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穿了一件透明的睡衣拿快递 短篇小说女主很撩很浪荡

只穿了一件透明的睡衣拿快递 短篇小说女主很撩很浪荡

“疯子,你放开我,放开!”

“唔……”

嘴唇上传来冰冷。

屈辱,疼痛

穆海柠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

“宁愿伺候一个糟老头,也不愿取悦我。穆海柠,谈个条件,只要你服侍好我,我就立刻抹掉你欠我的600万。怎么样,这个奖励是不是很丰厚,我想李总也会很高兴。”

“穆海柠,好好想想,别再反抗。”

“啪……”

清脆巴掌声响起。

脸颊上的疼痛让冷墨瞬间回神,他像甩垃圾般直接甩开穆海柠。

他竟然又碰了眼前这个女人。

她才刚刚从别的男人身边离开,身体多么的肮脏,他依然没有丝毫呕心。

他肯定又魔怔了。也许这个女人会巫术。

理智重回的冷墨双目喷火般死死的瞪着穆海柠。

“穆海柠,你……谁给你的胆,信不信我直接将你从这里扔出去。”

冷墨几步上前,双手紧紧扣住穆海柠的双肩,不停的摇晃着她的身体。

“冷总,够了。你放心,只要你放开,不用你扔,我也会马上从这里消失。还是说,冷总压根就舍不得放开我。”

从男人几次看她的眼神中,穆海柠知道眼前的男人对自己有多么的不屑一顾。

“很好。像你这样的女人就该有自知之明。”

冷墨猛地推开她。

穆海柠眼疾手快的扶住墙壁才避免摔倒。她扭伤的脚今天更疼了,她可不想再摔了。

穆海柠直接将手中一沓文件狠狠扔向冷墨。

“冷总,你交待的任务我已经完成,还请你信守承诺。”

说完穆海柠忍着脚上的疼痛,头也不回的直接跑了出去。

洛尘看着穆海柠急匆匆的跟自己擦肩而过,眼底透着着急。

“冷总,穆小姐她……”

“你要不要跟她一起走。我批准了。”

冷墨低沉的声音透着温怒。

“冷总,我……”

“洛尘,我希望你别再被那个贱女人影响。走,跟我一起去见乔治。”

看着冷墨阴沉的脸,洛尘不敢怠慢,着急的跟上冷墨的步伐。

1011包厢内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冷墨一直沉着脸看着乔治却没开口。

乔治一直惦记着要跟穆海柠道谢,没看到她人,心里失落,加上冷墨的脸色极差,他的心情也变得不爽起来。

“冷总,跟我做生意是否让冷总你很不满意?”

乔治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拍在桌面上,沉着脸,语气中充满着不悦。

“乔治伯爵,我们冷总……”

洛尘刚要开口解释,一道性感的低沉嗓音却打断了他的话。

“能和伯爵合作,是我们傲天集团的荣幸!我冷墨天性淡漠,不善表达。但我真的很高兴伯爵如此信任我。”

冷墨礼貌的伸出手。

“冷总希望你是真心的。我选择跟冷总合作,除了欣赏冷总外,也因为穆秘书。”

“对了,穆秘书人呢,怎么没来?”

乔治的主动询问,让冷墨强压下的怒气再次爆棚。

他嘴角微微扯动,笑的阴冷。

“伯爵,现在可是上班时间,我指派她去忙别的事情了。如果伯爵想约她,那就只能等她下班了。不过,今晚我们就要回南市了。伯爵恐怕只能失望了。”

“我想借用穆小姐1刻钟的工作时间,当面给穆小姐道个谢,冷总应该不会拒绝吧。”

强大的气场互相对掐,洛尘只能避难般的躲在一边。

“道谢就不用了,反正都是自愿的。”

冷墨说的咬牙切齿。

看着冷墨越发黑沉的脸,乔治却没再争锋相对,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冷总,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昨晚穆小姐和我在房内可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着冷墨忽然闪动的眼眸,乔治更加肯定心中猜测。

“冷总,昨晚我和穆小姐不过是在一起讨论共有爱好中的一些专业知识。当然还有一些关于冷总的事情,穆小姐可是说了很多冷总在南市的丰功伟绩,当然也帮冷总你说了很多好话。不瞒你说,我是真的挺欣赏穆小姐的。”

果然那个女人很早就开始关注他了。车祸,包厢偶遇,她的一次次接近,难道都是刻意安排的。难道李木和林天一的目标不是乔治而是他。如果是,这次顺从又……

还是说那个女人没有伪装,她是真的被人给利用了。

冷墨黑色的眼珠快速的转动,眼神复杂疑惑最后变成一贯的精锐冷淡。

看着愣神的冷墨,乔治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冷总,看的出穆小姐是个好女人,昨晚进房后,她的眼圈一直泛红。估计是……”

“伯爵,对不起,我还有事。有空来南市,我再好好招待你。”

冷墨匆匆的跟乔治道完别,剑步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不管那个女人目的如何,他现在都要见到她,让她亲自为自己解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