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婷程仪脸红的故事 单纯小白兔H

秀婷程仪脸红的故事 单纯小白兔H

李君浩握住拳头,他真是后悔这么快放周放大,应该让他将林诗意调教成厨艺高手再让他走的,不过没有关系,外面厨师一大把。

“陈嘉懿,你马上给我请一个顶级的厨师回来。”

“李君浩,你疯了,你不是已经有周放大了吗?”

“少废话,叫你请你就请。”

“哦好吧,对了,你不要忘记今天要去澳大利亚签合签,十点的飞机,对了,你九点还有个会议,你赶紧过来。”

李君浩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半了。

“陈嘉懿,你给我准备一份早餐机场路上吃。”

“老大,周放大该不会是被你给枪毙了吧?”

“少废话。”

李君浩赶到公司的时候正好九点整,他来不及进办公室直接进会议室。

将重要事情交代清楚,时间已经指向九点半,饿得他肚子咕噜咕噜惨叫。

在去机场的路上,他啃着陈嘉懿给他准备的早餐,居然是他讨厌吃的三明治,不过为了肚子着想,他忍了。

林诗意回到家的时候那两个腐败女正好来找她。

“余芸熙、李婧琪!”她冲过去跟两人紧紧拥抱,“想死我了你们。”

三人紧紧抱在一块,余芸熙跟李婧琪狠拍着林诗意,“臭丫头,这些天消失哪去了?听说你失恋了?”

“屁,有话去我房间谈。”

一到林诗意房间,余芸熙跟李婧琪便恢复凶神恶煞的模样,余芸熙怒道,“林诗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待,说,你是不是睡了我的梦中情人?”

“林诗意……”李婧琪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使得林诗意在瞬间脚腿发软,然后她举手投降,“我发誓,我不是我睡他,而是他睡我。”

余芸熙跟李婧琪节节逼近,林诗意被两人逼到床上。

“喂,你俩要睡我啊?”林诗意大叫起来。

“嘿嘿。”两人干笑了两声。

余芸熙道,“林妹妹,你说咱俩对你如何?”

“平时有没有对你体贴入微到甚至连卫生巾都挺你贴好在内裤上?”李婧琪又笑着说道。

汗……

林诗意冒汗,就不干了那么一回么?那回她来那东东挺多,小裤裤全都弄脏了叫两人帮下忙,谁知道她俩天天拿这件事来说事,什么跟什么嘛。

“是啊,两位平时对我好得很。”林诗意皮笑肉不笑。

“好,姐姐等你这句话很久了。”李婧琪拍了拍林诗意的胸口,林诗意大骂,“涩女啊你。”

“嘿嘿,姐姐检查下你胸的发肩嘛,现在先来说说李君浩如何睡了你?你们晚上是如何那啥的?跟那种片子有没有一拼?”

余芸熙也在一边竖起耳朵表示她很愿意分享这等趣事。

“哎,这事说来话长……”林诗意长叹了一口气,说吧,否则这两个变太家伙是不会放过她的,如果以一敌一,她还有胜算,现在一敌二,不用去猜也都是替她们洗内裤的下场。

然后林诗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将李君浩的恶性向两家伙都说了,本来以为能换取两人的同情,谁知道两人在听之后目放莹色,口水流了一地。

“哇,这以说来他的那啥能力超棒,比猛男还要猛男喽?”余芸熙吞了吞口水说道。

“说得连我都好想去试试他的那啥功能了。”李婧琪亦是吞了吞口水道。

两人说完之后同时看向林诗意,然后干笑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