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蜜崔景安免费阅读第5章 姜蜜崔景安大结局

姜蜜崔景安免费阅读第5章 姜蜜崔景安大结局

姜蜜崔景安是作者贤宝宝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下面看精彩试读!手拿药箱的姜蜜来自末世却穿入了一本反派文中。一家都是反派,真是令人头大!一穿越三个末世罕见的小崽崽就要弄死她。她相公,虽然长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惜也想弄死她。不过好在极品亲戚上门,相公能挡在身前,这样的男人能处!姜蜜摸摸自己肚皮上的肉肉,决定还是挽回帅相公还有三个崽崽的心!她摆摊、开店、治病救人,秉持着言传身教的想法。可一家依旧在反派的路上越走越远,一不小心还造反成功了。

《穿书后我发现全家都是大反派》 第5章 免费试读

第二日一大早。

姜蜜神清气爽的起床,自从末世来临她就没睡过安稳觉了,昨夜在这硬板床上睡得香甜的都流口水了!

她起身就去灶房里找了找。

结果发现昨日里的土豆自己吃了只剩下两个了,家里的糙米也见底了,只剩下麻袋里的一小把,她狠心把一小把糙米刮光放在锅里煮上。

把剩下的土豆削了皮切成块,放在锅里煮。

素来只有红薯粥,这土豆粥算是黑暗料理了,不过对于吃不上饭的人来说能填饱肚子就行了,恰好现在的姜蜜也是,孩子们自然也是。

等到锅里的粥已经冒泡泡了,她就没再添柴,用余温热着焖熟,这样省柴火。

家里柴火也不多了,她丛原主记忆力得知砍柴也得从山上砍,也是力气活,一般都是男人干的。

这时灶房门口响起推门的声音。

“娘……”若柳见到姜蜜,一张小脸发白,像是被吓到一般。

昨日里她就发现灶房里的食物不多了,娘肯定会责骂他们是只知道吃不知道干活的废物赔钱货,想到挨的责骂,她的眼泪就在眼眶里转圈圈。

谁知,一双温暖的手像是羽毛一般从她的发顶拂过。

若柳从没被这样的母爱温暖过,一时间呆若木鸡,不知作何反应。

“你看着粥,熟了就盛起来给你爹和弟妹吃,娘出去一趟。”姜蜜把任务托付给了大女儿,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若柳早就会干这些了,不过稀罕孩子的姜蜜还是仔细叮咛道:“盛粥的时候慢一点,别被烫到了。”

若柳吓得缩起了脖子,前段时间允霖只是多盛了一点粥,娘就将他整只手按进滚烫的粥里,现在手上还留着大片烫伤痕迹呢。

姜蜜看着孩子的表情,也明白了原主做了太多伤害孩子们的事儿,一时半会儿的让她们对自己敞开心扉也很难。

她没说什么就回屋去收拾东西了。

在红木箱笼底部,姜蜜找到一串零钱还有一个妆匣子,里面放着一对厚实的银镯子,是原主仅剩的嫁妆,其他的早就被挥霍一空。

姜蜜决定,卖了!

还有两身红红绿绿的九成新的衣裳,是姜蜜在同村的妇人忽悠下新做的衣裳,她穿上活像个红彤彤的灯笼和绿油油的牛油果,也一并卖了!

这些能卖钱的收拾一下,刚好一个胀鼓鼓的包袱。

姜蜜背着包袱就迈出房门。

谁知刚出门被一双小手给紧紧的拽住,小手的主人吓得抖若筛糠。

“娘,你不能和旁人私奔还带走了钱,这样爹爹就没有活路了,求求娘,我求求你。”若柳“噗通”的就跪倒在了姜蜜的面前,两个小眼睛哭得红彤彤的。

哭声把崔景安和另外两个孩子也引来。

若水急忙去拉若柳,小小的奶音也充满了怨恨,“你还说娘变好了,她就想离开我们,等她走了,咱们去卖身给爹爹治病。”

