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额头中间凹下去一条线 神界红包群

为什么额头中间凹下去一条线 神界红包群

辛甘又发过来一条文字消息,“WULI小桑桑,珍爱生命,远离未婚妻。”

“放心,安全得很,未婚妻正在跟未婚夫热聊,没功夫来搭理我等无名小卒。”简桑榆慢悠悠地回道。

辛甘回道:“他们聊什么?”

简桑榆竖起耳朵听了听前面飘来的对话。

诸如,沈心晴说,“我嗓子有点不舒服,昨晚还忽冷忽热的,你说我这是得的热感冒还是冷感冒?”

傅霆琛回:“我又没感冒。”

沈心晴说,“琛哥,你帮我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飞进我眼睛里了?”

傅霆琛回:“眼屎。”

沈心晴说,“我上个星期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接到了捧花,他们都说这表示下一个新娘就是我,你觉得会不会是啊?”

傅霆琛回:“问你朋友的老公。”

沈心晴说,“我去日本玩儿时给小阳带了些他喜欢的模型,你现在住哪里,我给他送去吧!”

傅霆琛回:“他在我二哥家。”

沈心晴又说,“最近有个人在追我,天天给我送东西,烦都烦死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傅霆琛:“什么?”

不是这样总get不到重点,就是像没有听到一样。

简桑榆不得不严重怀疑傅霆琛是在故意而为之。

“你在笑什么?”周禹泽忽地偏在这时回了头,瞅着简桑榆道。

周禹泽的声音其实不大,但却刚好可以让周围大部分人都听到。

傅霆琛忽地驻足,回了头。

简桑榆快速地环视了一下周围风光,“突然觉得这里风景很美!”

周禹泽也跟着环视了一下,“很一般啊!”

对于这种不会聊天的人,简桑榆就‘呵呵’了两声,继续跟辛甘在微信里有一茬没一茬地聊天吐槽着。

有沈心晴缠在傅霆琛身边,简桑榆这半日游过得倒也算惬意,大约明白为何人烦恼时爱去寄情山水,的确可以忘记一些东西。

但到底都是暂时。

黄昏,月溪半岛的山谷里,几处篝火,一群人正在一边喝着酒一边载歌载舞。

简桑榆吃的消炎药是头孢,不宜饮酒,于是填饱肚子就独自走进了桃花林中,倚着一株桃树席地而坐。

一人对月,百无聊赖之际,一个手贱,不小心在朋友圈里刷出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那是她在大学参加社团活动时认识的路人甲发的圈子。

路人甲发的是一个来自微信名为MissJ的朋友圈截图,配的文字是——‘作为一只单身汪,此时此刻,我在抱着狗粮啃,祝这两只在巴厘岛玩得愉快!’

而截图的文字内容、MissJ的朋友圈写的又是——‘择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

配图——是一男一女在黄昏的沙滩上散着步。

下面留言不少,其中一条是——‘好好幸福地过日子,不要被JSY那种阴暗的小人影响了心情,她再怎么作,也是在作死。’

简桑榆的英文学得不好,但不代表她语文拼音就很差,她还是认得自己名字的拼音缩写是怎样。

再加上照片上的女的正是江欣文,男的无疑是霍连城。

指向性如此明显,她想不对号入座都挺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