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穆槿瑶宋清宸的小说 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主角叫穆槿瑶宋清宸的小说 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小说主角名为穆槿瑶宋清宸,由橙露倾心巨作,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前世,穆槿瑶算计一生,却为他人做了嫁衣。一朝重生,她终看清众人嘴脸,誓要报得前世之仇。她步步为营,斗姨娘,训庶妹,拉拢那个男人成为合作伙伴,却不想,那个男人竟对她生出了不一样的心思。穆槿瑶表示有些懵,明明他们只是合作关系啊!什么时候她却成了他心尖尖上的人,甚至还要替她报仇——“瑶儿,你的大仇,我来报,你只管在我身后,平安顺遂。”“报仇这种事怎可由他人代劳?”“你是本王的王妃,你的事自然要交给本王来管。”穆槿瑶皱眉看他:“可我们是合作关系。”男人看她,挑眉一笑:“从现在开始,不仅是合作,还是夫妻!”

《重生后,我攻略了腹黑王爷》 第4章 免费试读

四目相对,一股极强的压迫感骤然而生,穆槿瑶撑住桌案,强压下心头的震惊,瞳孔却是不受控制的收缩。

她万万没想到,想要寻找的人竟会在这个隐蔽的地方出现!

那人亦是惊讶了片刻,旋即从密道里缓步而出,摇曳烛火忽明忽暗,两人隔着不远的距离,几乎能够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探究的目光毫不留情的落在穆槿瑶身上,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她只觉得十分慌乱,眉头轻拧,她咬了咬唇,主动开了口。

“臣女穆槿瑶,参见靖王殿下。”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穆槿瑶打定主意要接近的人,当朝靖王,宋凛。

也并非是她定要攀上宋凛这根高枝,可如今她能够选择的帮助她的人之中,靖王宋凛是最好的人选。

她记得清楚,在她被穆宁心和宋清宸强迫着饮下那杯鸩酒之后,濒死之际,她模模糊糊的看到一把长剑在宋清宸身上贯胸而出,在闭眼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一个人。

手持长剑的,正是表情淡漠的宋凛。

死的时候未曾想过个中原因,但现下回想起来,宋凛同宋清宸,或是说整个宋氏皇族之间,定然是有什么不能为外人道的纠葛!

否则,作为宋清宸的皇叔,绝不可能亲手要了他的命!

她微微福了福身,动作极轻,看起来没有半点紧张,可只有她自己清楚,这一刻她的神经究竟有多么紧绷。

宋凛的眸光很沉,借着微弱的烛火将将看清了穆槿瑶的面容,片刻后才淡淡开口:“原是穆小姐。”

他随意般的将手中的烛台放到她身侧的桌子上,敛衽而坐,目光如古井无波,深邃静沉:“听闻穆夫人新丧,还望穆小姐节哀顺变。”

未曾想宋凛会如此说,穆槿瑶有些许诧异,旋即拜道:“多谢靖王关心,臣女无碍。”

气氛一时陷入沉默,穆槿瑶眸光微闪,正欲开口,不远处相府禅院里忽然传来了玉桐惊惧的尖叫声!

穆槿瑶眉头一拧,也顾不得宋凛投过来意味深长的眼神,忙行了一礼道:“王爷,怕是院中出了什么事,臣女先行告退!”

宋凛没有出声,只微微颌首,看着穆槿瑶匆忙消失的背影,表情越发的凝重。

脑海里闪过傍晚在林间所见到的场景,不过片刻,他也起身随着穆槿瑶消失方向走了过去。

禅院中此时已经站满了人,除了相府一行人之外,还有许多闻声而来的各家公子小姐。

自人群之中挤进去,穆槿瑶一眼便看到了瑟缩在墙角满脸惊恐的玉桐。

“瑶儿,你没事吧?”

穆定轩方才听到尖叫声立刻出了门,但见穆槿瑶不在房中,玉桐又吓得不轻,只以为穆槿瑶出了什么事,现下见她安然无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穆槿瑶摇摇头:“爹爹,女儿无碍,这是怎得了?”

“这可是穆大小姐短居的禅房,其中发生了什么,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么?”

略带嘲讽的女声随着穆槿瑶的话音落下轻飘飘的散在了晚风中,穆槿瑶循声看去,就在人群的前头站着一位红衣少女。

女子明眸皓齿,偏那一对圆润的杏眼之中是让人无法忽视的轻蔑。

正是当今护国公蒋裘之女成阳郡主。

对于这位郡主,穆槿瑶倒是知道一些,性子泼辣刁蛮,平日里京中的达官显贵几乎没人敢去惹她。

前世成阳郡主对她亦是格外的瞧不上,无非就是因为穆宁心在各个场合对她大肆诬蔑,才让成阳郡主极为厌恶她。

且据她所知,成阳郡主可是对宋凛一片痴情,奈何宋凛却对她无意,直到前世她死之前,成阳郡主仍未婚嫁,也不知最后她究竟有没有得偿所愿。

成阳郡主冷哼一声,似乎没想到穆槿瑶会这般无惧的与她对视,当即又道:“听说穆夫人仙逝,穆小姐未在灵前尽孝,怎得也凑热闹来了这渡悲寺?”

“如今夜深人静,你居住的地方又出了事,你却比我们到的还晚,竟不知你是去做了什么不为人知之事,才会这般姗姗来迟!”

话中之意格外的尖锐,穆槿瑶眸光一暗,福身行了一礼道:“臣女见过成阳郡主,母亲灵柩已然下葬,臣女随相府一行前来渡悲寺,一来是为寺中合庆,二来臣女也想借此机会为母亲祈福,又怎会是郡主口中的凑热闹?”

“况且臣女之所以回来的晚,实属是因为臣女在佛前为母祈福误了时间,却不想竟引起郡主如此无端遐想,是臣女之过。”

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成阳郡主一张娇俏的面容顿时染上了几分愠怒:“谁知道你是不是当真为母祈福,深更半夜的,便是你借着祈福的由头去做旁的,又有谁能瞧见?”

“若是本王说,本王亲眼所见穆小姐当真是在为已故穆夫人祈福呢?”

淡漠而严肃的声音从人群中由远及近的传来,穆槿瑶惊诧的看向来人,黑色的长衫与夜幕融为一体,周身散发出一股极强的气场,原本还趾高气扬的成阳郡主,在见到他之际气势陡然弱了下来。

“成阳郡主作为孟国公之女,如此不加询问便胡乱揣测,当真不怕丢尽国公府的颜面!”

“靖……靖王殿下怎得来了?”成阳郡主动了动嘴,声音较方才相比低了许多。

“参见靖王殿下。”

宋凛一出,众人赶忙行礼。

“无须多礼。”宋凛摆摆手,径直走向了穆定轩:“相爷,可有查明发生了什么?”

穆定轩拱手道:“老臣已然询问过,小女前去殿中为先夫人祈福,命玉桐回来寻样东西,不想玉桐才刚进门便见一道黑影在房中鬼鬼祟祟,惊惧之下叫喊出来,待老臣带人赶过来的时候,黑影已经消失,因而老臣并未查明究竟是何人要做何事。”

“相爷,听闻穆小姐禅房之中出了意外,穆小姐可否安然无恙?本宫是否来晚了?”

听到这个声音,穆槿瑶整个人都如同炸毛的猫一样竖起了浑身的尖刺,她骇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越走越近的宋清宸,胸腔中的恨意几乎就要喷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