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打赏系统 有一种米黑色的 长长的

疯狂打赏系统 有一种米黑色的 长长的

兰亭公寓12楼。

将女人放在床上,要撤离时,发现胸口的衬衫被她紧攥着。

他看向女人白皙娇俏的脸蛋,眉眼里的深邃宛如漫天星海。

松开她纤细的手指,他起身。

半道又折回来,替她脱了衣服,女人舒服的哼唧了一声,他的视线凝了凝,落在她胸前的那道沟里。

恰在此时,女人迷迷糊糊的抱住了他精壮的窄腰。

“徐徐,松手。”他轻声,似警告。

女人四肢缠住他,秀眉浅浅的褶了下,像是做了噩梦。

“听话。”他哄着,去拉她不安分的小手。

他起身伫立在床边,橘黄的台灯下,女人安静的容颜散发着浅柔的光芒,干净透澈。

去冲个冷水澡,回来时,她四肢大张,霸占了整张大床。

他禁不住淡淡扬唇,边擦着潮湿的短发,转身走出了卧室。

……

翌日,徐徐发现自己一丝不挂。

下楼时,陆青封如同往常一样,一身清爽的家居服,温润清冽。

徐徐羞愤的瞪了他好久,后者却一派淡然的吃着早餐,偶尔抬眸看她一眼。

薄唇边却是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我的衣服是你脱的?”徐徐张不开嘴,可还是要问。

男人颔首,笑而不语。

明明有些邪恶的表情,可一旦放在陆青封脸上,就显得十分正派。

徐徐气恼,“我们当初说好的,不能发生关系!”

陆青封微微笑着,英俊儒雅的脸庞十分撩人。

“徐徐,若是发生关系,你现在应该是没力气站在这里的。”

“……”他在说什么?

徐徐脸红了一截,“那你也不能脱我衣服啊!”

“衣服脏了,全是酒味。”

好吧,她知道他有洁癖,但是,“要脱也不用全脱完吧!”

连个内衣都不给她留,她也是要脸的!

陆青封深吸一口气,目光幽幽的搁在她脸上,“昨晚你喝醉了,一直缠着我,徐徐,我是男人,那种情况下都没碰你,你还想怎么样?”

“……”徐徐被堵得无语反驳,半晌,死要面子的怼了句,“那种情况下都没碰我,你还是不是男人!”

话毕,灰溜溜的跑上了楼。

收拾好下楼,也没心情吃早餐了,走到玄关时,陆青封一手按在墙壁上,拦住了她的去路。

徐徐剜着他,还没消气。

“送你?”他挑眉。

“你今天不上班?”她板着脸问。

“时间很充裕。”

他从容应答,徐徐思忖了下,问他:“陆青封,你到底做的什么工作?”

问完,又解释道:“我只是觉得你的工作好像很轻松,所以好奇,算了,我又不想知道了。”

她换鞋要出门,男人抱臂倚在门板上,淡淡的注视着她。

“……干什么?”

陆青封眯了眯眸,仿佛沉思很久,才问:“徐徐,你想要?”

“……”什么?

她反应过来,顿时被气笑了,陡然又想起那口红印,她脸色凉了凉。

描着淡妆的杏眸瞥向他,红唇翘了翘:“陆青封,我理解男人时不时需要发泄,但是希望你能有分寸,我们毕竟是夫妻关系,你在外面偷吃完,不要把证据带回家。”

“嗯?”男人挑眉。

徐徐拨开他,不想挑明。

男人长臂一捞将她带进怀里,徐徐接触到他胸口的温度,瞬间僵硬了。

片刻,张牙舞爪的挣扎,“陆青封你放开我!”

“把话说清楚,嗯?”男人温柔的声音刮过耳畔,徐徐的身体又一软。

“还要怎么说清楚,你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清楚吗?”

徐徐咬唇闷闷的瞥一侧,眼眶都红了。

下颚被掐住,她被迫仰起头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倔强的撑开,一眨不眨的看着男人。

男人低头而来,呼吸洒在她的唇瓣上,温煦暖人。

“我若是想发泄,为何不找你,还要多此一举去找别人?”

徐徐微懵,又一想,“因为我不愿意!”

陆青封忽而笑了,余光淡淡的瞄着她,像在嘲笑她的天真。

“徐徐。”他阖紧薄唇,“只要我想,总能让你心甘情愿。”

他的眉宇之间气定神闲,自信优雅的气度浑然天成。

徐徐的心跳漏了一拍,用力推开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男人皱眉,视线久久的落在她背影上,直到空气变得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