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教授女主是学生高干文 被黑人开宫受孕小说

男主是教授女主是学生高干文 被黑人开宫受孕小说

林诗意继续眯着眼睛睡觉,管它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林、诗、意!”

李君浩感觉脑袋都要爆了,他等会还要谈笔生意,但看着睡相如此差的女人,他心里就来气了,忍不住想要捉弄她一翻才消气,毕竟这个女人害他花了那么多钱!

林诗意继续以一种‘雷劈不动’的姿势继续装睡。

“碰!”李君浩将她狠狠地往沙发丢去,看看时间已不多,若等这女人起来给他做早餐,怕他的生意都黄了。

听着外面的引擎声响起,林诗意这才懒洋洋地睁开眼睛,该死的家伙总算走了,她摸了摸自己可怜她的头,哎,身体遭受凌辱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头都保不住了,这才同居一晚呢,想想未来跟他呆的一百多天,那日子肯定是“凄凄惨惨”。

“嘉懿,客户会准时来吗?”李君浩打电话问陈嘉懿。

“会的,我已全都安排好了。”

“那就好。”

挂了电话,李君浩打开车窗,车子飞得很快,清晨清新的空气扑钻进车内。

他刚到公司门口,电话便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居然是郝家枫的。

“郝老弟,大清早的,找我想去晨练么?”李君浩的语气带着冷漠。

“哦,不,李兄,我只是想问你晚夜为何睡了我的女人?”

清晨的空气就是好。

有人帮李君浩打开车门,李君浩从里面优雅又自信地走出来。

看了看天空,今天将会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李君浩笑了笑,“哦?不知郝老弟的女人是哪个?抱歉,被我睡的女人实在太多了,而她们的名字我从未去记,若是不小心睡了老弟的女人,那可真对不住了,你知道的,这年头,爬上我床的女人实在太多了,不排除……”

“李君浩!”那头的郝家枫愤怒地吼了起来,该死的家伙,自己把未婚妻送给他睡了,现在居然还想来侮辱他!

李君浩继续笑道,“哦,老弟,大清早的别发怒,若是没什么事,我挂了!”

郝家枫恼怒成羞,“李君浩,你睡了我的女人,我也要睡你的女人!”

“哦?不知道老弟喜欢的是哪一个?我有太多地方藏女人,我自己都记不住了,这样,你打电话问我的秘书随便要个地址吧,你想睡哪个都行!”

听着李君浩放dàng不羁的语气,仿佛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更让郝家枫生气,就这样一个整天泡在女人堆里的男人凭什么经营这么一家大企业?他配吗?

“李君浩,我才没你那么不要脸,你乖乖地放弃跟东帝签约,我就不会揭发你的罪行,否则,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哼,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李君浩冷笑,“随便!”

说完,他淡定地挂了电话。

跟他斗,再回去联系个十年再出来,否则还是乖乖在家洗洗睡为妙。

李君浩刚挂电话,陈嘉懿便告诉他东帝执行总裁郭旭尧将会在半个小时候到达,李君浩点头,酷酷地乖坐着总裁专用电梯上楼。

其实他本看不中东帝,只不过因为东帝想要跟郝氏合作他看不惯而已,他向来坚守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准则,谁知道郝氏偏要让他破坏这一准则,而失去东帝将会对郝氏进行狠狠地打击,所以郝家枫才迫不及待想要妄想通过陆美琳来挽救这一切。

李君浩嘴角勾起一抹狠笑,郝家枫,我跟你慢慢玩!

李君浩,我劝你乖乖放弃东帝,否则我将你昨夜跟我未婚妻苟且之事公布到网上,让大家都看清楚你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看你的脸往哪搁!

因为打李君浩的电话使终不接,郝家枫恼怒成羞之下便发了条威胁信息。

“随便,不过你能证明黑暗中的人是我么?”

快速地将此信息发送出去,李君浩坐在沙发上品起茶来。

茶,真香,尤其是名茶。

林诗意还在睡觉的时候被家里疯狂的电话铃声叫醒。

“铃……铃……”

该死的!

他家里的电话全都是串连在一起的吗?为何一个响了所有的全都响起来?

林诗意拿着枕头捂耳朵,她向来都很能赖床,尤其是在做过剧烈运动之后更能赖床。

“铃……”

疯狂的电话铃声仍不断地刺激着她的耳膜。

她恼怒成羞地爬起来去接电话,“李君浩,你知不知道打扰别人睡觉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女人,我只想提醒你,我今天中午要回去吃早饭。”李君浩说完,电话便“嘟”地挂掉了。

回来就回来啊,干嘛大清早的就打电话来骚扰她?

时间才七点多,林诗意气得脑袋都要炸开了!

她生气地摔电话继续窝回沙发上睡觉。

李君浩感觉气气这女人心情蛮不错的,正在这时,陈嘉懿告诉他,东帝企业执行总裁郭旭尧来了。

“叫他去会议室等我。”

一条彩信飞进李君浩的手机里,上面是李君浩与陆美琳在黑暗中的床戏,陆美琳的声音叫得很大,很清楚地传来“浩、浩,加油,浩,加油……”

那声音一声赛过一声,听得人面红耳赤。