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相是个妻管严全集免费阅读 孟相是个妻管严未删节小说

孟相是个妻管严全集免费阅读 孟相是个妻管严未删节小说

火爆新书《孟相是个妻管严》由知名作者千人面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姜堰孟昱,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一觉醒来,姜堰穿进了一本自己看过的小说中,成了里面女主的嫡姐。在小说中,原主是个天才,奈何姜堰穿过来没有继承原主半点记忆,她根本使用不出她的天才技能。这些年,原主一心扑在调香身上,家里又是制香世家。而姜堰在现代是化妆师,此时只能硬着头皮接班原主的日常爱好。可渐渐的她发现,府内好像并非都是好人,竟然有人要害她,尤指那些妾室。于是,姜堰一边努力钻研调香,一边在府外给自己找靠山。误打误撞,她结识了当今最年轻的丞相孟昱。眼看这男人人长得俊美,权势又滔天,姜堰果断追他!

《孟相是个妻管严》 第3章 蛇蝎男 免费试读

空气突然凝固,两人四目相对。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一下,刚止住的伤口似乎又崩开了。

姜堰愣了好一会,撇过脸,缓解尴尬。虽有面罩看不清他整张脸,但那双眼睛深邃清澈,有种不一样的魔力,好像要将她吸引无底的深渊一般。

“咳!”萧夜佯装咳嗽,“你也不丑吗?”

姜堰站起身,在他腿上踢了一脚,“好心没好报,你自己在这等死吧!”

男人被她突然的一脚踢的有些懵,倒是不疼,知道她生气了,拉住她收拾东西的手,“哎,哎哎!错了,为了弥补你,我也让你摘下我的面罩。”

他说的认真,姜堰抬眼看去,视线在他的面罩上思索了一会儿,“算了,你既是逃亡还是别让太多人知道你的长相,免得那天被人抓住丧了命还以为是我报的官。”

似是料到她会这么说,萧夜低笑一声,奉承道,“姑娘好气度!只是你为何不怕我,我可是被朝廷命官追捕的逃犯!”

姜堰拿着自己的面纱细心包扎好,打上结。“怎么说呢,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别人的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至于你是谁,”她摇摇头,“我更没兴趣知道,若不是你将我掳到这,我也不会管你死活。”

“呵,倒是我拖累了姑娘!”

“好了,伤口包扎好了,暂时不会有事了,你在这待着吧!”姜堰说着提起自己的东西起身。

“你干什么去?”男人突然警觉起来。

“大哥,出了你这档子事,城门肯定会封锁,严加查看,我当然是趁早进城啊!”

“以孟昱的速度。此刻,城门怕是早已布满官兵,你早不了!”男人无情的倒出事实!

“呵呵!大哥,我成现在这样赖谁啊,你自己好自为之,我们后会无期!”她学着电视剧里的人冲萧夜抱拳,然后抬步头也不会的走出破庙。

她不知道的是,她刚走后,原本还是一副没皮没脸的男人,眼神突然暗了下来。从他身后的亭子走出一人,带着半边面具,问道:“不杀吗?”声音透着股寒意,犹如身处地狱般没有温度。

“挺有意思的,谅她也翻不出什么浪来,放了吧!”

“这倒有些不太像你。”

“是吗?”闻言,他望着女人离开的方向,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如男人所料,城门前果然已经被官兵控制,来往的人都要仔细查看。姜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暗骂那个腹黑男,都是跟他耽误太长时间原因,不然早就进去了。

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擦了几把脸。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刚到城门口就被人拦住,把手的士兵仔细在她身上打量一番,没有看出半点端倪,挥手就让她进去了。她一路低着头,眼看就要进城了。

“站住!”男人伸手,一把刀边挡住姜堰的去路。

“呵呵,官爷,这是?”她抬头赔着笑脸,在看清男人的脸时突然僵住,一时间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是孟昱,刚才那男人提到的。

孟昱对旁边的士兵使了眼色,后者捡起姜堰的东西,查看一番。拿出块玉佩,递给孟昱,“大人,除了些制作胭脂水粉的东西,还有这个。”

孟昱接过玉佩,他认得这玉佩,萧夜随身戴着。姜堰却一时没反应过来,狗男人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这,大人……”伸手想去抢,孟昱拔刀,“别动,说!你和萧夜是什么关系,他现在何处!”

