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绿帽女友出轨系列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人妻绿帽女友出轨系列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蓦地,一道黑影笼罩。

她诧异的抬眸,下一秒,唇瓣被含住,一股红酒的香气滑入舌间。

清甜香醇。

徐徐张大震愕的双眸,唇间的酥麻温柔逐渐深入,她回神,两只小手抵在他胸口,推搡。

“唔唔……”

攸的,腰间困上一只手,她的后脑勺被男人霸道的托住,这个吻辗转缠绵。

徐徐被灌得有点醉。

终于,男人的热吻埋进她的锁骨,徐徐难受的挺了挺胸,强有力的手臂探入她的腰间,一捞。

将她抱了起来,紧接着,徐徐像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野猫,张牙舞爪的被他带回了房间。

“陆青封!”徐徐趁空,喝止。

男人干净的指尖落在第三颗扣子,一顿,继而慢条斯理的解开。

“你疯了!”徐徐瞪大眼睛,几乎滚下床,从他的腿边钻出去,试图逃跑。

他喝酒了!

徐徐满腔恐惧,爬出去两步,被男人拎了回来。

下一瞬,她被抵在墙壁上。

男人的眉眼优雅华丽,噙着深深浅浅的笑容,紧睨着她的唇瓣,瞳色越来越深。

荡着一脸的风sāo。

徐徐要逃,被他拦住去路。

“徐徐,男人喝了酒的时候,不要试图激怒他。”陆青封微笑,“容易动粗。”

原本正要发脾气的徐徐,硬生生的压下胸腔的愤怒,却还是不满的嘟囔着句:我说什么了。

男人压迫过来,呼吸缭绕在她的耳蜗,徐徐躲了躲。

心脏砰砰砰的乱跳,漆黑的瞳孔扩了扩,她气急败坏的推开他,“你刚才吻我?”

她皱紧了脸,气得想哭,闷头跑了出去,进了浴室,嘭的关门。

男人碰了碰自己的薄唇,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

而后,笑了。

……

徐徐在浴室里待了两个小时,开门,探着脑袋看了看客厅里,安静。

放心的伸腿出来,刚转身,看见倚靠在墙壁上抽烟的男人。

记忆里,陆青封很少在家抽烟。

但不得不说,他抽烟的样子透着慵懒不羁,带点颓废的华美。

他凝着眉梢,视线轻缓的飘到她脸上。

徐徐瞪了他一眼,越过他朝卧室走,又停了停脚步,“今晚我们别一起睡了,你睡沙发。”

“理由。”他的嗓音掺着哑。

理由?

他自己不清楚?

徐徐想到刚才那一幕,还心有余悸。

她回头,皎洁的面庞微微仰着,“你现在的信用度在我这儿为负。”

她想了想,又警告:“还有你以后不准喝酒,喝酒容易变禽shòu。”

徐徐自顾自的说完,闷闷不乐的朝卧室走,听见身后不疾不徐的脚步声跟来,她一手按住门板,“你又想干什么?”

男人抬着音,“睡觉。”

徐徐指着客厅,“你睡沙发。”

“床,或者卧室里的沙发,我只能选其中一样。”

修长指间的烟火袅袅摇曳,烟草味平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息,男人似笑非笑,有点无赖。

“凭什么!”

“我怕黑,徐徐。”

怕黑?

他一个一八几的大男人,居然怕黑?

……

所以他闪婚的原因,莫非是这个?

徐徐惊讶,难不成她只是个陪睡的?

难怪当初她要分房睡,他却连连摇头否决,态度坚决得让人生疑。

当初若不是为了尽快结婚,她也不会答应。

如今想来,这个理由更能说服她。

徐徐好几天看他,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这天,安妍在公司里传播了一个小道消息,说兰陆集团的蔡总不知道得罪了谁,不仅被人暴揍了一顿,还被辞去了职务,而且据说还涉及了经济犯罪。

总之,渲染得十分生动。

徐徐竖着耳朵听了几句,心里暗想,合作的结果还没下来,她还没收到拒绝的通知。

现在蔡总出了这个事,是不是说明她还是有希望的?

当下,精气神全回来了。

正准备给兰陆那边去个电话询问详情,却提前接到了叶锦城的来电。

“徐徐,我在你公司楼下,出来喝杯咖啡。”

徐徐不想见,“我没空,很忙。”

叶锦城胸有成竹的说:“关于兰陆的合作,你应该有兴趣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