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娇宠:娶个娘子会来财 女尊顶底弄喘

农门娇宠:娶个娘子会来财 女尊顶底弄喘

这场戏一共拍了三次,姜郁甄结结实实地吃了乔明欣三巴掌,最后右脸已经高高肿起来。

这下,全剧组的人都看出来,这乔明欣是故意针对姜郁甄的。

蒽莱见她下了戏,急忙上前扶她,这个时候路过的乔明欣笑道:“晚安姜小姐。”

此时收工已经是晚上十点,姜郁甄站在原地盯着乔明欣远去的身影,手紧紧攥起一个小拳头。

蒽莱的目光在这两个人之间穿梭:“郁甄姐,你是不是惹到了乔明欣?”

姜郁甄笑着摇头,“没看出来吗?我们这是敬业。”

她的语气充满嘲讽,蒽莱听了出来,她小声提醒:“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听同学说她的黑料……”

“嘘。”姜郁甄纤细的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隔墙有耳…我现在有点晕,扶我回去睡一觉吧。”

蒽莱点点头,她警惕地四处看了看,其实她对乔明欣一直没有好感,不知道为什么,乔明欣一看就不是个单纯的人。

姜郁甄好不容易回到木屋,蒽莱拿着一些药过来给她,“郁甄姐你明天还有戏,今晚睡之前抹点药吧!”

说完蒽莱就离开了,她住的地方离这里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所以走的时候急匆匆的,连包包也忘记拿走。

姜郁甄托着腮看镜子里的自己,一会儿之后又拿出手机,她的手指在庄锦的电话号码上来回划了划,眼里都是挣扎的神色。

却在这个时候,手机自己闪动起来,是庄锦来了电话。

姜郁甄毫不犹豫地接通,深夜,她的嗓音沉静:“喂?”

电话那边的气氛却显然截然相反,庄锦略显慌乱的声音传过来:“郁甄……你能来一下ju酒吧吗……”

姜郁甄凝起细眉,她心里有不好的预感:“ju酒吧在哪里?”

“上影街后的巷口……”庄锦的声音断断续续,那边好像还有很多人,声音嘈杂。

“我在沿水湾拍戏,回不去……”姜郁甄瞧着外面的月色苍白,心里疑云更甚,“你怎么去酒吧了?”

庄锦家教一向很严,他是从来不去酒吧那一带的。

今天他异常的表现,令姜郁甄怀疑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她立即想到了报警,这个时候,对面传过来一阵骚乱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一阵粗犷的声音:“你是庄锦的女朋友对吧?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必须来这里接他,我要是见不到你的人,就别怪我对那小子不客气!”

姜郁甄握着手机的手指都发白了,她故作镇定道:“你敢动他我就报警!”

对方嚣张地大笑:“好啊,到时候就看看警察来了到底抓他还是抓我!”

姜郁甄意识到这件事情不简单,“你让庄锦接电话!”

“嘟嘟嘟……”

庄锦最后没有接电话,反而直接把通话切断了。

她忽然起身,手指攥紧,这么晚了早就没有通向东市的车了!

除非她插上翅膀飞回去!

姜郁甄急的满头大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