“我?大人,冤枉啊!谁是萧夜,我都不知道。”

“掳走你的人,名叫萧夜,是有名的逃犯,此人暗杀过我朝众多朝廷命官官。此人杀人成性,你若不是他的同伙怎么可能平安回来?我和你也是碰过面的,姑娘不会这么贵人多忘事吧?”

“啊呵呵呵,官爷,原来是您啊!我说了怎么见您这么亲切。”她赔着笑脸,试图蒙混过关,孟昱显然不吃这套,一碰剑鞘露出一半剑身:

“老实交代!”

“我怎么知道他不杀我啊!老百姓被逃犯掳走,你们不去追,我自己逃回来,你却在质疑我如何从逃犯手里逃了回来,天下哪有这般的道理!”姜堰见死皮赖脸没用,干脆也不装了。仰起头,与孟昱对视着。

“油嘴滑舌,好好说话你不听,那就跟我去一趟青玉司吧!”孟昱完全不理会她的解释,只当她是强词夺理。

“等等,我是姜家嫡女姜堰!”姜堰无奈,只能道出自己的身份保命,怕孟昱不信,伸手揭开脸上的面纱。

只一瞬面纱便随风飘落,耳边的发丝随风而动,一张小脸不施粉黛,却又娇艳勾人,眼神坚定的看向孟昱,在风中跟孟昱相视在风中。

一蓝一红相对而立,如果此刻二人不是对立关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对痴男怨女呢。

周围人纷纷围上来不知是谁先认出了她爆出一声惊呼,“真是姜家姑娘,姜堰!”

“主子,是姜堰没错。”身后的侍卫在他耳边低声道

“那敢问姜家大小姐,出门所谓何事,又是如何从逃犯萧夜的手里逃脱。”孟昱眯起眼睛,带着几分威慑。

“出门采集女儿家用的东西,孟大人,这事需要上报官府吗?至于如何逃脱,逃犯萧夜身上的刀伤需要我一个不习武之人跟您解释吗?”姜堰从容淡定解释他的疑问。“对了,您的箭法准头不太好,还得多练练啊!”

姜堰嚣张的扬起一张笑脸,笑意盈盈看着他,“哦,还有!那个玉佩我不知道他何时放到我东西里的,但是听起来孟大人您和他已经不止一次交过手了,您觉得他是在恶心谁呢?”

她说的有理有据,容不得半点假,孟昱在她脸上也没能察觉到半点不妥。只是眼神越发阴翳,“带姜小姐回青玉司,东西送去习作房查验,通知姜大人来接姜小姐回府!”

“孟昱,你!”说着便有人上前架着姜堰,让她不得动弹。

“孟昱,我跟你无冤无仇,刀法不精,箭法不准,戳中你的痛处了是吧!你个昏了头的蛇蝎男!我跟你不共戴天,你个死变态!”

“主子,现下怎么办?”侍卫凌双再次询问他的意见。

“她说的不错,萧夜藏玉佩的确是为了恶心我。”

“那您还……”还抓姜家小姐,话还没说完,凌双便收到自家主子的眼刀。

“我不喜欢这个女人,太聒噪!而且,我可以让萧夜恶心,但是别人说不得,她当众侮辱我的箭法不准,我听的不爽。”

报复,**的报复!凌双终于体会到惹谁也千万不要惹自家主子,太腹黑了,报复心太强了。

“通知回去,好生伺候着,等她爹来之前别少一根手指头。”

“是。”凌双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