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豪gl 汽车 李煦第六章分章阅读

帝豪gl 汽车 李煦第六章分章阅读

“是你?”夜辰突然想起,这眼前的女人正是在王府所见的那个丑女人,不过很好奇,她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丑女人见到夜辰,心里顿时激动起来,她抓着夜辰的胳膊,脸上露出兴奋地笑容说道“没想到你会在这里,我还以为一辈子见不到你了,谢天谢地,终于在这里见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我好高兴。”

夜辰愣住,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岚萤一把推开,伸出手,一巴掌火辣辣的打在丑女人脸上。

“啊!”丑女人跌倒在地上,一只手捂着滚烫的脸颊,泪水从眼角边流了下来,这里,没有人可以帮助她。

“你这个又脏又臭的女人!凭什么这样拉着我相公的手不放!我告诉你,在这个世上,除了我以外,谁也不允许拉扯着我相公!”

夜辰看着岚萤的醋意大发的样子,顿时无言以对,这个时候,一直默不吭声的封一山开口向丑女人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了,给我从眼前消失。”

丑女人缓缓从地上站起,她低着头,转过身消失在夜辰视线当中,夜辰回过头,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底一丝疑惑闪过。

岚萤用手戳了戳夜辰的胳膊,嘟着嘴说道“相公,你什么时候口味变得这么重了,我这么漂亮的女人在你跟前,你竟然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夜辰也没吭声,他内心只是奇怪,丑女人不是应该在王府内吗,那他跟封一山究竟什么关系。

“既然,你来我这里,便是有缘,不如今晚就在我这里畅饮一番如何?”封一山抿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彬彬有礼说道。

“这…”夜辰百般沉思,要不要留在这里,他答应过岚萤,不管如何,都要为他师父报仇。

“顺便我帮你们找回仇人,你看意下如何?”

找回仇人?

“当真?只要找回能帮我师父报仇,我做什么都愿意。”岚萤咬紧牙关,狠狠的说道,她唯一任务,为师血仇,重振山派。

天启宗大殿内,香蝶双腿跪在地上,头垂低了下来。

“身为我侄女,不好好给我修炼,还天天到外面惹是生非,真当以为我大派门规,拿你没办法?是我平时太宠惯你,如果不好好惩罚你,那我这个天启宗掌门颜面何来?”大殿首座之上,天罚掌门身穿一身紫色大衣,很是威严的坐着,双目紧盯着门口被罚跪的香蝶。

香蝶内心自责,如果真不是徐枫及时出现,恐怕她姑姑也许早已离开她了,紧张的捏着拳头,小拳头上布满了冷汗,她仍然低着头,不敢出半句声,也不能告诉天罚掌门,她是为了夜辰而来。

天罚掌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不过看在你年纪尚小,你姑姑多番几次的替你请求,今晚你给我在禁闭思过,倘若你再敢重犯一次,那么天启宗的门规一视同仁!”说完,甩开袖子,冷哼了一声。

禁闭,是香蝶最感到恐怖的地方,也通常是黑屋子,平时自己犯点小错,禁闭对于她来说,是最好的处罚。

香蝶小小身体不停地颤抖,但嘴上不敢吭声,自己犯得错事,就得自己担着。

夜幕降临,闪闪闪烁的星辰在无际的天空照亮着,习习微风吹拂着整个大地,吹在脸上让人感到舒服。

然而,香蝶打着灯笼,进入了黑暗屋子之中,她抬起灯笼,照亮着屋子,只见屋子内,除了简单的床铺,也除了周围的火柴,其他再无一物。

香蝶胆颤的走了进去,时不时听到火柴内老鼠的声音,她内心更加恍惚起来,更别说在这里待一天,即使一时辰,也无法待下去。

香蝶蹲在墙角边,痛哭的抱着自己,现在的她,真的很需要一个人的陪伴。

“小蝶…”此时,熟悉的声音未消,天罚夫人已经打着灯笼走了过来,她微苍白的脸上泛起着一丝和蔼的笑容。

“姑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原谅我吧,姑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香蝶见到天罚夫人的身影,从内激动地狂跑来,一把抱住天罚夫人,一面哭饶,一面痛哭而起,她没想到,自己都这样了,姑姑竟然还看望她。

“我的好孩子,姑姑知道了,姑姑不怪你,只要以后听话就好了。”和蔼可亲的天罚夫人,边用手拍着他的背,边亲切的说道。

周围除了哭泣声,一切都变得沉寂起来。

“哇,好香啊,这面真的很好吃啊。”

