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巨肉H 新婚夜的香闺责sp

主攻巨肉H 新婚夜的香闺责sp

第二日早上,衣盏是在极度的不安中中醒来的,睁开眼的瞬间就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男人,垂着俊脸正慢条斯理的吃早餐。

头有些疼,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不适,衣盏一下子放下心来。她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暗暗的回忆了一下昨晚的事情。

最后他还是救了自己吗?

听到声响,唐溯渠把指尖的报纸往桌上一放,挑眉看向发愣沉默的衣盏,目光深沉,意味不清。

“醒了?”男人略微低沉的声线在房间里盘旋划过,“自己注意一下,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无关紧要的人,唐溯渠从不插手,昨晚的出手已是他最大的慈悲了。

男人说完转身,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就要离开,修长的身影没有丝毫的迟疑。

衣盏几乎是瞬间马上坐起身给自己披上衣服,杏眸里泛出不安,但仍旧强撑着开口道,“我以后该怎么办,……唐先生?”

她知道,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而自己眼下唯一能够相信的,也只有他。

他停下,背对着她,声音淡淡的。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昨晚那种场合,一个陌生的女人出现在那里已经足够奇怪,而目睹那些人灭口的衣盏,本就不应该还能活着出来。

衣盏脸色微变,硬着头皮继续开口,“我想,你可以对付他们,不然的话我会死掉的,所以……”

“没有所以,”唐溯渠半回头,露出轮廓锋利的侧颜,淡淡的笑了,神色间带着若有若无的危险,“你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衣盏愣住,呆呆的看着男人径直离开,房间的门被“砰”的关上。

就这么走了?

衣盏本来略为有些雾气的眸子一下子清澈起来,眼神掠过沙发上被落下的一个u盘,眸光一亮。

这边唐溯渠前脚从酒店刚离开,一早在酒店门口守着的几人把手里的烟一扔,压低了头上的鸭舌帽,避开男人的视线,就要从侧门悄声进去。

这世上,还是死人最会守住秘密。

几人刚刚走到大厅里,为首的男人上前抬手去按电梯,下一秒身后骤然传来的声音却让他瞬间噤若寒蝉。

“还真是不死心啊……”

几人微怔后迅速回身,看着唐溯渠正低头摩挲着指尖,脸上的似乎带着些许无奈笑意,“杀人灭口?”

为首的人看到他笑容之中的刺骨寒意,只觉得心惊,僵硬的不知说什么好,良久后缓缓摇了摇头,“不……不是。”

可偏偏有人胆大包天,硬着头皮提高音量,“怎么?你连我们连云公司老大的事都要插手?”

唐溯渠一顿,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你们老大?”

为首的人看到唐溯渠此时的神色,眼里精光一闪,毫不迟疑的转身狠狠一拳打过去,接着厉喝道,“给我闭嘴!”随即转身忌惮的看着唐溯渠,“是我们多有冒犯,见谅。”

说完一挥手带着人转身就走,匆忙消失在酒店大门。

唐溯渠看着一行异常识趣离开的人,脸色骤然阴沉下来,目光淬冰般泛着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