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九阳神功的医生 白浊灌满粗黑硕大

有九阳神功的医生 白浊灌满粗黑硕大

夜玲珑看见门口是付嫡仙的人,想必是为了那三千两银票来的,那么一点也搜不出来,此时最焦急的应该不是自己,而是付嫡仙和付嫡龙吧。

“没事,还有,我买你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就说你是我捡回来的。”

凝香点点头,好似明白了什么。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夜玲珑对着守卫说着,言辞中包含了威严。

“大夫人在里面,说是府里丢了东西。”

“找到了吗?”

“没有。”

夜玲珑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抬起头,挺直身板向里面走去。

一进屋就看到付嫡仙还有夜成文坐在哪里,尤其是付嫡仙那一脸的嫌弃,让夜玲珑在心里鄙视她千万遍。

“玲珑,现在就爹和娘在这里,你说,你娘丢的三千两银票是不是你拿的?”

“啊?爹,你忘了,我娘早死了。”

“胡说,玲珑,你面前的不叫娘叫什么?”

夜玲珑咬住嘴唇没有之声。

“夜玲珑,你不要在这里装蒜。”付嫡仙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怒气腾腾。

“装蒜?我装葱也没装蒜啊,再说,我一天不在府里,也没有回来,我怎么偷你的银票?”

付嫡仙一脸无助的看着夜成文,“老爷,你看看,这女儿都教成什么样子了?”

“既然让我叫你娘,我不是你教的还能是谁教的?”

夜成文叹了口气,“别闹了,玲珑这会才回来,兴许是你手下的丫鬟手脚不干净呢。”

“等等,你身后是谁?”付嫡仙用灵气一把就将凝香从夜玲珑的身后拽了出来,摔在地上,毕竟也是肉tǐ凡胎,凝香倒地之后干咳了几声,一脸无辜的看着夜玲珑。

“小姐,你也没说这里的人都这么野蛮使用家庭暴力啊?”

夜玲珑虽然生气,但是她知道拼不过付嫡仙,于是将凝香扶了起来,看着夜成文,“爹,女儿不知道哪里做错,要让家里人如此讨厌,而且女儿更加不明白,明明是无中生有的事情,爹为何还是出现在这里,纵容事情的发展。”

“好一张巧嘴啊,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说,这个死丫头哪里来的?”

“在街上捡来的,见她可怜,我就收留她,让她与我做个伴,这也不行?”夜玲珑瞪大眼睛,怒视着付嫡仙。

“哼,捡来的,是不是用银票买来的?”

凝香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但是她觉得,王爷还算是个靠山,于是就小声的说:“小姐,要不你放凝香走吧,看来这里也不是凝香呆的地方。”

“不行,万一被坏人抓走卖掉怎么办?”夜玲珑说完就看向夜成文,“爹,凝香很可怜的,再说她只是一个凡人,并不会灵力,我想她在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夜成文叹息一声,“罢了罢了,走吧仙儿,不要打扰他们休息。”

付嫡仙自然气不过,站在夜玲珑的面前,嘴角一抽,“就不信你一直这么好运,来啊,把今天要洗的衣服给我拿过来,明天香儿和太子就回府了,我可不想这里有一堆脏衣服。”

说完便一身怒气的走了,留下的,是一堆华丽的衣服,夜玲珑一眼就看得出,是夜敏香的衣服,而且都是为了大婚而特别定制的新服。

“小姐,咱们要洗吗?”

夜玲珑将衣服拿起来又放下,“洗吧,不然明天会给咱们难堪的。”

“嗯,好的,等等。”凝香说完,就打了个喷嚏。

“凝香,你怎么了?难道是着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