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汐周云小说阅读 温汐周云全文免费无广告

温汐周云小说阅读 温汐周云全文免费无广告

温汐周云是著名作者江南颂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文中温汐周云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温汐周家庶女,绝美曼妙,21世纪的杀手穿越而来,复仇归来,敢爱敢恨,虐渣打脸,有手腕,有仇必报,古灵精怪,聪明可爱,放荡不羁,有点小霸气,有特殊技能,会制毒制药,善用机关,会武!

《庶女重生:将军宠妻有道》 第2章 免费试读

那药极其烈,又加入温汐身上那不寻常的血。

殊不知,温汐曾在暗杀行动中吸入不明气体浑身冰冷痛苦,解毒后身无大碍,体温却一直较常人高。

再混入本来就偏湿.热的紫凝香,吸入后,浑身都会如烈火烧灼,痛苦不堪,除非和男子交和,否则将会硬生生被折磨至死。

温汐改了料,让这毒的效用狠到极致,她体内的毒会越来越烈。

温汐看着刚吸取香料,脸色已经开始涨红的老太太,嘴角的笑意残忍又肆意。

最狠的报复,不是让仇人死亡。

而是,让她生不如死。

在满院惊惧痛苦和慌乱中,温汐转身,从地上抱起瘦弱的温姨娘。

她轻声开口:“娘,我带你离开这个肮脏的地方。”

温汐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世,她幼时父母双亡,被自私冷酷的舅舅强行送进一个神秘的暗杀组织,每个进入这个组织的杀手都必须经过狠厉的磨练,医术高超遇反常会自救,毒术高明射杀不成就投毒,自己随时会丧命,唯有自救自保才能活命。

如今,她占了原主这身子。

那温姨娘,自此便是她娘。

周府欠温姨娘的,她都会让这些人,百倍千倍的偿还!

周府的大门敞开,没有一个人敢拦着温汐。

温汐瞥到周家门口一群乞讨的乞丐,心下马上有了主意。

她抱着温姨娘的尸体,不顾路人震惊的目光,一路走出城。

直走到荒芜的南山坡,她才将温姨娘安置好。

在周家门口,刚好坐着群也在讨公道的乞丐。

乞丐看见有人,立马把自己的目的也叫了出来。

“我们前几日被周家人叫来,说是有活。结果进了周府才发现,是周老太欲求不满缺男人!”

乞丐语气悲愤:“我们为了能讨点钱,忍辱负重的陪周老太睡,结果周家人竟是个赖账的!”

“那周老太年纪一大把,可精神却足,***的在府里就做那档子事!”

这话里的消息,太过惊世骇俗。

这太匪夷所思了!

围观的人根本不敢相信,可人群里又有人忽然说道:“周老太是不是白日宣银,我们进周府看看不就成了?”

话音落。

乞丐就先带了头,去敲砸周府大门。

一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都鼓动着,还真将门硬生生给踹开了!

里头的护院仆从自然要赶他们。

但人单力薄,压根赶不动。

大家伙轰轰烈烈的闯进来,乞丐事先被交代过这府里的路线。

所以轻车熟路的直接去了内宅。

内宅太太丫鬟们正惊慌失措着,就见老太太的门,被人推开。

带头的乞丐几步冲上前去,将床帘猛地打开。

而露出来的景象,让人目瞪口呆。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震惊的难以言表!

场面一时间,有些失控。

“周老太太……”

有人没忍住,亲自叫了声,像是还不敢相信这位真的是常被夸赞德高望重的周府老太太。

老太太听到这声音,总算是醒了点神。

而目光在触到一群外人时,老太太陡然尖叫了一声,脸色惨白!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老太太怒斥道。

可大家伙受到的冲击太大,一时间脚步竟有些挪不开。

就在正难以收场时,外头急匆匆的有人叫道:“老爷回府了!”

周老爷,也就是温汐这具身体的薄情又狠毒的亲爹。

他今儿去了庄子,所以没在府上。

还是下人一脸惊恐的刚把他找回来。

周云进来,看到眼前银乱一幕,面色铁青。

不过转瞬,他朝众人拱手:“诸位,咱们出去说。”

众人都看热闹,一时间儿都挪不动脚,但面对周云这位当家的,也不敢惹,不情不愿的走出去。

人满为患的厢房一空。

“诸位,让你们看笑话了。”

他拱手,青黑的脸上变得担忧和痛苦,扼腕叹息:“今日之事,实是意外,我也是刚刚得知。”

这件事周云说刚得知,真是天大笑话!

一向德高望重的老太太做出这种事,简直丢人现眼,整个周府休想抬起头。

“前几日,家母时常说胡说,请来道士看,说是中了邪,目前邪性大发,已非常人能敌。”

中邪?

有人嗤笑出声:“胡言乱语,什么邪这么刚猛?”

众人纷纷哄笑。

周云脸色变了又变,掩去眼中凶狠。

“诸位,家母在我年少时丧夫,多年来克己守分,行善积德,这么多年,诸位对家母的秉性都很了解,如今这么大年纪,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前些年旱灾,家母还特意施粥,救济百姓,是非是歹还望诸位明言。”

“这……”

有人犹豫了些。

“周老太一向秉性高尚,年轻时就洁身自好,老来我想也不会做出这种有丧家风之事。”

“是的,听说前段时间周家姨娘偷人,羞愤***,说不定是她的冤魂。”

“是了是了,周老爷你赶紧找道士驱魂!”

“……”

现在,周云已然朝温姨娘身上泼脏水。

众人看完热闹,四散离去。

看到周云进来,杂乱的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