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隔着内裤摩擦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的感受视频

被隔着内裤摩擦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的感受视频

苏绍凛全然没有将一个小女孩视为威胁,所以由始至终都没关注过她,想不到却着了道。

“咏歌……”叶安然脸色骤变。

“姐姐,别怕。”咏歌的枪口直指苏绍凛,“你,站过去,不许说话。”

苏绍凛缓缓举起双手,挪向一旁,俊颜丝毫看不出任何慌张。

“你们逃不出去的。”

“不用你管。”咏歌瞪了他一眼,“姐姐,你跟着我。”

叶安然看了眼咏歌,心内忽然腾起一丝希望,之前萧炎说她好像是个叫“火羽”的组织成员。

也许……她真的能帮自己离开呢?

想到这儿,她打定主意,裹住衣服,迈步跟在咏歌身后。

“叶安然,你想清楚后果!”

原本面不改色的苏绍凛神色一沉,如果叶安然就此逃走,斩烈风就算把亚兰翻过来也会想办法抓她,而且一旦抓住,后果愈发不堪设想。

“还有比现在,更糟的后果吗?”叶安然勾起一抹笑,略带酸涩,“大不了,就是一死。”

目送她们逃出去,苏绍凛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索性晚饭时间,市政厅的守卫大都去吃饭了,剩下巡逻的也三五聚在一处,鲜少有人会觉得市政厅内部会出问题,咏歌和叶安然顺着墙溜到大楼左侧。

看着面前三米多高的铁丝网,咏歌满脸担忧。

“姐姐,怎么办?”

“从这儿出去,快。”叶安然看到不远处的豁口,从咏歌手中拿过枪。

咏歌看了眼豁口,只勉强容得下自己,叶安然断然出不去。

“姐姐,那你呢?”

“你先走,我再想办法。”叶安然知道与其都被困住,不如走一个算一个。

突然,一队守卫从大楼后方绕了出来,每个人都端着枪。

叶安然的手虽然被铐着的,但所幸还算是比较松,她立刻举起了手里的枪。

“想逃?”

熟悉的声音响起,叶安然的手不由得颤抖了下。

她缓缓转过身,正看到斩烈风走了出来,身后跟着苏绍凛、萧炎和卢毅。

即便是几米开外,她都能察觉到斩烈风身上的盛怒,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斩烈风的眼神落在咏歌身上,“把她给我抓起来。”

不待守卫上前,咏歌忙躲入她身后,叶安然护着她退到铁丝网前。

“你们……别过来,不然我就开枪了!”

叶安然的枪对着守卫,守卫看着乌洞洞的枪口,犹豫了下看向斩烈风。

斩烈风轻嗤一笑,迈步走上前,萧炎不禁开口,“将军,小心。”

斩烈风压根不理会他,目光落在叶安然的脸上。

她的眼底带着不加掩饰的恨意,他早已习惯了被仇人用这种目光注视,但当对面站着的是她时,他的心情却莫名变得很差!

“我……我真的会开枪的……”叶安然连声音都在颤抖。

“那就动手。”斩烈风剑眉一挑,“只要你开枪,我就放你走。”

萧炎和卢毅面面相觑,将军这话怎么听着带着几分置气的意味呢?

“开枪!”

斩烈风的声音猛地提高了几度,吓得叶安然的手抖了下,险些握不住枪。

斩烈风冷哼一声,脸上没有丝毫惧意,径自走上前直接握住了枪,一把夺下。

叶安然颓丧地垂下手,他知道……

他一定知道,她根本就不敢开枪,不敢杀人……

斩烈风把玩着手中崭新的配枪,瞥了眼腰间空荡荡的苏绍凛,嘴角扯出一丝讥诮。

“你的?”

苏绍凛蹙眉走上前,“请将军责罚,我只是一时没注意,被那个小丫头偷袭。”

“被夺了枪?还是个手无寸铁的小丫头?”斩烈风哼了一声,“我的金牌副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用了?”

萧炎和卢毅对望了一眼,也察觉到其中的端倪,难道苏绍凛跟火羽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