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校花与十七个民工 写腐文比较好的作者

四大校花与十七个民工 写腐文比较好的作者

延禧宫里这般热闹,皇帝的前殿也不曾安生了。

皇上原是记挂春耕大典之事,便留了礼部尚书姜文并左右两位侍郎在殿里一同商议。诸般细节敲定后,又遣退众人,独独留了姜文一个,问起他当日在扬州做巡盐御史时的情景。

听姜文一一回复后,皇上怒道:“好个刘御!朕一心信任他,将巡盐御史这等重要的事情交予他去做,没想到此人看上去清廉正直,暗地里不知耍了多少花招!自他上任起,这扬州的盐税便少了足足一成,还编了各种理由妄图欺瞒于朕!”

姜文为人向来方正,也不怕得罪同僚,只向皇帝拱手道:“微臣昔日在任上时,府上便时时有人送上各色礼物,其中更是有不少夹杂着巨额银票、珍奇古玩。好在微臣根基在京城,诸色礼物一应拒不肯收,也不怕这官位做到头。只是刘大人在朝中根基不深,恐怕顾虑要比微臣多上许多。”

皇帝冷笑道:“刘御原是寒门子弟,朕见他颇有才气,给他俸禄、赐他官职,他竟也敢欺君罔上,收受贿赂!”

姜文摇头道:“皇上所言差矣。这为官之道,岂是一个清正廉明可一言蔽之?皇上在任命巡盐御史这一重要官职之前,便应考虑到此人性格品行、家世地位,是否足以支撑其到任后刚正不阿,为皇上守好扬州盐税这个烫手山芋。”

今上的性格随了大楚的开国帝王征圣帝,一贯勇武有余,在开疆扩土、兵事战略上颇有远见,可于朝廷政务、百官任命,便有些不足。

可他并非刚愎之人,恰恰最是喜欢姜文对他说话时直接指出不足的模样,故而心中未曾有不快。

“依爱卿之意,这巡盐御史一位,该遣何人前去?”

姜文心中无奈,只觉得自己话说得已经十分透亮,可这位脑子拧不过弯来的帝王就是明白不了,只得更加直接道:“皇上可在朝中选一家世不俗,又性格正直之人派往扬州。”

皇帝听完姜文的回答,便觉得他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糟——姜文再如何耿直也不是傻子,如何敢直接选个人出来,告诉他“此人可胜任扬州巡盐御史”?

好在皇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朝中百官,也渐渐筛出了几个合适的人选,心中不由得一阵松快,看姜文也更加顺眼了起来。

在前朝有姜文时时为他排忧解难,在后宫,姜文家的小女儿也时时入宫替他在太后面前尽孝。皇帝政务繁忙,一个月里也只抽出三四次次时间去延禧宫给太后请安,每每过去,便能听到太后在他面前夸,姜家的女儿如何如何乖巧,一手苏绣如何出神入化,就连个抹额,做的都比别人家的小姐好。

皇帝正想着好好赏赐姜文一番,也算全了个君臣相得的佳话,却听到外面有人传,三公主求见,已经等了半个多时辰。

姜文正欲告退,却见皇帝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那丫头能有什么正事,你且站着,等她走了我还有话要问你。”

姜文心道皇上可真不讲究,随随便便就让公主面见外臣,却也没敢提什么异议,垂首站在了一旁,只将自己当成了透明人。

鸣纱风风火火地进来,向皇上行礼之后见到姜文在场,明显愣了一瞬。

姜文上前行礼,温和道:“微臣见过三公主。”

鸣纱脸上有些异样,一想到姜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了伤,如今见到她父亲,心里愧疚不已,忙道:“姜大人无需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