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在我胯下疯狂 被朋友进去了好爽

美女校花在我胯下疯狂 被朋友进去了好爽

“冷萧?他是什么样的人?”夜辰疑惑的问道。

香蝶无知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知道他穿着一身黑衣服,长得和你一样好看。”

夜辰没再说话,冷萧这个人曾经也听爷爷提起过,他师父冷一是葬神谷的奇人谷主,但自从冷一去世后,将葬神谷传授冷萧,冷萧不但没有接任,反而将葬神谷埋没世间。

夜辰不解,他跟冷萧其实非亲非故,那么冷萧为什么要救他,并且还送到天启宗,这一切都跟梦境是否有关系?

昏迷这段时间,段雪姑娘又在何处?

“大哥哥!!!”

“啊?”正在入思的夜辰,被香蝶的吼声拉回了现实,一脸茫然的看着香蝶。

“算了算了,大哥哥,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内门弟子都已经测试魄力级别了,要不要随我一起?”香蝶斜眼一笑的说道,偷看对于香蝶来说是最佳拿手。

测试?

夜辰看着活泼乱跳的丫头,不知怎么说了,这么小的丫头,对所谓的魄力懂多少?不过现在他闲的无聊,不妨就去凑凑热闹,说不定还知道些线索。

天启宗内门处,四下无人,也许都已经参加测试魄力级别了,香蝶低着头蹑手蹑脚的往前走着,而夜辰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能耍什么把戏。

“嘘,大哥哥,你会不会飞啊?要是不会,我带你飞。”

“飞?”

还没等他回过神,香蝶已经拽着他飞走,很快来到了内门的后山,两人坐在了隐瞒的大树上。

“丫头,不错啊,还厉害的。”夜辰刮目相看的说道,他真的小看了香蝶的本事,以为她跟普通女孩一样平凡。

香蝶嘿嘿笑道,“大哥哥过奖了,其实也没什么的,要不是我姑姑,我也不会飞。”

“说得也是啊,你姑姑对你那么好。”

夜辰抬头瞅着东山,看到太阳刚从苍苍的山巅后面露它那最初几道光芒,温暖跟即将消逝的黑夜,这种景色,他很久没有见到了。

而远处颠山的脚下,有着一群穿着青衣男子在擂台前议论纷纷着,他们手中执剑,好像在看一场热闹。

“下一个!左浩!”

一个男子,身手敏捷地跳跃了擂台,他很有自信的看着眼前的石碣。

“喝!”

一声怒喝,只见一道蓝色光芒打击在石碣之上,石碣是专门测试一个人体内魄力的级别。

“元武境界!七重!”测验石碣之旁,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石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

接着擂台下的人,都纷纷赞扬,相对一些普通的内门弟子来说,七重已经够极高的。

“啧啧,咱们的浩哥可是在元武境界第六重,想必再努力四重,就可以跟进入下一个阶级,那么成为逆子,可就指日可待了。”

“那是自然,咱们的浩哥可是才子啊,这里面的弟子除了七个人,谁还能超过咱们的浩哥啊。”

然,偷偷观看的香蝶吐了吐舌头,不屑一顾的说道,“切,七重有什么了不起的,本姑奶奶还练了一重呢。”

旁边的夜辰无言以对的看了眼香蝶,他一般修炼一重的弟子都是外门弟子。

“大哥哥,跟你介绍下,刚才那个人叫左浩,其实就是一个混蛋,他仗着自己是李易的弟弟,在外面嚣张跋涉的欺负人,这些没有实力没有背景的弟子,都已经被他收服了。”

“那李易是谁?很大的人物吗?”

香蝶歪着头,沉思道“李易这个人,我不是很了解,但他属于逆子。”

“逆子?什么鬼?”

“逆子也就是级别在天武之上的人,在这二十年内,能达到这种成分的人,只有那三个人,他们呢,分别叫李易,新来的狼天啸,还有一个…”说到这里,香蝶突然沉默,她看向擂台那边,没再说话。

“额?还有一个是谁啊?”

“他就在里面…”

“徐枫!”

听到名字,在场所有人都哄笑起来,因为,徐枫这个名字已经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看来我今天没有白来啊,要是没有废物在场,那该多么无趣啊。”

“那是当然,来来来,我们大家都为废物鼓鼓掌啊,给废物加加油,冲刺前一名啊。”

一名穿着白衣少年缓慢的走上擂台,他面对着石碣,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落在那如木桩待在原地的他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让少年呼吸微微急促。

“大哥哥,他就是我所说的逆子,现在如今已经成为了级等的废物,曾经他是逆子的时候,他善待着每一个人,每一个弟子,甚至还帮助他们输送过内力,可没想到,在自己落魄的时候,身边竟然都是狗。”

夜辰听着香蝶诉说,苦苦笑了一声,“呵呵,他们都是弱肉强食,只要你变得强大了,才会得到任何人的尊重,就好比…”就好比他爷爷扶弱抑强,可到了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徐枫,元武境界,级别一重!”

