢,把她交给我,拔皮加工好了还给你,保准和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

洛熙寒听他说着,眸中阴寒越来越重。“谁叫你动她,我是问你有没有和她一样的。”

“啊,那没有。”洛熙卿瞅着苏蒙蒙,啧啧出声。“像她这么上好的纯白色太少了,灵月国送来的贡品,就算是上等的兔女也没有她这纯净的白。”

“所以这么些年,我也没得了几件像样的,一时之间还真不好办。”

“那就想办弄一副,三日之内我要看到。”洛熙寒声音冷冽。

“三天?二哥,养只兔子也要三个月的吧,我上哪儿给你找去。”

洛熙卿还在苦叫,洛熙寒已经走远了。

他看着涎大师破为苦恼的叫道。“涎大师,你快给我算一算,我二哥是不是着魔了。”

“他怀里的兔子比我都要紧了,瞧他的样子,我不过就是开个玩笑,恨不得直接把我冻住。”

“哈哈哈。”涎大师捋着胡子大笑出声。“靖王,还是去寻一只来做手套好了,不然王爷真要生气了,你可有得受了。”

“你说和轻巧,我去哪里找一只一模样的给他。”洛熙卿转而对着涎大师央求着。“你把你的叮当袋拿出来,证我看看,你这半年又去哪儿,又掏了多少好东西来,说不定能用得上。”

涎大师看他那样,立马捂紧了身后的背包。

这三皇子,每次都死缠烂打的讹他宝贝。

这要让他看上什么,还不得直接抢。

“靖王,老夫这里没有你要的,你还是在到别处去寻吧。”

“没有,怎么会,你这叮当袋不是号称是百宝袋里,里面宝贝千奇百怪,三爷我就看看,也不定拿。”

洛熙卿说着就要上手去翻。

“靖王,老夫倒是有个主意,能让你哄得王爷高兴。”

眼看他就要抢自己的叮当袋了,涎大师一急立马出声说道。这三皇子如果看上他的什么东西,不是哄就是抢,总要弄到手才罢休的。

“哦,什么主意,你说来听听。”

涎大师凑在他耳边仔细的说着。

“你想想是不是,只要弄的以假乱真,没有人认出来就是了。”

洛熙卿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这样的办法了。

用白狐的毛来做成兔子的样子,除了东山白狐,再没有比它更加纯净雪白的毛发了。

“多谢涎大师提醒,三爷这就去抓只白狐来。”洛熙卿说完后就小跑着离开了,二哥只给了他三天的时间,可紧着呢。

洛熙寒将苏蒙蒙抱回寝宫放在琉璃盆里,然后便去找少白夜鹰交待事情了。

他今天下朝回来的早了一些,想到在早朝上发生的事情,男子的嘴角挂起冷冷的笑。

姚进当真是仗着父王的宠爱,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