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重生,皇叔快到碗里来免费阅读全本 苏玉烟李南星完整版小说

医妃重生,皇叔快到碗里来免费阅读全本 苏玉烟李南星完整版小说

精品好书《医妃重生,皇叔快到碗里来》由著名作者罗衣紫珠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苏玉烟李南星,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世人皆知双腿残废的九皇叔性情暴戾,杀人如麻,偏又长得倾城绝色,视天下女人为粪土!所以重生后的苏玉烟只想和九皇叔合作复仇,没想更多的。当苏玉烟将前世的仇人一个个踩入尘埃,终于大仇得报,准备起身潇洒人世间时,却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个拖油瓶。无论她去哪儿,拖油瓶如影随形…

《医妃重生,皇叔快到碗里来》 第2章 免费试读

村民们一看到那两只成色极好的银镯子,眼睛都亮了,互相看了看心思活动起来。

如果真的拿到手,卖了绝对值上百两银子。就算不能自己独吞,这里这么多人,分上个十两八两,也不错了。

这么多年来大家也都看得清楚,那孙庄头一家对人家将军府小姐是各种欺负,万一今日孙庄头真想杀这小姐,他们庇护了也是功德一件。更不用说还有银子拿。

不过,不能明着和孙庄头作对,毕竟庄头还是庄头,不能得罪狠了。

这么一想,村民们瞬间有了主意,看热闹般上前将石头上的苏玉烟团团围住,还有那平日里和孙庄头相熟的,笑嘻嘻上前劝和道:

“行了行了,多大点儿事呢?到底只是个小姑娘,撞了头流那么多血害怕也是有的,庄头您就别计较了,桃花脸上还有伤,快回去看看伤口吧。”

提到自己闺女桃花,孙庄头盯着苏玉烟的眼神就更加狠毒了,不过桃花的那样子也的确是严重,不能不管。

孙庄头狠狠瞪了眼苏玉烟,心说你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等之后再收拾你!这才转身进了院子。

苏玉烟看自己的计划生效,一直提着的气这才松了一半,此时只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几乎站立不住,是先前撞到头失血过多的后遗症。

不管是好心还是奔着银镯子而去的,周围村民忙扶了她一把,才没让她真的从石头上栽下去。

苏玉烟目光沉静扫向众人。

“多谢!你们放心,我说到做到。最多再等一个时辰,只要孙庄头不来找我麻烦,这一对银镯子你们拿去分了。”

村民们再看苏玉烟的眼神,就更加热烈了,还有人端来了水和窝头给苏玉烟。她不在乎食物好坏,大口吃喝填饱了肚子,才能面对之后更严峻的考验。

夏日午后的阳光耀眼,半个时辰过去,就在苏玉烟被晒得摇摇欲坠几乎支撑不住时,不知谁高喊了一声。

“咦……怎么有一辆马车进村子了?”

能有马车的人家,最少也是镇上的大富户,他们大羊村极为偏僻,大富户来这里做什么?

村民们好奇张望着,不大会那马车由远及近,最后竟然停在了孙庄头家门口。

从马车上下来一个身穿暗红色锦缎裙衫,头戴银簪的中年妇人,她手拿帕子嫌弃地捂起来唇鼻,看到孙庄头家门前这么多衣衫破烂的人,似乎还有个满脸血污的,目光就更加嫌弃了。

只看了一眼就不再看,扭身去敲孙庄头家的大门。

“孙庄头在家吗?快开门!”

此时孙桃花正在屋里大呼小叫地喊疼,赵氏在给宝贝女儿上药。孙庄头听得火冒三丈,就快控制不住要冲出来打苏玉烟了。忽然听到有人拍门,怒气顿时有了出口,冲过去打开门就破口大骂起来。

“什么人嚎什么丧?家里人都死绝了吗在这里嚎?”

衣着体面的中年妇人瞬间冷了脸,帕子一甩,伸手啪地一巴掌打在了孙庄头脸上,响亮又清脆。

“瞎了眼的狗奴才!好好看看我是谁?”

挨了打的孙庄头这才看清楚,面前的竟然是将军府郡主跟前的常嬷嬷,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住叩头。

“常嬷嬷恕罪,小的不知是常嬷嬷大驾光临,该死该死!”

常嬷嬷知道这孙庄头和郡主亲娘老太妃母家有些关联,不然也不能这些年让他养着那人了。因此,看他认错态度好,也就冷哼一声不跟他计较了。

“大小姐呢?我今儿个来,是奉了郡主命接大小姐回将军府的。让大小姐出来吧,这就出发走了。”

听常嬷嬷提起来大小姐,孙庄头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

“大小姐……大小姐出去玩了还没回来。不如您先进堂屋喝茶等着,小的这就去请大小姐回来。”

将军府突然接苏玉烟回去,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不管什么意思,现在那苏玉烟满脸血污的被这常嬷嬷看到,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

这些年自己虽得了郡主的安排,不让那苏玉烟有好日子过,可表面功夫还是得做,不能让外人知道自己苛待了将军府大小姐。

所以,孙庄头的计划是哄着常嬷嬷先进屋,他再让媳妇儿去将苏玉烟带回来换一身好衣裳收拾收拾,如此就能交差了。

前世里,孙庄头的确是这么做的,也成功了。

然而已经重生的苏玉烟,怎么可能会让他得逞?

就在常嬷嬷面露对苏玉烟的不满,准备进屋等着时,满身血污的苏玉烟忽然跳到了常嬷嬷面前,咧嘴一笑仿若鬼魅,吓得常嬷嬷尖声大叫。

“不用找了,我就在这儿。常嬷嬷是吧,我就是大小姐。”

“什么鬼东西?”

常嬷嬷尖叫完,这才看到孙庄头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竟然没有跳起来立刻将这乞丐打出去,就知道不对劲儿了。

“孙庄头,这到底是谁?”

常嬷嬷厉喝一声,孙庄头本能想否认,但苏玉烟已经从脖子里拿出自己从小就藏在身上的一枚小小玉环,冷声笑道:

“看清楚了,我是不是大小姐?”

这玉环常嬷嬷当然认得,是下堂的那个将军夫人留给女儿苏玉烟的物件儿之一。身份确认无误,常嬷嬷便换上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面孔,朝着苏玉烟潦草一躬身。

“大小姐,怎么把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这要是让郡主看到,可得心疼了。快随老奴来,老奴伺候大小姐更衣梳洗,咱们回将军府了。”

说着,朝孙庄头狠狠一瞪眼。

“还不赶快去给大小姐准备衣裳首饰?有没有眼力见儿?”

轻描淡写一句话,就想把孙庄头一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揭过去吗?

苏玉烟冷冷一笑,直接拦在了常嬷嬷跟前。

“慢着!常嬷嬷是吧?怕你是误会了,我承认了我是大小姐,可没答应跟你回将军府。不用忙活了,常嬷嬷请回吧。”

常嬷嬷一愣,回将军府这种好事,这个养在乡下庄子上的大小姐竟然会拒绝?

眼看这大小姐在庄子上就没过好日子,如今有了脱离苦海的好机会,她这是什么鬼反应?

常嬷嬷人精似的,又得了郡主吩咐,今日是务必要把这大小姐带回去有大用的。看苏玉烟的样子立刻就明白了,怕是这由头还在孙庄头一家身上。

这大小姐是想着自己一朝得势了,就要趁机发落多年来欺负自己的孙庄头一家。

呵……真是没见识的小丫头片子,且做一出戏哄着她走了就是,没什么难的。

常嬷嬷眼珠一转,朝着孙庄头使了个颜色,忽然重重一喝:

“孙庄头,你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