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和折磨校花的故事 帅警宋学兵被榨汁文章

调教和折磨校花的故事 帅警宋学兵被榨汁文章

陆离然并不喜欢这种商业场合,要不是看在宁致远的面子上,他是不愿意参加这种处处虚与委蛇的场合的。与商圈几个朋友交谈了几句后,陆离然准备撤场了,他认为有这个时间做戏还不如做点实事。

正打电话给顾菡之际,他看见顾菡正与陆氏竞争对手华荣集团的总经理交谈,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下来。电话通了之后,陆离然兴师问罪道:“顾秘书,如果你在通风报信,请找一个隐蔽的场合。”

通风报信?顾菡思索了一会儿就明白了。在南海市,陆家与苏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扯;商场上,陆氏集团与华容集团两虎相争!本就对顾菡有所警惕的陆离然自然会这样误解。

“陆总,公私事我心里分得很清楚,我跟苏航哥只是叙旧。别用你那套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来衡量我。”顾菡从来不会因为陆离然现在是他老板而好声好气的说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她本打算瞒着她是顾家人的这层身份潜伏在陆离然身边,但谁又能想到这么巧会在公墓见面。

陆离然被顾菡这么一刺,挂了电话后留下顾菡一人独自离开。顾菡也没指望陆离然良心发现送她回家。

大晚上的穿着礼服在大街上走,回头率百分百。好在公司离宴会举办地不远,顾菡决定先回公司换回自己的衣服。

陆氏集团整栋大楼还有几个办公室的灯亮在那里,加班加点的工作似乎都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通知各部门明天上午开会,汇报‘浅海弯’工程的进展。”

顾菡刚出电梯就听见陆离然在吩咐着开会的事情,真是冤家路窄。避免正面交锋,顾菡轻手轻脚的拿了装衣服的袋子后去洗手间。

很多事都是老天安排好的,越是不想发生的事,发生的概率就越大。

顾菡刚换好衣服出来,正好碰上从办公室出来的陆离然。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既然正面碰上,索性就面对呗,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陆总,还真是巧。”

“顾秘书还真是热爱工作。”

电梯里,陆离然看着换上职业装的顾菡,脑门一热说道:“没想到顾秘书收起爪牙安静时还挺美的。”

话一说完,两个人都愣了!“我,我是说顾秘书你这样才有点儿女人味儿。”

“谢谢。”顾菡懒得再去跟陆离然拌嘴,累。

“你住哪儿?我送你。”也不知道陆离然打着什么主意,献殷勤可不是他的性子。

顾菡对陆离然这种不符合性格的行为表示不愿意搭理,满脸的不相信。“陆总是想斩草除根?”

陆离然轻笑,说道:“别误会,我不是苛待员工的老板,这么晚了你要是出个什么事儿,我可不愿意背着杀人的罪名。况且,你觉得要斩草除根我会自己动手?”话中有话。

两人之间在这点上出奇的有默契,都知道再说什么。“那麻烦陆总送我到御锦溪。”

御锦溪。陆离然再一次觉得圈子很小,真是有趣。当他发现两人就住同一栋楼同一层楼的时候,那表情真是绝了。当然,面瘫的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样子。顾菡倒是没有什么表情,但她那副淡定的模样让陆离然愈发的觉得这是顾菡的计划。

但,天地良心,这的确不是顾菡安排的。至于没有反应,只是她善于伪装罢了。这住的地方是Richard送她的告别礼物,也算是意外之喜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顾菡一进门就打越洋电话给Richard,依照他与陆离然之间的关系,这样惊喜的乌龙绝不是不小心。“Richard!Oh,mygod!Myneighborislu?Whatareyoudoing?”

这个时间段,美国那儿才刚刚天亮,Richard还没睡醒就被顾菡的电话吵醒。“Han,surprise!陆是个好男人,虽然比你大,但你值得把握。陆的女友十三年前死后,他一直处于空窗期。”Richard用撇脚的中文说这么一段调侃的话。

“OK,thankyou!”顾菡真是觉着好笑。

顾菡觉得跟一个热衷于男女之事的家伙扯感情的问题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又关心了一下Richard工作状况后就挂断了。

一天的工作下来,让顾菡有了一个新的概念:想要扳倒陆离然不是个简单的事。陆离然油盐不进并且是个工作狂魔,对于公事,他一向亲力亲为。就算是在公司里与他最为“亲近”的秘书室,也没办法做任何决策,只有传达命令的份。

顾菡突然想到Richard说的话,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上输入陆离然三个字,铺天盖地的评论全是花痴姑娘的YY。在评论的最底层,顾菡看到了关于十三年前的事。是一个id为“Ran”的人说:陆大总裁不仅帅而且还痴情呢,他女友死了十三年,他身边一直没女人。好多女人去打听他女友的样子,但凡有一点相似的女人都在眼巴巴的想往上凑呢!我还听说,陆总还曾冲冠一怒为红颜呢!十二年前,南海市商圈大洗牌就是因为陆总的女朋友!

十二年前不就是陆离然对顾氏出手的日子么?冲冠一怒为红颜……顾菡耳畔又想起陆离然说过的话:“不过还真是有趣,顾家还有人。”

难道陆离然对顾家出手是因为他死去的女友?那顾家在这整件事中又是怎样的角色?顾菡发现,谜团越来越多,十二年前的事除了商场利益还有私人恩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