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炮机调教的崩溃 小怪兽过安检需要拿出来吗

被炮机调教的崩溃 小怪兽过安检需要拿出来吗

陆离然指节修长,拿着刀叉竟有些手术医生的味道。一小块的鹅肝被送入他的口中,顺着喉咙进入他的肚子,吞咽的过程别提有多性感了。索菲亚看呆了,这更加坚定她要爬上枝头的信念!一个多金的男人站在面前,而且这个男人颜值又高,为什么不下手征服他呢?

索菲亚端起酒杯,说道:“陆总,这么有情调的地方,难道我不比那些事物更有吸引力?”既然陆离然不说这事儿,那她来点这根火线。

两只酒杯相碰,索菲亚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而陆离然眼里的厌恶更明显了,只是索菲亚忽略了而已。“都说陆总不近女色,还不是在我这里恢复了本性。”这话,索菲亚只能放在心里说,心里的认知更是让她得意忘形了!

“索菲亚,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此话双关,但在索菲亚听来却是正如她的意。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不光是外表。在她看来,陆离然已经开始对她有兴趣了,接下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漫长的晚餐结束后,索菲亚是挽着陆离然的手臂出去的。那波涛汹涌的骄傲贴着陆离然的背脊,浓重的香水味儿刺激着陆离然的嗅觉,他努力压下反感,神态自如的走出餐厅。其实他大可以不必如此,只要他一句话,索菲亚就没了活路。但他偏要亲自去做,也是要彻底断了那些女人的歪心思。可怜的索菲亚,是牺牲品。

外面隐藏的狗仔,已经等待多时,等的就是陆离然二人挽手出来的画面!主角儿出来了,镜头自然就开始工作了。一通狂拍后,狗仔们又悄悄撤去。干他们这一行的,就是抢头条呗!

“陆总,谢谢今晚的款待。我家还有上好的红酒,不如去我家?”索菲亚的手在陆离然腰间若有若无的游走。

等在外面的苏特助已经打开了车门,陆离然适时的拉开与索菲亚的距离,神情已经变为了原本的梳理不再是方才餐间的柔情。“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说罢便上了车。

索菲亚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吓到,反而更是确定了陆离然对她的“感情”。“黛西,我这次一定成了。陆总不也是被我勾了魂?”索菲亚打电话给她的助理黛西,说着今晚的过程,直接忽略了陆离然最后的梳理,她只记得陆离然的柔情了。

那黛西也是被这个消息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做过多的思考。

车上,陆离然脱了被索菲亚碰过的外套,厌恶的丢在一边。如果不是不方便,他恨不得把这一身就地脱了!他嫌脏。“跟那些杂志社报社说,把那女人打上马赛克,绯闻写的越扯越好。”拿自己当新闻,恐怕也就是陆离然一个了。

“陆总,为什么非要这样?想让索菲亚认清位置,不是只有这个办法。”苏特助也不是很了解陆离然这样的做法。

“‘星泪’马上要推出,要造势。星泪的含义你不要忘了。”

星泪,星星的眼泪。星星是闪亮的存在,之所以流泪是因为肖想不属于自己的明亮。从高空跌落说的不就是正在肖想的索菲亚么?

苏特助立马明白了陆离然的意思,不禁同情了索菲亚一把。让陆离然盯上的目标,从来没有失手过。“那明天就让索菲亚去摄影棚?”

“不必,让他们去联系其他的模特。”陆离然准备彻底放弃索菲亚了。一旦被陆离然放弃的女星,就相当于被整个行业封杀了。“让集团旗下的娱乐公司好好整顿一下那些女星,别再动歪心思。”

“嗯,知道了。”苏特助说道,“陆总,明天需要安排公关部澄清么?”

“苏特助,你退步了。”陆离然最近放松了对苏特助的吩咐频率,大多都在吩咐顾菡做事。

苏特助丝毫不觉得陆离然在怪罪他,反而还笑了:“陆总,我哪里还比得上顾秘书。我也就处理处理一些小事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整个南海市的杂志和报纸都在传陆离然的花边新闻!陆氏集团总裁携神秘女子共进晚餐、神秘女子手挽多金总裁陆离然、多金总裁身边的神秘女子为何人……各种头条,各大版面都在争相报道。

“观众朋友们,昨晚陆氏集团总裁被拍到与神秘女子共进晚餐,神秘女子究竟是何身份?与陆总又是什么关系,二人是否已经是亲密关系?xx杂志正在为您现场报道。”电视上正在直播,陆氏门口聚集了很多镁光灯和话筒,都在争第一手资料。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陆总来了”,所有的人都去围那辆缓缓驶来的迈巴赫。

陆离然还未下车,话筒已经聚集在车门外:“陆总,陆总,请您说明一下昨晚与您共进晚餐的神秘女子是谁,与您是何关系?”

“陆总是不是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神秘女子是否是您的女友?”所有的问题都往陆离然的感情方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