一声莫冷的声音回响,整个周围的气氛更加热闹,他们不出意料,就知道徐枫定会脚踏原地。

徐枫低着头,从擂台下走了下来,正在这是有几个人挡在了他的去路。

“呵,我说废物啊,你还是洗洗睡觉吧,天天修炼,还是脚踏原地,难道你不觉得特别累吗?”说话的人,正是嚣张的左浩。

徐枫没想理会,他想要划个界限绕过他们,可谁知左浩旁边的弟子推了他一把,讽笑道“呵呵,我说废物,我家浩哥在跟你说话呢,你一个废物难道耳聋眼瞎吗?”

“什么叫难道?他本来就是一个聋子,简直连个废物都不如啊。”

“其实说真的,我要是他呢,我早就一头撞南墙了,我可不喜欢丢人现眼的活着。”

徐枫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他自嘲的嘴角,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

“你们都在干嘛呢?”

一个严肃的声音回响起,周围的人都朝着声音看去,只见天罚夫人朝这边走来,她披着黑色披风,神情很是严肃,

徐枫见状天罚夫人为他解围,没再理会什么,直径转身离开,而周围的弟子都低着头不敢再出声,虽然天罚夫人管理外门,但内门的事,她必然也有资格。

“你们一个个都觉得自己很高尚很牛bī了?天天不好好修炼,整天都想着怎么欺负人,天启宗怎么会收了你们一群败类!还愣着干什么?全都给我回去修炼!”

命令如天,所有弟子不得不听,随后,全都散了伙离开了。

天罚夫人看着徐枫远去将要消散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曾经受万人尊敬的逆子,也会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她感到非常惋惜。

不过始终相信,有朝一日,他还会变成原来的模样。

“热闹看完了,都出来吧。”天罚夫人淡然的说道,她刚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感应到香蝶在这里。

“哎,我姑姑就是这么厉害,神机莫测啊。”香蝶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紧接着从大树上跳了下来,随后夜辰也跟着下来。

“姑姑,一点都不好玩,天天来这里都会被你抓住。”香蝶拽着天罚夫人的手,撒娇道。

“你呀,就你那小样,还能骗了谁啊。”说完后,便看到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夜辰,她微微一笑,问道“你有没有好点?”

“恩,好多了。”夜辰顺口回答道。

“要记得好好休息。”

夜辰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谢谢夫人的关心。”

夜已深黑,银色的半月点缀在整个夜空之中,这个时辰,大家都早已入梦。

‘哐!’的一声,夜辰轻轻的将门紧闭着,他背着包袱,想要趁夜离开。

很多事情,他还没有弄清,不能再耽误一刻。

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夜空,眼神里透漏出一丝忧伤,现在的他,没有人能体会到他想要的真相,也没有人能告诉他,他爷爷究竟在哪里。

虽说梦境,让他找到无尘这个人,可世间之大,又能去哪里找。

走出宗门,走进一片树林,这周围除了风呼呼的刮响着树叶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浓重的湿气散发着四周,这种湿气就如同迷雾一般,使人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喝!二十八!喝!二十九!喝!三十…”

就在正走着,隐隐约约他听到有人在怒喝,不过他猜测着,这种怒喝声好像有人在练功,那么这么晚了,又会是谁这么刻苦?

“喝!三十三!喝!三十四!”

他疑惑地朝着声音走去,在黑漆的夜幕下,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用拳头打击着眼前一棵粗大的树,鲜血顺着手背流了下来。

片刻,他蹲在了地上,双手紧紧握着拳头,苦涩笑道“曾经我真心待人,为什么所有人都这样对我?不行!我决不能屈服,我要变得更加强大,我要让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付出血债。哈哈哈…我才是强者,我才是世间最强大的强者!哈哈哈…”

不远处的夜辰躲在树的身后,两眼注视着放声豪笑发泄内心愤恨的徐枫,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刮过,地面的残叶沙土骤然卷起,一时间飞沙走石,呛得夜辰睁不开眼睛,纸片像兔子般四下奔跳,一只塑料袋猛地跃起,飞上了天空,各种树木发疯似得扭摆起来。

“谁?”徐枫停止着笑声,他环视着四周,肃面警惕的说道。

“哈哈哈哈…徐枫哥哥,难道你不认识阴女妹妹了吗?”一个销hún的女声回荡在整个周围之中。

阴女?

听到这个名字,夜辰紧皱起眉头,他仍然清晰的记着,五年前爷爷上山采药,被阴女刺杀,也就是那个时候,夜辰得知自己体内有股很强大的力量。

正当想着,四周散发着一股芬香的香气,随即,一个穿着红衣丝袍的女人旋即飞来,她那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xiōng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

“徐枫哥哥,好久不见啊,近来,你可好?”话未消,阴女已经逼近的徐枫,她那雪白诱人的手臂搭在了徐枫肩膀之上,水水而又性感的红唇贴在他的耳边,轻口说道“你恨过我吗?”

“要杀就来个痛快吧。”徐枫冷冷的说道,他双目紧闭,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他知道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不是她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