“卖我吧,我是男孩贵一点。”沉闷的允霖也开口道。

姜蜜要被三个孩子的孝顺给感动到了,虽然他们孝顺的对象是崔景安。

“乖乖,娘是去变卖了这些衣服买粮食!也买药可以给你们爹治病,绝对不会卖你们的。”姜蜜也半跪了下来,膝盖磕在地上,视线齐平的和三个小家伙说话。

但是三个小家伙都红着眼撅着嘴,一副不信任她的模样。

姜蜜看向了坐在轮椅上也同样闻声而来的崔景安,“昨夜里我都没走,今天也不会走,你和孩子们解释,我可要赶牛车去了。”

“嗯,你去吧。”崔景安凤眸微挑半眯着眼仔细的看了看姜蜜后,对着三个孩子招手。

三个孩子就扑进了崔景安的怀里,一个个哭得老惨了。

姜蜜只是试探一下崔景安而已,在末世练就的直觉,若是有人盯着她瞧,她就有所感觉,昨夜她在院子里和徐大牛说话就怀疑被崔景安盯着。

所以现在也是试探他。

果然是他!

姜蜜背着小包袱就去赶牛车了,回头看到三双红彤彤水汪汪的大眼睛,觉得自己宛如一个负心汉一般。

但即便是她唾沫星子说干孩子们也未必会信她,还不如到时带着粮食来。

村口的牛车去县城来回两文钱,姜蜜赶巧坐上了最后一个位置,因为她硕大的体积上去明显感觉到牛车下沉了些。

到了县城,她将两个大银镯子当了一两二钱银子。

而两件衣裳才换了三百个铜板,扯布的钱都不止这么点,姜蜜虽然吐槽当铺黑心,但为了家中的生计还是换了。

一共一两五钱银子,还得抠搜着花。

姜蜜来到粮店买了三十斤的糙米,两文钱一斤,价钱倒是砍不下来,但是叫掌柜的送了五颗蜜枣,到时候用油纸装起来,带回去给孩子们吃。

她费力的扛着米准备回去,被人拍了拍肩头。

看着来来往往热闹的大街,姜蜜抑制住了末世的本能没有给身后的人来个过肩摔,不过她还是掐住了来人的手腕,一个旋身,就离来人半米远。

“是你!”姜蜜看着眼前的徐大牛。

他胳膊绑着白色的纱布,还用两块木板给夹住了,脸上还有刮擦的痕迹,满脸怒容的看着姜蜜,赤黑愤怒的瞳仁里倒映出姜蜜胖乎的模样,活像个白面馒头。

他拽着姜蜜,顺手提起姜蜜买的糙米,就把姜蜜带到了一个巷子里,他用那只没折的手撑在姜蜜背后的墙上,勾着嘴角狞笑,“姜蜜,你昨晚什么意思,你害得我好苦啊!”

原来壁咚也得看脸啊,她毫无压迫感,只想一拳对着徐大牛的面门打去。

姜蜜苦笑着想,原主是图徐大牛啥啊,靠这么近还能闻到徐大牛一身汗味儿,和老酸菜一般。

昨日里闻着崔景安身上还是淡淡的松柏香气,看着他那张俊脸,都没有这种恶心的感觉。

徐大牛见姜蜜不说话,像是被辜负了一般,垂眸黯然神伤道:“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你在想别的男人,蜜儿你变了,你背叛了我们的感情……”

“打住,大牛哥,你咋伤的这么惨啊!”

姜蜜赶紧逃离徐大牛用胳膊圈起来的牢笼,然后反手就抓着徐大牛的胳膊,装作关心的样子,而后狠狠一掐。

“啊——,疼疼疼!”徐大牛惨叫一声,脸色都发青了。

姜蜜眼尖的看到了徐大牛手上的金色的扳指,这可是纯金的,还是原主送的!

呸,还包养丑男人。

姜蜜薅了两下,那金扳指像是生在徐大牛手上一般,薅不下来。

“蜜儿,你先放开我的手。”徐大牛小心翼翼的抽回手,看着毛毛躁躁的姜蜜,很是害怕,他受够这个痴肥的笨女人了!

姜蜜看徐大牛身上的穿戴都是用原主给的钱买的,她眼珠子一转,想到一个好主意。

“大牛哥,你这样回村,村里人肯定会猜测昨晚的贼是你,要是被他们知道咱们俩还想私奔就不好了,我知道县城里在卖一个神药,抹了就能好,不过我出来的急没带多少钱,先花你的,等你胳膊好了,咱们今晚就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