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驰骋第章 做晕了继续做h

身上驰骋第章 做晕了继续做h

“你看看。”

顾之川接过纸,在那里娟秀的字体写着这么一句话——合同关系未到期之前,不可与任何异xìng交往。

顾之川薄厚适中的粉唇微微上扬。

“可以。”

“那你先签。”

慕明月将黑色油性水笔重新将给他,顾之川毫不犹豫地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签完之后就将合同给慕明月。

这次没有再犹豫,慕明月也爽快地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两份合同每人各留一份。

请男友的事情总算是完满完成,看着顾之川,慕明月越看越满意。

“走吧,我们去订婚宴。”

“订婚宴?”

顾之川黑曜石般明亮的双眸惊愕地看向她。

慕明月才回过神来,一时口快说得这话暧昧三分。

“是去参加订婚宴,我同父异母的那个妹妹,你不是知道吗?”

顾之川点头。

“她今天订婚,她的未婚夫是我的前男友。”

顾之川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嘴角微微上扬,道:“我会好好表现的。”

慕明月叹了口气,无力地瞟了他一眼,“我信你。”

她其实至今都不太相信顾之川是来应聘假男友的,毕竟19年的恶交还摆在那,但已经到这步不信也得信,她没有其他选择。

刚出咖啡馆,一阵悦耳的铃声在顾之川的身上响起。

是顾之川的手机。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电话号码,俊眉一皱,对她说:“订婚宴在几楼?”

“三楼。”

“你先进去,我讲完这个电话就进去。”

慕明月愣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

请男友就是为了壮气势的,本来该一起进去的,现在却让她先进去。

“这是个很急的电话,明月,不好意思,你先进去,我保证很快就到。”顾之川抱歉地说。

都这样求她了。

“好吧。”慕明月无奈地道,形单影只地走向酒楼。

在三楼楼梯前,她停了下脚步,深呼吸了三口气。

事到如今只能听天由命,她再次迈开脚步。

来到订婚宴的会场,因为订婚宴快开始,到处都已经坐满了人。

慕明月一眼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梁泽笙。

梁泽笙身边围着四个人,都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最先注意到她的是宋如意。

宋如意发现她后,就对着梁泽笙说了几句话,虽然隔着远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在梁泽笙一句话后,宋如意,许姿,宋盏、唐楚文四人都往她这边走来。

慕明月心想,梁泽笙对他们说的那句话会不会是——看住她,别让她闹事。

见他们四人来势汹汹地样子,慕明月清咳了两声,将腰背无声地挺直。

心里虽然没底,可气势上不能输。

“慕明月,以前就知道你厚脸皮,可今天才发现你的脸皮厚可不是一般厚,像你这脸皮的厚度都可以挡导弹了吧。”

宋如意高高在上的眼神鄙夷地看着她,仿如看到一个不该进入她眼里的垃圾。

许姿,宋盏,唐楚文听到她的话脸上都露出嘲笑。

她在和梁泽笙交往的时候,宋如意他们这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直都看不起她。不管,梁泽笙在不在她身边的时候,他们要么抓弄她,要么说些讽刺的话。

梁泽笙说:“明月,他们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脾气虽然有点怪,但人都不错。要是他们说话不好听,你忍忍就是。”

她那时候很爱梁泽笙,梁泽笙说东她不往西走,梁泽笙说好她不敢说不好。所以,她就一直忍着宋如意他们。

只是,今天……

她释然地笑了笑,问:“我来参加个订婚宴,怎么就脸皮厚了?”

宋如意冷冷一笑,“泽笙没给你订婚宴的请柬吧?”

“没给。”

分手后,梁泽笙连见都不愿见她,更别说会来送订婚宴的请柬。

“请柬都没有,还穿着这一身寒碜的衣服,要不是脸厚也不会站在,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泽笙今天订婚的?”许姿嫌弃的眼神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慕明月,今天跟泽笙订婚的人是阳城首富慕卫石的千金,他们俩门当户对,所以,你最好不要闹事,否则泽笙愿意原谅你,我们都不会放过你。”宋盏威胁地道。

“聪明的现在就赶紧滚出去,别让我们动手赶你出去。”宋如意附声说。

在梁泽笙这四个朋友中,就这宋家兄妹欺负她欺负得最厉害。

他们三个人一人一句地地讽刺着她,慕明月想,要是再不说点什么话反击下他们,就真当她还是以前那个好欺负的慕明月。

正当开口,顾之川的声音在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