楼阁上,封一山在长桌之上,摆放着三大碗面食,迫不及待的岚萤随手拉了一碗,还没等夜辰开口,便抢去先尝一口。

夜辰一直觉得,这面有股奇特的味觉,所以,这面他坚决不吃。

“额,小兄弟,你为何不吃?这面难不成不合你的胃口吗?”封一山这才知晓,夜辰没有吃一口面,疑惑的问道。

“哪里,这面闻着都是那么香,怎么可能不合我胃口呢,只不过最近胃胀,还是等消化掉,再吃也不急啊。”夜辰婉拒道。

封一山将手里的碗满上,嘴角扬起一丝笑容“那好,这面可以不吃,但这碗酒总要喝吧。”

夜辰接过酒碗,他抬头漠视了正在吞酒的封一山一眼,随后趁封一山没注意,直接将酒水倒在了地上。

阴暗的地牢中,这仿佛是一个被世界遗忘和唾弃的角落,一墙之隔,墙外明媚,牢里腐霉,鲜明讽刺。

时已至晚,间或有丝丝寒风从墙的缝隙里吹近来,摩擦出一种诡异的惨和声,吹起落地尘土,飘荡在半空中,弥漫了整个地牢。

四周还夹杂着酸臭糜烂腐朽的味道,渗透进每一个罪人的心理,恐惧莫名,在这寂静的黑夜里,突然的一阵叮当作响或某个囚犯的不甘嘶吼,犹如唤醒了沉睡经年冤魂厉鬼。

“放我出去!我要吃面,我…我不能死,我要吃面…”周围被铁笼关押的人,撕心裂肺的叫着,他们拼命呼喊,身上的铁链子步步在作响。

丑女披着散烂的头发,他的脸被头发覆盖着,同时眼前的刘海也被遮盖双眼,紧接着,她打着灯笼,右手拎着饭盒,缓缓走来,听着周围将要丧命的人声音,内心里,也有着一丝怜悯。

“我求你,我求你让我吃面!我要吃面!我要吃面!”

终于,丑女在此地停留,便看到,一个蓬头垢面如同疯子一样呐喊着,她浑身难受,在冰冷地上,挣扎着。

看到这里,丑女无助流下了两行眼泪,想起曾经,留在这里的目的,她打开门,还没进去,却被那疯子狠狠抢去,那疯子如同饥饿的猛兽吞噬自己食物一般,双手抓着面条,毫无理智的往嘴里使劲塞。

而周围被关押的人,像中了咒的使劲砸门,想要吞噬丑女送来的面。

丑女已经习惯这样生活,她看着自己的娘,吃相样子,心里异常的难受,说道“娘,您慢点吃,吃完了,这里还有呢。”说着,她逼近疯子,轻轻蹲下身,说道“娘,你知道吗?上次我给你说的,那个人回来了,他是第一个没有骂过我的人,即使上次扫地,不小心扫到他的脚,他也从未骂过我,当然,也是第一个没有看不起我的人,从来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娘,我见到他出现,我特别激动,可是…”说到这里,丑女人变得沉默,她低着头,苦苦笑道“可是,他已经有别的女人了,他的女人很漂亮,身上味道很香很香,而我,却配不上他…”

说着,她抹去眼角边的泪水,仰起头看着还在猛吃的母亲,说道“如果在当初,我知道你会说我傻,但没关系,为了他,我什么事都肯做,封一山跟别人吃饭,一向不安好心,可是他是我的主人,我不想负主,但夜辰是我喜欢的男人,我一定要帮他。”

说完,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眼神里除了忧伤不舍,还存在着坚定。

如果夜辰吃面,他绝对没有吃,如果喝酒,他也绝不会挨一口酒。

很快,岚萤上瘾吃了五大碗面,原本还想在一碗,却被夜辰一手阻拦住,说道“你是猪吗?吃了那么多,还吃啊?”

岚萤一脸委屈的捂着肚子,苦恼道“这面太好吃了,我还没有吃饱嘛,要不再来一碗咋样?”

夜辰一口拒绝道,“不行,你还记得今天的目的吗?你现在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可做吗?”

现在的岚萤,对面吃上瘾以外,毫无知道自己的目的,她如同疯子一样,想要吃面,无奈之下,夜辰一掌打晕了她。

“你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这面居然能让人丧失理智,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夜辰双目紧盯着一直保持沉默的封一山,质问道。

“没什么,只是他们吃的都是自己同类肉罢了。”

同类?难道是…

夜辰正在猜想,突然间,他蹲在地上,身上竟然毫无力气,顿时全身发软,同时脸上布满了一丝丝冷汗…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