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去攻宿舍被强了四个攻 烟雨红尘小说网

受去攻宿舍被强了四个攻 烟雨红尘小说网

深呼吸一口气,夜汐然的手指如利刃一般,划过男子的胸膛,似乎再找心脏的位置,可耳边传来的几声脚步声,又让她收回手,身体轻跃,白色的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中。

同一时间,水潭中的男子嘴角溢出一缕鲜血,身体恢复动弹后,就慢慢的起身回到岸上,刚将衣衫披好,便有人走了过来。

“三皇子,你还真是矜贵,洗个澡而已怎么这么久。”寻来的士兵嘴里满是抱怨,一双眼里却还不停的在男子身上乱瞟,声音染着贪婪的继续说。

“嘿嘿,不过皇子就是不一样,这一身皮肤真是比娇滴滴的女子还娇嫩,让人看了就想…”

话未说完,那士兵却惊恐的低下头,看着插入他心口的那只手,一张脸因剧痛扭曲无比,嘴唇更是抖了几下,双目巨睁的倒了下去。

浓重的血腥味,让草丛中立马出现了几双绿幽幽的眼睛,男子将手伸在水里,仔细的洗了几遍,丝毫不去看那几只跳出来的畜生正在咬食着尸体。

只是在男子在起身的时候,那几只畜生像是被什么吓住,忌惮的俯在地面,等他走后,才继续啃食,浓重的夜色里,满是血腥味。

……

若初宫中,夜汐然刚踏进宫殿,便将脸上薄薄的人皮揭开,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声音透着沙哑的问。

“落,我不在的时候可有人过来过。”

“回主子,元贞皇后派人过来个主子送过点心,说是亲自做的,要主子尝尝。”落抬起头,脸上的样子出奇的与夜汐然分毫也不差。

“嗯。”夜汐然刚一坐下,落便倒了杯水递过去。

似乎是知道主子不喜见这张脸,落便抬手就将脸上的人皮去了,目光落在一处,大惊失色的开口。

“主子,你身上怎么会有血迹,是哪里受伤了吗?”

瞧着主子眸色渐深,落不敢再说什么,虽还有些担心但还是在夜汐然的手势下退下。

将杯中的水一口吟尽,夜汐然蹙起了眉头,看着空空的水杯,仿佛想着方才自己身上的异样,一下子就联想到,前几晚元贞皇后似乎除了给她换脸,还给她喝了什么。

呵呵…当时她还仗着自己百毒不侵,现下看来,她竟是太轻敌了,竟忘了她的身子独独抗不了情yù之药,若是简单的春,药倒也不会怎么样,可若是那种激烈地情药,怕是真的会有影响。

今晚的中招的事情,应该就是因为这个,不然,一个连平常人只要不吃进去,就不会怎么样的迷迭花,她怎会闻闻花香,就难以自控。

夜汐然想到半个时辰前的事情,还有腿间现在还有的不适,脸色一寒,生生的坐到了天亮。

等宫人过来给夜汐然梳洗的时候,看着那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都吓了一跳。

“公主,昨晚可是有哪里不舒服。”一个宫女大着胆子的问了句。

夜汐然抬起头看了一眼说话的宫女,昨日似乎也是她点出夜锦的身份。

“无妨,只是做了个噩梦。”

“那公主奴婢稍晚些,就去内务府领些安神的香料,这样公主夜里也好睡的安稳些。”

夜汐然看着镜中已经梳妆好的脸,看不出半点的疲色,才缓缓的起身,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着那宫女淡淡的开口。

“你倒是体贴,叫什么名字?”

那宫女听着夜汐然问话,双膝跪地回道:“公主,奴婢叫月染是前几日才进若初宫的新宫女。”

“是吗?这个赏你了,今日就由你陪我去参加宴会。”夜汐然随手从其他宫女手中的托盘中拿了一根翡翠玉簪递过去。

“谢公主赏赐。”月染将那玉簪收好,不去管身边其他人看过来的妒忌目光,只是低头跟在夜汐然的身后。

而夜汐然在宴中坐下的时候,摸了摸头顶才戴上的珠钗,垂在身侧的手一紧,她竟是将母妃的那只玉簪弄丢了。

虽那不是母妃给她的,但是因着现在的身份,她能带着惦念母妃的也就只有那根玉簪,如今竟然没有了。

不等夜汐然回忆玉簪丢失的地方,只听宴会中原本悦耳的乐器声骤停,一个太监用着尖细的嗓音喊了句。

“平苍二皇子、三皇子到!”

夜汐然偏过头,目光先是落在了走在前面的那个一身紫衣的男子身上,听说平苍的二皇子北冥桑素来喜好绛紫,果然不假。

不过,当夜汐然的目光无意瞟到北冥桑身后那张残缺的脸时,眼中却闪过一抹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